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64】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85字)

    有些尴尬,顾珍珍只好说道,“我跟我男朋友先去那边玩了,那小艺——”

    “你们去吧,我正好也想静一下。..”

    顾珍珍嘴角扯了扯,以前她跟叶小艺关系很好,自从和叶硗在一起被她知道,还有马纯纯事件后,就关系很淡了。

    叶小艺一个人坐在这里,头靠在沙发上,看着舞台上的女人穿着透/视/装在跳舞唱歌,下面一群男人叫好。

    一杯酒很快见了底,有些没意思,她站起来准备回去。

    只是,刚准备站起来,身子身子的两边便坐了人。

    一位是江城,另一位男人不认识。

    “叶小艺,好久不见啊。”

    她冷笑,“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开头给我来一句好久不贱,晚上没客人么?你挣这俩骚钱也不容易,还要旷工那你这个月吃什么啊。”

    “要不要我/服/务?”

    “脏。”

    江城脸色一变,“你以为你就不脏?被人玩过的破/鞋有什么资格说我?”

    “江城,你TMD的又欠揍了。”她轻飘飘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今晚。”他凑近她,“我是来复仇的。”

    叶小艺想站起来,被他们两个人夹在了中间。

    她转动了一下脖子,随后,两个胳膊肘猛然朝后一抬,站起了身子,一脚踹在了江城的脖子处,拧了拧,“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妈蛋!”

    热闹的大厅数只目光朝着这边看来,红姐迅速走来,“哎哟,叶小姐,是谁惹你动怒了?”

    她松了松脚,看着江城捏着自己的脖子喘息,她冷艳吐出一句话,“这等次品男还想挣的钱,下次再惹我,老娘打断你的腿!”

    红姐呵斥道,“谁让你们两个招惹叶小姐的,不想活了!赶紧给我上楼,客人找你们两个呢!”

    江城跟另一男子立即起身,讪讪的离开。

    红姐立即笑脸相迎,“叶小姐,俩贱货,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懒得理会,再有下一次,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是是是,你还要玩吗?要不要再给你找新的,保证是大学生,第一次的。”

    “不要,目前不感兴趣。”叶小艺挎着包离开。

    红姐转身立即上楼。

    “权少,叶小姐走了。”

    权赫柠点头,“嗯,将那两个男人给我——”

    他话没说完,但红姐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价钱要高一点。”

    “多少不是问题,永绝后患就是。”他掐灭烟头,说的云淡风轻。

    “好,没问题。”

    红姐心惊胆战的退出房间,心里捏了一把汗,权少果然是最狠的那位,虽然他有两个身份,大学教授,跆拳道老大,还有另外一个兄弟们的老大哥领军人物,但他的气势,似乎都集中在后面两个身份上。

    他万万不能得罪。

    ****

    半夜的时候,叶硗到了H国。

    顾长卿是接的他,到了后叶硗便直接说道,“我改变策略了。”

    “说来听听。”

    “我要先看看多多和我的DNA检测报告,若是我的女儿,才好接下去做下一步,便是借助媒体的力量,这才是最有效最厉害的手段,若不是我的女儿,这个方法就无法施展了,只能另想方法,目前,我们必须先拿到报告。”

    顾长卿点头,“我们接下来只能让我家这俩宝贝出动相助了,事不宜迟,怕生变,明天必须拿到。”

    “那明天,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必须拿到多多的血液样本和唾液以及毛发样本一起送去鉴定。”

    安小暖想了想,“我明天进幼儿园,争取找机会下手采取样本,但还要多多配合才行。”

    “小姑娘应该没问题,你把老大一起拉过去就好办了。”

    安小暖点点头,后半夜,三个大人都没怎么睡好。

    是不是叶硗的孩子,必须要鉴定后才知道,但鉴定就需要多多的几样样本,看似简单,实际上并不要弄。

    唾液毛发不是问题,但血液可就——

    清晨一大早,三个人便早早起床了。

    安小暖进俩孩子房间时,发现顾昙脸红红的,她伸手试试额头上的温度,发现很烫。

    立刻将顾昙喊起来去医院。

    并安排顾长卿将老二送到幼儿园,自己和顾昙从医院出来会直接去幼儿园。

    来到医院,值班医生量了量体温,发现三十八度多,发烧了,给他打针,再领点药。

    安小暖同意了,带着顾昙准备打针。

    打针的女医生弄好针管子,说道,“小朋友,我们要开始打针了哦,你把裤子脱下来,虽然有点疼,但很快就会结束的。”

    顾昙伸出手褪掉一边的裤子,趴在安小暖腿上。

    女医生看这孩子挺自觉,夸奖道,“小朋友你真坚强,比那些来打针的哥哥姐姐还要坚强哦,他们要打针的时候都哭,你一点都不哭。”

    顾昙绷着小脸不吭声。

    “我真的要打了哦。”随后,医生扎针,很快结束。

    医生从没看见过这么淡定的孩子,又忍不住夸奖,“小朋友是不是打针打惯了,真的好厉害!”

    顾昙提起裤子,冷冷的嫌弃道,“不但春/光被你看光了,打个针废话还真多!”

    随后迈着萝卜腿朝着门外走去,安小暖讪讪然,急忙追了出去。

    到了幼儿园,安小暖便对老师说道,顾昙身体有点不舒服,能不能让自己在这陪陪他,老师欣然同意了。

    直至快要上课的,百里多多才在保镖的护送下姗姗来迟。

    安小暖没机会下手,只得在教室外头等着下课。

    小班老师笑眯眯的走上讲台,看着下面坐姿每一个正的一群二三岁小朋友,她说道,“今天啊,老师想在你们中间选出最会讲述自己周围趣事的小代表,每个人要说一个哦,要先来的举手。”

    班上的小胖举手了。

    “好,小胖你先来开头。”

    小胖扭动着自己胖乎乎的身子站到讲台上,支吾了几下说道,“以前总是听周围的邻居说我是麻麻从垃圾箱里捡来的,后来麻麻告诉我不是那样的,我是她生的,我就问我麻麻是什么时候把我生出来的,麻麻让我猜猜看,我就说:你肯定是星期六生的我,因为,每到星期六你才在家里,这样才有时间生我啊。”

    下面小朋友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面面相觑,好冷!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