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22】满心的难受让她身心受挫(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10字)

    ********

    马纯纯已经怀孕了124天,四个多月的肚子没比之前大多少,今天,她特别想吃西红柿,但这个地方哪儿有西红柿,所以,小傻冒险去外面的摘了一点酸酸的果子给她吃。阿甘小说网

    让她解解馋。

    马纯纯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爱吃酸的。

    她三两下便吃的一干二净了。

    吃完了还舔了舔手指,小傻在一旁看着她这样,“媳妇,委屈你了,以后俺一定给你买好多好多,让你吃不完。”

    马纯纯困了,“好,我们在这里面好久了,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啊,这里面的味道太难闻了。”

    “再等几个月。”

    马纯纯闻言,“那不如等孩子出生了好了。”

    “我正有此意。”

    马纯纯重新坐起来 ,“我能不能求你个事儿?小傻。”

    “什么?”

    “等我们出去的时候,你能不能将我的手铐脚链给我弄掉?”

    小傻微微一笑,“这样你就可以离开我身边了,是不是?”

    马纯纯呼吸一窒,“我答应你奶妈,不会离开你。”

    最起码现在不会。

    “我不相信。”他说出了四个字,“女人都是爱骗人的,等我们要出去的时候,我将你手上的弄掉,脚上的,我不会给你弄的。”

    马纯纯闻言,但还是点点头,总比都不弄掉好的多吧。

    “万一,以后有人杀我,岂不是很容易?”

    他眸子一沉,“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你,你会时时刻刻的在我身边。”

    马纯纯显然不相信他的话,“你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小傻没解释,随后说道,“你睡吧,睡醒了,等到晚上我陪你出去转转,整天在这里面,孩子也不开心。”

    马纯纯两眼放过,“真的可以吗?”

    “应该没事的,我们小心点就是了。”

    马纯纯点点头,躺在那里,原本困意浓浓的她此时竟然睡不着了。

    她太不想在这里面了,空气差的要命,几乎每一口呼吸都是污浊,一想到可以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她哪儿还睡得着。

    希望快快天黑,到时候她就可以出去了。

    在这里面不仅仅不能洗头,不能换衣服,不能梳头也就算了,竟然连呼吸新鲜空气都是奢侈。

    没有镜子的这里,马纯纯想不到自己现在到底变成了何种模样。

    现在她自由不敢向往,只想能呼吸新鲜空气就好。

    躺在那里,她的脑子里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出现了叶硗的脸。

    眼角 自然而然的聚集了一些晶莹。

    “我给你唱一首歌,好不好?”

    他有些开心,“是你送给我的。”

    她点点头,“是我的国家一个很红很红很红的男歌手的原唱歌曲,我以前就在他身边做助理,他的歌,我基本都会唱呢。”

    “嗯,唱吧,我想听。”他坐在那里,仔细聆听。

    马纯纯闭上眼,唇里缓缓地响起她甜美的声音。

    “歌曲名我们好好的,歌手,叶硗。”

    念出了这么一串。

    她慢慢的哼起了曲调。

    “一句我爱你

    是否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也许我们曾经幻想过

    疯狂打闹的日子

    也许我们曾经幻想过

    彼此相偎的日子

    但现实却把我们彻底的拉开

    想要靠近

    却发现那么难

    相见之际

    我们彼此看着对方

    一句好吗再也无法说出口

    你说你已有心爱的人

    我说我也有了女友

    倔强的擦肩而过

    再也不肯回头

    曾经我们说

    我们要在一起好好的

    曾经我们说

    我们不会再分离

    这些话

    为什么都不见了呢

    唱完,无法控制情绪的马纯纯哭了出来,多日压抑的情绪,似乎在这一刻爆发。

    小傻看着她用胳膊挡住自己的眼睛。

    他躺在她身侧,一把搂住了她的头,什么也没说。

    “对不起。”

    “媳妇,是俺对不起你,让你跟怀着宝宝在这里跟我一起受苦。”

    “小傻,这孩子——”

    “媳妇。”他严肃的看着她,伸出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不管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或者是别的,只要是你生的,都是我的孩子,我都会好好待她的。”

    马纯纯原本要说的话再也无法说出口。

    因为她听出了他的话。

    不管男女性别,还是别人的孩子,都是他的孩子。

    但这只是她单方面的猜测。

    晚上天一黑,两个人悄悄的爬出了地窖。

    坐在河边,脚伸进水里,相依而坐。

    脚上很凉。

    却很舒服。

    两个人不时的相视而笑,似乎,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们在这么多天的相处中,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我还有个弟弟,叫做马哲,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小暖姐不知手术好没有。”

    “媳妇,我答应你,若有一天我重新踏进帝宫,我将他们都接来,好不好?”

