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72】我对你多狠,就有多爱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0字)

    马纯纯泪落,抱住她,“我的好女儿,麻麻从不后悔生了你,你是粑粑麻麻的爱情结晶,等下不要乱喊,乱跑,麻麻在哪儿,你就跟着麻麻。阿甘小说网”

    刚说完,门被推开了。

    四个女人迈步进来。

    “夫人,请带着公主跟我们走吧。”年老一些的女人冷冷的说道,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她站起身,努力扯出几分笑容,“前头带路。”

    随后低头看着多多,“跟着麻麻一起走。”

    牵着手,跟着四名女人跨出门口。

    门口站着的士兵并未低头,看着她的脸和小公主,几个人便不再忍心看。

    绕过走廊前方行刑的地方。

    一般的罪犯会直接击毙,或者注射,但,她要受的是最古老的一种死法。

    和两种死法只是将四肢绑住,随后用油纸一层一层的盖住脸,直至彻底窒息死亡。

    她跟多多一起走进了一栋房子内。

    上楼来到一处房门前。

    “进来吧。”

    随后,门被完全从里面上锁,两个年老的对马纯纯说,“夫人躺上去。”

    另外两个年轻的将多多带到了另一处床上,两处床中间隔着一个白色的布。

    马纯纯乖乖地躺了上去。

    两个人开始给她绑绳子,先绑脚。

    正在这个时候,白布那头突然响起一阵惨叫声。

    这边两个老女人急忙问道,“怎么的了?”

    “啊!她竟然带着刀子,扎到我的手腕了……快……夺过来……”

    一个老女人走了过去,片刻,一个响亮的巴掌声传进 马纯纯的耳朵内。

    “死丫头,你当你还是公主呢!还敢伤人,看老奴打不死你!”

    多多嚎啕大哭。

    马纯纯悄然掏出枪,手法快狠准的打在了正在给她绑腿的老女人的额头处。

    随后她的身子倒了下去,咚的摔在了地上,弄出了声响,马纯纯手利索的去解开绳子,听到声响的女人过来,她又是两枪,死的很快,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中的均是额头正中心。

    她解开绳子,只剩下了一位年轻的女人。

    看见另外三个人都死了,浑身哆嗦,吓得惨白着脸。

    “夫人,不要杀我,我是……奉命的,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爸妈都死了,家里还有一个弟弟等着我养活,夫人啊,饶我一命吧……”

    说着跪在了马纯纯脚边,将头磕的咚咚响。

    马纯纯一怔,立即想起了马哲,她给多多松绑,冷声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相信你不会出/卖我,毕竟我们素不相识。”

    年轻女人吓得嘴唇颤抖,求生是人的本能。

    “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如果我出尔反尔,你一枪崩了我就是。”

    马纯纯说道,“其实,杀你不杀你都没什么关系,因为你帮不帮我你都是死路一条,你们元首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心里也有一杆秤,若你帮我和多多出去,我带你和你弟弟一起离开H国,前提是,你要全力以赴的帮我,不然,我出不去,你也是死路一条。”

    她惶恐的点点头。

    马纯纯说道,“将那个年轻女孩身上的衣服给我扒下来。”

    随后她看向多多,“我们多多真勇敢。”

    将带血的水果刀从地上捡起来擦干净重新递给她,“好好拿着。”

    多多攥住重新放进袖口里,小脸绷得紧紧地。

    随后她将那名已死的年轻女孩的衣服换上,幸好,这里的女佣人都是带着半面面纱。

    两个人合力将这两个老女人的尸首给藏匿在了柜子里,血迹清理了一下,只剩下一个已死的年轻女尸首。

    给她穿上自己来的时候穿的衣服,特意将脸给盖上,抬上了车子,纯纯安排了多多,告诉她,只要麻麻不让她起来,她就乖乖的躺在那里装死,不许动。

    多多十分乖巧的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躺在另一辆车子上,盖住了头。

    于是……

    “夫人,还要给元首打个电话说已经处理完了夫人和公主……”

    “可以,但你若敢耍花样,我立刻崩了你。”

    她摇摇头,“不敢……”

    随后用这里的座机拨打了百里君莲的电话。

    开了扩音,他的声音异常的沙哑:“做好了吗?”

    “是的,元首,我们已经处理好了。”

    “小车从楼上抬下来。”

    “好。”

    先抬得是那名伪装马纯纯的女死者,最后才是多多。

    出了房子的大门。

    外面竟下起了大雨,雨水倾盆而下,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停止的。

    马纯纯一眼便看见了站在前方的百里君莲。

    夜色中,他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里,有些萧条。

    他手持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一如既往的一身黑色的大衣,距离的有些远,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她悄然的捏了捏多多的手,示意不要动。

    推着车子一点一点的朝着他立的方向走去。

    终于站到了他面前。

    百里君莲有些踉跄,想要去揭开前面女尸首脸上的布,被女侍者急忙拒绝。

    “元首大人,您是不能看她的死相的,会折煞您。”

    他后退一步,声音淡漠哀痛,“她临上路……有说什么吗?”

    女侍者摇摇头,“没有,夫人她什么都没有说,倒是公主临上路的时候哭了。”

    “是吗?”他像是在反问,又像是在肯定,“她那么小,是会哭的,一定很难受。”

    随后,百里君莲蹲下身来,握住露出来的死人手,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擦。

    “我救了你,却也亲手收回了当初救你的这一条命,不要怨我,你该知道,我对你有多狠,就说明,我有多爱你……”

    静静地蹲了几分钟,他终于丢手,将手盖在油布下面,开口,“停放到祠堂,通知下去,十点火化。”

    “遵命。”女侍者开始推着车走。

    马纯纯紧追其后。

    没人知道,马纯纯刚才有多紧张,手心里都是汗,哪儿听的进去他说了什么话?

    可能是想赶快离开这里,所以她脚步很快。

    “站住!”

    身后不远处的他突然喊了一声。

    马纯纯娇//躯一震,浑身发冷,难道,他认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