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87】我让她祖宗十八代从坟墓爬出来给我妈咪下跪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37字)

    “砰!”的一声枪声,这么猝不及防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子//弹准确无误的打在了曹心田的肚子上。

    她惨叫一声,惊惧的指着他,一把捂住被打中的位置,面目扭曲,惊慌失措的对顾母说,“干妈,快,快拦住他!”

    随即低头一看,发现肚子处已经被血迹染红了。

    顾父万万没想到孩子居然有枪。

    他也有些震惊,但人命关天,还是立刻让家庭医生赶紧过来给曹心田取子//弹。

    顾母回过神来,连忙去夺顾昙的枪。

    但显然面对他手里的枪指着她,她最后还是没勇气再去抢夺。

    只得气急败坏的看着安小暖。

    “赶紧把你儿子的枪要回来!”

    安小暖无比淡定,“ 一般友好的人,我儿子是不会随意乱伤人的。”

    顾母气死,“这么小的年纪,安小暖你怎么想的给他枪,你是让俩孩子一辈子毁在你手上吗?”

    “不怎么想,就是像曹心田这样的害虫一次又一次的杀不死,只能自己自保,我的孩子都是有教养的,一般不惹我们的,他们不会主动伤害别人,但若别人屡次不改,那就另说了。”

    安小暖脸色平静的对俩宝贝说道,“天色不早了,你们上楼找个房间去睡觉。”

    俩孩子点头,“爹地妈咪晚安。”

    顾长卿冲他们微微一笑,“去吧。”

    他也没想到,顾昙会突然开枪,但他一点都不意外,他的俩儿子长大定然比她还要有出息。

    “站住!”顾母显然不愿意这样,因为她以后万一说错了话,后果…………

    “还有什么事吗?奶奶。”顾昙回头,显然很不悦,仰着头看着她。

    “乖,将枪给奶奶,小孩子是不能拿这种危险的东西的。”

    顾昙握拳,小宇宙熊熊燃烧,“奶奶,我一点不觉得它危险,这是第一次,再有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我真担心下次再见到她我会不会一枪打爆她的脑袋。”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你哥多听话啊,你看,你这么小一点还会威胁人了。”

    他皮笑肉不笑纠正,“不好意思,奶奶,那是我弟弟,不是我哥。”

    顾母讪讪然,“就是说啊,你弟弟多听话,你作为哥哥,怎么就这么带头……”

    话还没说完,顾母便要气晕了。

    因为顾榆手里此时也刚好拿着一把手枪,在掌心内撂来撂去。

    “奶奶,刚才幸亏哥出手的快,不然,我就不是打她的肚子了,而是心脏,敢这么在我们兄弟面前欺负我们妈咪的她绝对不是第一个,但敢这么在爹地面前,我们面前这么光明正大欺负我们妈咪的她就是第一人,我哥说的没错!这一次是轻的,再有一次,我让她祖宗十八代从坟墓里爬出来给我妈咪下跪!”

    顾父圆场,“行了,孩子们刚回来,你就少小题大做了,宝贝们去上楼休息吧。”

    顾昙上前拉住安小暖的手,“妈咪,我跟老二刚才受惊了,伤到了小心肝,我要你陪我们上楼睡觉觉,好不好嘛?”

    安小暖嘴角抽搐,她看了一眼顾长卿,“还是回咱家吧。”

    她实在不愿意住在这里。

    顾长卿点头,“我们回我的房子住……”

    顾父皱眉,“长卿,回去我要见俩孙子多不方便,住在这里就是,咱家的房间住不完。”

    “还是不了,爸,住着闹心,除非,让曹心田搬出去,不然,我是不会搬进来的,再说,住我那里也安全。”

    顾父想了想,随后狠狠地瞪了一眼顾母,只好答应。

    一家四口坐上车回去。

    客厅里只剩下顾父顾母两个人。

    顾父积压的怒火瞬间爆发。

    “要不是你,小暖能怀着孩子国外躲,还国内打压她,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还想把人逼走是不是?”

    顾母抱臂靠在沙发上,“她爱上哪儿就去哪儿,只要孩子留下就行了。”

    “哼。”顾父简直觉得她的脑子有病,“没有亲生麻麻,你觉得这俩孩子会安分的待在你这里?我觉得孩子这么小就会保护自己,是对的,你这性子再不好好收收,真是有你受的。”

    “我就是不喜欢安小暖,生了俩儿子我还是不喜欢她。”

    “只要你儿子喜欢就行了,反正她以后跟你儿子过日子,又不跟你过,你不喜欢有什么用?” 顾父说道。

    “咦?你怎么今晚净是替她说好话,怎么?被迷住了?”

    顾父觉得她现在根本不可理喻,“胡说八道的本事你倒是在行,跟你生活这么多年,处处被你压着,我早就受够了,要不是因为孩子和名声,你以为你还会是顾家主母?”

    说完,他回了卧室。

    顾母缓缓地站起身子,这才反应过来。

    “你给我说清楚,你刚说的什么意思?!”她赶紧追了上去。

    顾父进了卧室便从里面反锁住了门,顾母就在门外拍,拍了好长时间都没开门。

    最后她找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气冲冲的将被子给拉了下来,“你现在牛起来了是吧?你是不是想跟我离婚?”

    顾父懒得搭理她,翻过身继续睡觉。

    愈是这样,顾母就愈是烦躁。

    “你给我起来!”她去拽他的胳膊。

    但他就是置之不理,她便继续得寸进尺。

    最后,实在是闹的不行,顾父腾地坐起来,看着她,指着顾母的鼻子说道,“我给你说,你别再烦我,你这个女人从年轻到现在都是这个模样,不是现在的女人不可理喻,而是不可理喻的女人从年轻变老了,你说的对,我想跟你离婚不是一天二天了!”

    一席话,让顾母深受打击。

    “我说的哪儿不对了,孩子那么小拿枪,对着心田就是一枪,我哪儿说错了?哪儿做错了?”

    “说错的太多了,但你今晚做错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下午明明吩咐让你将她安排出去,不能继续住在顾宅,你为什么不听,你明明知道心田以前做了太多对小暖伤天害理的事儿,你还让他们见面是什么用意?”

    “没什么用意。”顾母坚决不承认,“我能有什么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