    马纯纯撇嘴,“你就不能让我回去找他们?”

    “如果有,那也要我陪着你,我说了,我不会离开你半步,一直到,我们都老了。”

    “霸道。”她翻了翻白眼。

    “只对你一个人霸道。”

    “我只是希望,时间可以过的快一些,这样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可是,我只想跟你和孩子永远的呆在这里,如果可以。”

    马纯纯突然缄默了,她不想在这里,她想见叶哥,她都想疯了!

    这样渴望相见一面都是困难的情况,她永远不想再拥有!

    仰头看着天空,月亮很明亮,叶哥,你也在看月亮吗?

    也许,我们一起能看见的,就只有它了。

    **********

    顾长卿准备起身去倒水的时候,顺眼看了一眼小暖,却发现,原本昏迷的她,此时睁开了眼睛。

    看着天花板,一声不吭。

    “小暖?”

    安小暖坐起来,“长卿。”

    这一句‘长卿’足以让顾长卿已经对她现在的状况心知肚明。

    他坐在床边,拉住她的手,“是我。”

    她扑在了他怀里,“我做了好长的一个梦。”

    “那不是做梦。”

    “我知道,可是我多么希望那是做梦,长卿,我们现在回去,我要见纯纯。”

    顾长卿心一紧,“小暖,你别激动,你身体刚动完手术,休息两天再回去也不迟。”

    她情绪一激动,完全听不进去。

    “我不要,我要回国,我要找纯纯。”

    他看着她眼眶通红,眼神有些空洞,满心都是心疼。

    “你别激动,我带你回去。”

    在她面前,他永远都处于弱势。

    因为这只是个小的都不能再小的手术,所以,车子后座铺了很多被子,这样以免车子颠簸蹲着身子。

    吴老虽然极力挽留,让小暖多呆几天,但显然无济于事,最后只好给她开了些药让她调理身子。

    就这样,安小暖乘车和顾长卿一起离开了这里,到私人机场乘专机回F国。

    在飞机上,安小暖一直很安静,直至距离F国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她突然看着他问道,“我要知道真相。”

    顾长卿点点头,将所有的真相告诉了她,没有一丝保留。

    “阿哲呢?”

    “他带着纯纯的东西便走了,不知去向。”

    安小暖彻底崩溃,站了起来,“什么叫不知去向?!顾长卿,你们顾家人欺人太甚!”

    “小暖,这件事全部责任是珍珍,但是,珍珍是我妹妹,我也不能看着她进监狱被判杀人罪或者无期徒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小暖,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那我们纯纯呢,我们纯纯怎么办?她那么善良,顾珍珍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么对她!她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们纯纯!”

    “因为叶硗。”

    安小暖泪流满面,看着窗外,她站在那里,说不话来。

    满心的愤怒,满心的难受让她身心受挫。

    她几乎站不住。

    良久,她终于说道。

    “很感谢你付出很多精力财力把我救活,以后我会加倍挣钱还给你的。”

    一席话,让顾长卿心渐渐下沉,他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这个世界是有钱有权人玩的世界,我们这些没钱人玩不起,就这么个意思。”

    “你这是打算跟我分手?”

    安小暖冷静的看着他,“一个包庇杀人犯的男人,还有这么一个家,我想,我没有那个勇气跨步进去。”

    “顾珍珍罪大恶极,我顾家不好,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小暖,我哪点对你不好?我顾长卿对你问心无愧,你为何要牵扯于我?”

    “是没什么关系,他们是你的亲人,如果有一天,他们把我杀了,你是不是也会这样?我猜一定是的,曹心田三番五次的这么对我,你不是也没将人怎么样么?顾长卿,你对我没一点不好,对我太好了,我都知道,但是,在纯纯的这件事上,我做不到忽视,我做不到当做不知道,纯纯就跟我的家人一样,她出事,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而且凶手就是你的妹妹,她是你的妹妹,那纯纯就不是我的妹妹吗?”

    顾长卿企图去抱她,却被她甩开。

    “小暖,不要这样好吗?”他放软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