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29】母子反目(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23字)

    顾长卿顿住,看向曹心田,随后朝着门口的两个黑衣人说道,“将这个女人给我弄到楼上看着,不准她下来。阿甘小说网”

    随后继续说道,“马纯纯的事情,那是因为有人担当了全部的责任,你没有被曝光,你若被曝光了,顾珍珍,别说顾家,十个顾家都化解不了这件事。”

    “给受害人点钱不就行了吗?”

    顾长卿嗤笑,“你有俩钱就了不起啊,网友的舆论你能用钱买吗?我看你始终是太天真了!”

    顾珍珍只好说道,“哥,马龙总是来骚扰我,等他腿好了,我觉得他还会再来的,你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别让他这个无赖靠近我。”

    “你不日要大四毕业了,还有,你最近跟安惜朝处的如何了?”

    顾珍珍实话实说,“挺好的,只是,不知道今晚网上的那照片,会不会被他看到。”

    顾长卿嗯哼一声,“会不会被他看到,你打个电话试试就行了,顾珍珍,我希望,这是你的最后一桩麻烦事。”

    他转身就要离开。

    “长卿!”顾母急忙的喊道,“你还在生妈的气吗?”

    顾长卿转头,看着她,“生你的气说明我还在乎你,现在我觉得你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他快步的离开,顾母崩溃大喊,“长卿!你就原谅妈这一次!”

    但却没能让他再回头。

    顾珍珍试着将电话拨打给安惜朝,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她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他可能在睡觉。

    一遍一遍的打去,依旧是没人接。

    顾珍珍想,他可能将手机调整了静音或者震动了。

    就这么打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没打通。

    因为安惜朝住的是安家宅院,如果三更半夜的跑去找人显然不便,顾珍珍决定早上去安氏公司。

    一直未能入睡,早上,她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开车来到安氏公司。

    刚到前台,便有人认出了她来。

    “咦,这个不是昨晚‘车/震门’的女主角吗?”

    “是啊,你小声点,她家特别有钱有势,别得罪她。”

    “又不是我一个人,现在她成了名人了,就算删除的干净,谁没看见啊。”

    “确实是。”

    顾珍珍狠狠的几个人一眼,问道,“你们安总来上班了吗?”

    “已经来了。”

    “他的办公室在几楼?”

    前台小姐抱歉的说道,“我们安总来的时候吩咐了,若顾小姐来,麻烦请回去。”

    顾珍珍心一沉,“这是什么意思?”

    前台微微一笑,“还能什么意思,意思是说你若来了就让你回去呗。”

    顾珍珍气愤不已的朝着电梯口走去。

    “哎哎哎,顾小姐,你不能去。”

    前台小姐连忙去拦住她。

    顾珍珍甩开她的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我就要上去,你能拿我怎么着?”

    前台小姐悻悻的松开手,看她进了电梯,连忙打电话给上头。

    顾珍珍上了楼,转了好几圈才知道了安惜朝的办公室。

    成功的进入了他的办公室里。

    看见她来,安惜朝早已有心理准备。

    顾珍珍坐在他对面,“惜朝,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安惜朝脸色冷了冷,“那你又为什么跟我交往期间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是他老是威胁我,不是我自愿的。”

    安惜朝显然十分不满,“没有对方之前,怎么玩不会有人在意,但是交往期间,和别的人在一起,就是让人十分恼火的事情。”

    顾珍珍两手抓住他的手,“惜朝,那个畜生的双腿被我打断了,我想,他应该消停一段时间了,我喜欢跟你在一起,这几个月来,我觉得每天都是幸福的。”

    “你曾经和叶硗在一起过?”

    顾珍珍只好点了点头,“只在一起了几天,我们什么都没做过,叶硗以前爱了我十几年,后来因为他的那个小助理插足,我们才分开的。”

    她自然不敢向他道出真正分开的原因。

    “那是你结婚内的时候吗?”

