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40】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109字)

    曹心田站起身,怒火中烧,冷眼以对,“顾珍珍!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一耳光抽死你!”

    顾珍珍不怕她,冷笑以对,“抽死我,来啊。..”

    顾母看她两个人这样,气得不行,吼道,“行了没有!珍珍,你不是有事要办么,去办你的事情去。”

    顾珍珍知道母亲这是在维护曹心田,一时间也是觉得恼怒,口不择言,“我看,她就是你亲生的,我就是抱养的!”

    随后,顾珍珍走了,顾母没拦她。

    反而看向曹心田,“珍珍比你小几岁,性子冲,你让着她点。”

    曹心田心情郁结不散,抱着孩子坐下,“我让着她,谁让着我?”

    顾母被她的话噎着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怀里的孩子哇哇大哭起来,曹心田没好气的吼道,“整天就只会哭,哭哭哭,干脆死了算了!”

    顾母将孩子接过来,抱在怀里哄了哄,“干妈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何必迁怒于孩子。”

    曹心田无力的坐在那里,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干妈,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顾母只好实话实说,“我看你跟长卿是不可能的了,都这么久了,心田,要不,你就看看别的男人,好男人多的是,既然知道不可能,就别强求了。”

    曹心田一根筋,“我不会改变心意的,就算这辈子嫁不了他,我就单身一辈子。”

    顾母看她如此执拗,也不再多说什么。

    “你出去散散心,我带着孩子。”

    曹心田站起来,站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她坐在顾宅院内的小湖边长椅上,看着碧蓝色的池水,心情低落到了深处。

    这时,身侧坐下一个人。

    她回头,对上他的眼睛。

    顾二叔的儿子,顾长明。

    “很不开心?”

    “嗯。”

    他长得十分阴柔,俊美遗传了顾家的基因。

    “有什么好烦的,你就算烦死,也没人关心你,何必呢,何不让自己过的开心点。”

    曹心田靠在椅子上,“看新闻,你跟你那女模特女朋友分手了?”

    “好聚好散,男女在一起不就是这样。”他悠悠的说道,“认识你这么长时间,觉得你挺可悲的。”

    曹心田最烦人用‘可悲’这个词来形容她,因为正戳她的痛处。

    “我不可悲。”

    顾长明一笑,“怎么就不可悲了,喜欢我堂哥这么久,人家压根没把你放在眼里,你生孩子的时候也就去医院看了一眼孩子,这么久不都没来看孩子和你吗?你到底爱他什么,这样绝情的男人。”

    曹心田低头,“我也不知道我究竟爱他什么,可能就是不甘心,我不甘心自己就这么失败了。”

    顾长明眸子一闪,声音低了下来,“你怨恨他吗?”

    “当然怨。”

    “换成是我,我也怨,爱了他这么久,他却变心去爱别的女人。”

    曹心田闻言,“但怨能改变什么呢,他还是不要我。”

    “放弃吧,我觉得你太傻了。”

    曹心田刚准备说什么,佣人急急忙忙跑过来,“曹小/姐,孩子复发了。”

    曹心田立刻站起身,跑回了客厅,顾长明也一起跟着跑回去。

    顾母抱着孩子刚出客厅的门,看见她,“快点,送医院,我看孩子呼吸困难了。”

    顾长明开车,带着她们,立刻赶往了人民医院。

    医生看了情况,立刻就成立了专家组,要进行手术。

    曹心田,顾母以及顾长明在手术室外等,顾母立刻拨打顾长卿的电话,责令他必须来医院。

    二十分钟后,他来了。

    看着曹心田哭的撕心裂肺,他仍无动于衷。

    “怎么样了?”

    顾母摇摇头,“不知。”

    曹心哭着看着他,“长卿,孩子都这样了,你还不肯认她,她在家的时候每次都说要见爸爸,可是你都不回来,若这次她手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活不成了。”

    顾长卿冷淡,“活不成死了就是了,想死的话,你就找个僻静的地方自行了断。”

    曹心田脸色白了几分。

    顾母皱眉,“长卿你这说的什么话。”

    “人话,我很忙,来这里已经是看在顾夫人你的面子上,别让我尽什么父爱,这个孽种还不配。”

    他的绝情说的很明白,他是断然不会为了这个孩子娶她,永远不会。

    手术室的门毫无预兆的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表情严肃。

    “孩子手术中出现意外,她原本就肺部遭到了感染,看情况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呼吸十分困难,全靠氧气维持,手术中会造成失血,最好孩子的亲生父母先输血,要用的。”

    曹心田连忙说道,“抽我的血,我是A型的。”

    医生点头,“可以,但是,父亲是B型的吗?”

    顾长卿纵然不想承认,但是还是说道,“不是,我是O型的。”

    医生愕然,“你们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吗?”

    曹心田手心出汗,“医生,你不要乱说。”

    医生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说道,“什么乱说,这是有医学依据的,父母血型如果是A+O的话,孩子的血型可能是A,或者是O,但绝对不会出现AB血型和B血型的,恰恰,孩子的血型是B血型。”

    顾母脸色顿时铁青,“医生,你的意思是,这孩子不是我儿子的?”

    曹心田心口一急,“怎么可能不是,这是长卿的孩子。”

    顾母脸色一板,“我没问你,你先闭嘴。”

    曹心田神经一紧,干妈从来没这么对她说过话。

    医生说道,“如果这位小姐的确是A型,这位先生的确是O型,而他们真的是孩子的父母的话,可以说,有一个不是亲生的,因为孩子的血型的的确确是B型。”

    顾母倒退了一步,曹心田生孩子的时候,她就陪在身边,她是亲眼看见孩子从曹心田身体里出来的,这唯一的解释是,孩子不是长卿的。

    她紧紧地握着手,对医生说,“那从血库里输血吧。”

    “好的。”

    医生走了。

    顾长卿心里不知是开心还是可悲,那晚上,他很心田没有发生什么,孩子也不是他的,但是,若没有这件事,小暖可能不会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