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63】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0字)

    顾昙万万没想到被老娘给听见了,只得说,“网上花钱买了几个手下。阿甘小说网”

    安小暖闻言,被这俩孩子差点给气死了,“你们俩还没狗年纪大呢,还弄手下,哪儿来的钱?”

    “爹地给的。”

    “交给我!”安小暖一声令下,谁敢不从。

    “知道你们想保护自己,这样,等你们再大一点,让你们去学习学习跆拳道。”

    “妈咪,啥是跆拳道啊?”

    “就是练得高的话,会很厉害很厉害,一种功夫。”

    “好耶!”顾榆拍拍手,“那我跟哥以后就练这个。”

    “我来是想问你们,多多今天在幼儿园情绪怎么样?”

    “反正不好。”

    “那你们有没有安慰她?”

    顾昙点点头,“安慰了,爹地教我的方法给用上了。”

    安小暖汗颜,“啥,啥方法?”

    “就是亲她的嘴啊,我亲了,结果结果,我们两个的心都要出来了。”

    安小暖万万没想到,这么下的孩子,都已经会泡妞了!

    “好吧。”她嘴角抽了抽,“我去看你们爹地做好饭没有。”

    她觉得自己再继续呆在这里,自己会觉得面对的不是俩孩子,而是俩天才了!

    出了门,安小暖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厨房里,用手指戳了戳顾长卿的胳膊,“都是你干的好事,现在俩孩子完全按照你的批示去泡妞了,你要负全责!”

    顾长卿失笑,“怎么泡的?”

    “老大将纯纯的女儿给亲了。”

    “噗。”顾长卿没忍住,“那是好事啊,现在找儿媳妇多难找啊,儿子这么小就下手,长大不发愁!”

    这是神马教育方针?

    孩子的父亲是脑残了么?

    安小暖哼道,“都跟你这么想,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大乱了。”

    “关键是,不是所有孩子都跟我们孩子这样的,不能以偏概全。”

    “俩宝贝这么聪明,这次叶硗的DNA比对,还是需要俩宝贝帮助的。”

    顾长卿回头一笑,“我说什么来着,不能以偏概全。”

    ***

    叶小艺预料的没错。

    余冰雁迟早会来一次的。

    六点多的时候来了。

    挎着名包,神清气爽,踩着高跟鞋,画着浓妆。

    “叶小艺,好久不见。”

    “嗯,你也好久不贱了,今天又要开始贱了。”

    余冰雁听出了弦外之音,冷哼,“跟丧家之犬似的了,还这么嘴硬,叶小艺,我终于等到了赫柠将你抛弃的这天了,虽然晚了几天到你这里庆贺,但是我还是来了。”

    叶小艺耸肩,“我想你是搞错了,我和权赫柠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原因就是不想跟你这种水平的人玩持久战了,没意思,反正每次都是我赢,被打的落花流水的那个人又不是我,你说呢?”

    余冰雁竟然笑了,“我这种水平的?叶小艺,你现在已经是网上的大笑话了,你知道别人是怎么说你的么?说你这种女人迟早是被踢出局的份儿,一点女人的优点都没有,谈何让男人跟你长久在一起。”

    “别人怎么说怎么看那是别人的声音别人的眼睛,我要做的就是蒙上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不去看别人的眼睛,不去听别人的声音。”

    一番话,说的余冰雁无话可说。

    “叶小艺,呵呵,你自己估计晚上搂着被子干哭吧?就算你嘴硬,我知道,这滋味一定不好受,你呀,干脆去尼姑庵拜个师傅吧,反正下辈子是没有男人要你了。”

    叶小艺将包包跨上,看了看表,朝外走,“我要下班了,你要是闲的蛋疼就明天来吧。”

    突然,她脚步一顿,笑道,“哦,对了,你是没有蛋的,赶紧走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余冰雁自然不想这次还被她拽着头发拖出去,难得自觉的出去了。

    叶小艺锁上门,突然说道,“余冰雁,如果你耗着几年只为了看这个结局,现在你也看见了,我和权赫柠成功的离婚了,你且看看他会不会重新跟你在一起便是,没比要将自己无能为力控制得到的就施加给别人,你不是别人,你怎么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呢,就算我现在离婚了,可你也别忘了,我现在多么年轻,我家境背景多么厉害,我想要男人,手只要招一招,无数男人都愿意娶我,而你不一样,要家境没家境,要姿色么,也年纪大了点,而且还不能生孩子,你以为你凭什么跟我相提并论呢?”

    余冰雁想反驳,却突然间觉得,自己反驳都没有余地。

    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叶小艺离开,这次示威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被扳回一局,貌似,她从来就没在叶小艺的面前赢过。

    叶小艺坐进车内,静了二分钟,才转动方向盘离开。

    “红姐,那个程小迁还在吗?”

    电话那头传来红姐的声音,“叶小姐啊,那个程小迁上次拿到你给的那笔钱后就不做了,电话号码什么的都换了,再也没来,也联系不上了,要不我再给你介绍别的?”

    叶小艺冷笑两声,“还真是鸭子无情,我只是叫他在房间陪我说了几句话,给他一笔钱,连个招呼都没有,算了,我去一楼大厅喝几杯就是了。”

    挂了电话,开车驱车来到唇唇欲动门口。

    其实,话是那么说,叶小艺隐隐能察觉程小迁为何突然不做了,权赫柠若不插手这事,他怎么可能不做。

    刚走到唇唇欲动门口,便碰见了随后而来的顾珍珍和安惜朝。

    “小艺?你怎么会来这里?”

    “珍珍姐话说的,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一起进去喝一杯。”

    叶小艺没说话,算是默许了。

    两个人落座,顾珍珍满面春风,看样子,这阵子滋润的不错。

    “小艺,听说你离婚了。”

    “嗯,好几天了。”

    “赫柠哥多好啊,你干嘛要离婚啊?”

    叶小艺端起桌子上的高脚杯,晃了晃杯中的酒。

    “没什么啊,想要男人多好找,就看我有那心思没那心思了。”

    顾珍珍讪讪然,“你的思想可真阔达。”

    叶小艺浅尝一口酒,说道,“珍珍姐不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