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21】唇边轻轻一吻(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8字)

    杨歌坐在那里,深思恍惚。阿甘小说网

    耳边杨母的声音就那么一点一点远去。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但她的耳根子并没有就此打住。

    眼睛里的幻觉却被她当成了真的。

    她渐渐的不惧怕了,浑身抖得不行,心里如万只虫子在啃噬自己的肉,吸自己的血,这种滋味难受无比,冲着空无一物的地方一笑,嘴里喃喃自语,“爸,姐,我来找你们。”

    跌跌撞撞的下了床,她翻箱倒柜的倒腾了好长一会儿。

    才找到父亲死下葬的时候买的白色孝布,很长的一截。

    随后找到了父亲藏卡的地方,打开,将那张银行卡拿出来。

    拿出笔,在白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了一段话:妈,对不起,我已经没有了活着的希望了,我用我的命下去给我爸我姐道歉,这些钱,别再给马龙了,他就是个无底洞,你没钱的时候,他是不会再理你的,别再跟他来往了,好好活着吧。

    将银行卡和这张遗言放进了杨母平日里最爱穿的一件外套口袋里。

    她拿着孝布走进了洗手间。

    将门关上,打开水,放了弄了半个浴缸。

    她紧接着跳了进去,温和的水温很适合洗澡。

    只是她没有脱衣服。

    眼神中带着不同寻常的色彩,拿着长长的孝布绑在了水龙头上。

    随后她的头钻进了绑好的孝布内,套牢自己的脖子,手准备松开的时候,她看向洗手间的门。

    爸爸和姐姐再冲她继续招手,脸上带着笑容。

    身心的毒/瘾折磨的她刻不容缓的想解除这种痛苦,对生,她没有了眷恋。

    手丢开,杨歌在颤抖中闭上了眼睛。

    脖子里的孝布束紧了她的脖子,身子下滑,她突然瞪大了眼睛,手紧紧地抓着浴缸。

    两腿扑腾了几下,很快便不动了。

    眼睛永远的闭上了,亲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再也没有了痛苦。

    静谧的洗手间,水龙头的滴答滴答的流水声一直在轻轻的继续。

    杨母从银行回来,又开了证明,心里美滋滋的。

    想着晚上马龙会过来,她心里更心花怒放了,当然,经过这次后,她决定不能给他那么多了,他坑骗了自己那么多。

    仅剩这些钱,她也要生活,不是吗?

    拿出钥匙打开门,她因为心情好的缘故,喊杨歌的声音也好了很多。

    “小歌,妈回来了。”

    没回应。

    杨母看杨歌的门开着,伸头朝着里面看了看,发现没人,疑惑道,“去哪儿了?”

    她掏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手机在杨歌的卧室内响起,杨母看了看,她的衣服都在,想着可能出去了。

    她便拿出自己最喜欢的衣服,一一拿来在自己身上比对,晚上穿。

    最终选中了一件,穿上。

    又化了化妆,随后站在窗户边,查看杨歌回来没有?

    等的时间久了,她不仅骂骂咧咧了起来。

    “这个死丫头,去哪儿了?关键时候出乱子。”

    将杨歌臭骂了一顿,正巧马龙的电话来了,说马上到她家了。

    杨母看着外面的天色都黑了,还没能看见杨歌回来,只好让马龙先过来。

    五分钟后,马龙来了。

    一进门就先给杨母一个热吻,随后将门关上。

    亲吻后,杨母问他,“我们的超市是不是开在红绿灯东面那家叫做XXX的超市?”

    “当然是了。”

    “我今天没等到你来接我,所以我就自己去了,老板姓马不假,但人家根本就不是你,你根本就是谎话连篇,拿着我的钱去干什么了?”她看着他,盘问。

    马龙只好实话实说,“我前段时间手气有点背,就输光了。”

    杨母听他这么说,气得不行,“那么多钱,都输光了?”

    “嗯。好啦,别生气了,我发誓,我好好干,绝对不再胡花了,你再相信我一次。”他伸进她的衣服内。

    杨母主动脱掉外套,跨坐在他腿上,“你说的可是真的?”

    嘴上这么问,但她不打算相信他了。

    钱,她不会再向之前那样给他了。

    “当然了,大宝贝,来亲亲。”

    两个人激情如火的缠/绵。

    今晚马龙为了从她身上再捞到好处,费了不少劲,都是在讨好她。

    两个人终于完事的时候。

    马龙率先走向洗手间。

    本来不以为意,只是,等他打开灯的时候,尖叫一声,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

    杨母看他吓得不行,随即便问道,“怎么了?”