    顾珍珍急忙解释,急的眼泪都出来了,“你不要相信网上的那个人发的,那些东西是马龙发的,是他在我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和别的女人勾搭在一起,我们才离婚的,这些天,他一直纠缠着我,跟我要钱,还要跟我复婚,我坚决不同意。”

    安惜朝叹口气,走到她身边,“我昨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根本无法冷静,因为想要跟你好好的在一起,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是个男人,无法容忍自己的女人在跟自己交往期间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如果再有一次,我们一定没有回旋的余地。”

    顾珍珍扑在他怀里,“嗯嗯,惜朝,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安惜朝脸色冷清,这个时候,他的眼睛里并没有什么伤痛,亦或者是,他始终都相信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她会不会继续这样,他要好好的观察一段时间。

    有了这个事情,他便多了个心眼,时时的注意她的行踪。

    如果一个不安分的女人一直不安分,那他何必跟她在一起,虽然她家有势力,但是,他似乎也不缺钱,能在一起是好事,不能在一起也不亏损什么。

    他一开始便是抱着这个思想和她在一起的,现在亦是。

    ***

    叶硗得知安小暖解约已经是今天上午的事情了。

    他亲自来到何总的办公室,有些恼怒,“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小暖来这里不是你极力要求的么?现在你把她赶出公司,是不是太缺德了?”

    何总站起身,唉声叹气,“叶子,这也不能怪我啊,你知道,顾家是什么人家,顾家主母在全国内都发出了通告,极力封杀安小暖,我有什么办法。”

    叶硗闻言,摔门而出。

    边走边给顾长卿打电话。

    “说。”

    “你和小暖还好吗?”

    顾长卿喉头仿佛被沾满了辣椒,疼的冒火,“前天,我们分手了。”

    叶硗闻言,简直不敢相信,“顾少,今天是愚人节吗?”

    “我从来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为什么啊?”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今晚聚聚,再跟你说。”

    顾长卿挂了电话。

    紧接着叶硗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我的话还没说完,你急着挂干什么?我是想对你说,小暖在我们这公司解约了,现在人不知去向。”

    顾长卿坐直身子,“解约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还以为你知道,所以就打电话来问问,是前天晚上吧,我刚才去找何总,何总说是你母亲全国在打压安小暖。”

    顾长卿手骤然握紧,“今晚八点唇唇欲动和权少在那里等着我。”

    说完,他便挂了。

    坐在那里有些呆呆的,随后回过神来,他立刻通知人去各个机场查询安小暖用户的客机航班。

    顾长卿心里原本积累太多的不满和愤怒正在要崩塌。

    中午,他回到了顾家。

    看到他又回来,顾母喜不自胜。

    “长卿,回来了?”

    他看着她朝着自己走来,身子闪了一下,顾母扑了个空。

    “长卿,你吃饭了吗?马上要开饭了。”

    “我回来,不是来吃你的饭的。”他开口,语气冷彻刺骨。

    曹心田不敢主动招惹他,怕他真的会将自己在这里给杀了。

    最起码,现在不吭声,肚子的孩子还安全无恙。

    顾父冲他说道,“儿子,陪爸爸喝两杯。”

    顾长卿走过去,坐在顾父身侧。

    “我回来,只是想问问顾夫人。”他极力的压着自己的怒气,“你,凭什么全国打压安小暖?”

    顾母坐在他对面,悻悻然的说道,“就凭她死缠烂打我的儿子,对我不尊敬,我就要这么对她,这辈子她都别想在国内的娱乐圈翻出什么惊涛骇浪来!”

    “不,你错了,死缠烂打的那个是我,不是她,还有,尊敬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获得别人的尊敬?”

    曹心田实在看不下去,说道,“长卿,怎么说也是你亲妈,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女人吗?”

    顾长卿眸子落在她身上,带着抹不去的冰渣,“先让你在我家蹦跶两天,不要以为我现在不理会你就是让你生下这个孽种,我是知道的,你一定生不下来的。”

    曹心田心一抽,“长卿,这可是你的孩子,你忍心让他来不及来到这个世界上?”

    他站起来,“你们两个就使劲的搅局,我要看看,到最后,是谁横的过谁,顾夫人,你的所作所为,将让你的结局一定无比凄惨,跟一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女人同流合污,以此来坑害自己的儿子,你的智商已经不能用低级来形容了。”

    他走了,句句说进了顾母的心里。

    她自然是知道的,谁都没有自己的儿子重要,但现在,她觉得,自己是为了他好,他以后一定会明白的,执着有的时候往错误的方向走,一定是往往让人措手不及的失败的。

    她做错了吗?她从不认为自己真的错了。

    也许现在她还不明白,自己在路上越走越远。

    顾长卿坐回自己的车子上,太阳穴疼的厉害,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眼角流出了一行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