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78】揍自己的罪魁祸首还敢光明正大的来听课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0字)

    主持人鼓掌,随后马纯纯拿起话筒,说道,“我是马纯纯,我回来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我的弟弟马哲从我被绑架开始就走了,一直杳无音讯,希望他看到这个采访,可以赶快回来,阿哲,姐想你,你快回来。..”

    主持人看向镜头,“我们的大屏幕上显示的这张照片便是马哲的照片,若有知情///人士看见他,也请转告他,他姐姐回来了,请他速速回来。”

    说完,她接着问道,“当时你是一直在带到海上吗?”

    马纯纯点头,“是的,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几个便上了岸,弃了轮船,随后将我给倒挂着绑在了树上,整整一夜,是百里君莲救得我…………”

    马纯纯不知道是不是顾忌到了救命之恩,对百里君莲提的很少,关于他的奶爸奶妈还有家族内幕消息,她只字未提。

    采访过后,马纯纯上了车,她情绪有点低落,“叶哥,你说阿哲到底去哪儿了?”

    叶硗宽慰道,“如果看到这个新闻,他会回来的,如果看不到,我们不会放弃找他的,不管他跑到哪儿,总会找到他的。”

    一家三口刚回到叶宅,叶母带着忧色过来,“纯纯,刚收到一份快递,上面注明必须让你亲自拆开,否则,后果自负。”

    马纯纯忙问道,“妈,在哪儿?”

    “客厅里呢。”

    匆匆进客厅,马纯纯快步上前,拿起桌子上的快递,撕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纸。

    是用手笔写的,笔迹她再清楚不过。

    “这是百里君莲亲笔所写的。”她看向内容,瞬间脸色刷白,“原来,阿哲早已被他关起来了。”

    叶硗凝重,“大抵是你在H国第一次曝光的时候,阿哲看见了新闻就去找你,然后……”

    马纯纯看向最后一句话,心里微疼,都这样,他还在执着什么?

    明眼里,这件事情,大家都众所周知了。

    只有他还偏偏不信,执着的坚守。

    马纯纯手中的纸掉落,身子一软,被叶硗给拖住了腰,“纯纯,冷静点。”

    马纯纯知道百里君莲的手段,自己这样公布了真相,他那时候就想要自己死,自己的弟弟落在他手里,恐怕也是难以活命。

    她的情绪一下子涌到了嗓子眼,“叶哥,我冷静不下来,我要去H国救他……”

    “救他是必须救得,但我们救之前,一定要确认,阿哲是不是在那里……然后再想方设法的去救人,不然,我们现在盲目的前去,不但救不了人,还反而会被束缚在那里……”

    马纯纯虽然救人心切,但也明白他说的道理,她跟多多能出帝宫,完全是被逼无奈,冒着巨大的风险逃出来的,出来的水路肯定被严格的派兵驻守。

    就算确认马哲在里面,想要进去难如登天,万一没有在里面,他们这么进去,九死一生……

    “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叶硗看着她,“你,好好的呆在家里,我不允许你再去冒险,这件事我亲自去办,会带顾少的几个兄弟一起,你带着多多哪儿也别去,非常时期,暂时别去上街,就算上街,也要跟咱妈,小艺一起,带着下人。”

    马纯纯不免又担心,“叶哥,你去行吗?”

    “行,我没问题,晚上,我将她们两个约出来,听听他们的意见。”

    ***

    从山上回来,权赫柠便戴上了墨镜,尽管如此,但仍然可以看出他的眼睛惨遭过‘暴力’的事实。

    下午他去大学授课。

    刚到办公室,便有同事看出了端倪。

    “权教授,你怎么到屋里也带着墨镜啊,不会看的不方便么?”

    他莞尔,坐在自己的办公桌面前,随后开始备课,“不会,偶尔耍耍酷是要的。”

    邻桌的女老师接话,“不用耍酷已经很酷了,权教授现在有新的交往对象吗?”

    权赫柠头也不抬,“没有。”

    女老师闻言,继续问道,“像权教授这样的优质男人,一定好多女人倒贴。”

    权赫柠目光看着课本,不动声色的说,“我,从来都不是优质男人。”

    随后,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拿起课本,站起身,“我先去上课了。”

    来到教室门前。

    发现来听课的同学爆满,大多是女生。

    他拿着课本走向讲台,台下出奇的安静。

    “眼睛有点不舒服,见谅戴墨镜。”

    “不会啊”

    “教授你随意。”

    “这样更帅了。”

    “………………”

    他环顾了一下在场的所有学生,突然,目光定格到最后的一个位置上,那个戴着帽子口罩墨镜的‘嫌疑’人上。

    这个将自己揍的没法上课堂的罪魁祸首还敢明目张胆的来这里听课。

    权赫柠眼睛里发出一道笑容的光彩。

    由于墨镜挡着,别人看不出来。

    “现在开始点名,郑小燕。”

    “到。”

    “李云。”

    “到。”

    “……”

    所有的名字都点完了,多出了一个。

    权赫柠不再点,也不揭穿她。

    便开始授课。

    “今天我们说一个比较自由的讲题,男人和女人的爱情观。”他看了一眼课本,随后目视前方说道,“ 男人和女人的爱情观是不一样的,也有人说,有部分男人是先X而爱,而大部分女人却是先爱而X。这个话题是比较开放的,怎么说都对,但,我认为,男人的处N和初恋情结是很严重,若不是爱的最深的那个女人,他们一般都记住了这两种对他来说一开始的这个记忆………………”

    下面的同学各个瞪大眼睛看着讲台,貌似个个关注的焦点都不在课题上,而是在教授的脸上。

    正当权赫柠讲完的时候,一个女生举手。

    “这位女同学,你对这个课题有什么想说的吗?”

    女生站起来,“教授,我想知道,你的眼睛是被人打了吗?不然侧面看你的眼睛,好大一片乌青……”

    权赫柠点头,“是乌青了,但不是被人打的,是因为我昨晚回家的时候,因为我家的猫咪太调皮,绊倒我了,摔在了地上磕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