    马龙吓得浑身哆嗦,急急忙忙的就穿衣服,边穿衣服边冲着她说道,“你去洗手间看看就知道了。”

    杨母穿上衣服,朝着洗手间门口走去,站在门口的那一刹那,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浴缸里躺着的是她的女儿,她是已经死了吗?

    “小歌!”

    杨母上前,伸出手颤抖的在杨歌的鼻子下方试探,果然没了气息。

    她立即冲了出去,发现马龙早已跑了,杨母立刻报警。

    经过警方的诊断,杨歌系自杀身亡。

    她的死讯很快引起了家属楼整个小区的注意。

    大家再次对此议论纷纷,称他们所住的这个房子不吉利,也有人称杨母就是最大的不吉利,不然,为什么一家四口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死了三个,唯独她没事。

    有人大胆地猜测,下一个就是她。

    大家不免觉得这件事离奇的很。

    杨母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杨歌的尸体被运到了医院的太平间,三日后火葬。

    该走的人都走了,家里一片冷清。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往日的热闹场景至今都回旋在她面前。

    这次,给她的打击非常的重要。

    这个家,她再待不下去。

    出了家门,走在小区的二十四小时不关闭超市,买了一罐一提啤酒。

    等到走到收银台付钱的时候,手掏进口袋掏钱的时候,一张白纸包裹着一张银行卡被她抓在了掌心。

    她紧紧地握着,没敢打开,但她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了。

    杨母付了钱,飞快的拎着啤酒来到了长椅上坐着,借着路灯,她打开了白纸。

    几秒钟的时间便足以将上面的几句遗言看完。

    杨母瞬间情绪失控,嚎啕大哭。

    疯狂的痛哭。

    这一刻,她真的后悔了。

    杨母坐在那里整整哭了一夜,黎明的曙光亮起的时候,她的头发一夜白了。

    手心里的这张银行卡不再是她欣喜的想要,她拿着只觉得重甸甸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好想时间可以倒流,这样,他们一家人还是在一起。

    现在只剩下了她自己,这生活如何继续。

    真可谓自作孽不可活。

    一点不假。

    她不怨谁,只怨自己。

    杨母站起身,看向东方,黑夜过去,太阳照常升起,又是全新的一天。

    她没那个勇气死,但她决定要永远离开这里。

    她要回到乡下,照顾自己的公婆。

    希望这样可以赎罪。

    三日后,杨母下葬了杨歌的骨灰。

    看着一排三个墓碑,自己最亲的人。

    全都没了。

    她泣不成声。

    随后她拉着行李坐上了前往山区自己的公婆家,那是偏远的地方,她只在结婚的时候去过一次。

    自己的婆婆是个淳朴的农妇,无数次让她回去,她都不曾,没想到,这次是自己主动甘愿老死在那里。

    家属楼的房子就那么搁浅在那里吧,那是他们曾经的家,就算以后不再回来,也是他们的家。

    火车徐徐开动,杨母就这么的坐在这趟火车走了。

    她用自己的余生为自己赎罪,用自己下半生伺候杨家二老,真心忏悔。

    希望这样老死后,能有一点点脸面对面对自己的丈夫和两个女儿。

    至于马龙,她三天前的晚上已经想的一清二楚。

    他就是个瘟疫,碰不得,一碰家破人亡,如果早知道,她一定不会。

    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剩下的日子,只能靠她独自的忏悔去度过了。

    ******

    四月十七,今日是安小暖进行治疗的日子。

    一大早,顾长卿便早早的起来,提心吊胆的询问了好几次吴老,确保没有任何危险后,他才稍稍放下心来。

    又是在手术室门外的等待。

    相比较之前的焦虑和担惊受怕。

    现在顾长卿心情平静了很多,该来的都会来,不是吗?

    一个小时后,门打开了。

    吴老出来了,对顾长卿伸出一个‘OK’的手势。

    他的心情却没轻松起来。

    “进去看看吧。”

    顾长卿试探性的问道,“现在可以进去看了吗?”

    “完全可以。”

    顾长卿推开门走去。

    安小暖并没有苏醒。

    将其推到房间,顾长卿守着她。

    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

    顾长卿心乱如麻。

    当有些真相不得不揭开的时候,他能选择不告诉她吗?

    可他如果暂时不告诉她,等到以后她知道的时候,等那时,她是否会更恼怒他对她的撒谎?

    思虑再三,他终于决定,有些事情,躲不掉的,等她醒来,他会一五一十的告诉她。

    因为,在爱人面前,一切都是真空。

    不需要有所保留,要知道,只有最难受的实话才是对对方的忠诚,纵然两个人已经遍体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