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93】宁缺毋滥,绝无委曲求全(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2字)

    他是宁缺毋滥,绝无委曲求全。阿甘小说网

    “干爹,你就别喜欢我们妈咪了,我们妈咪已经是我们爹地的了,你这样,不好。”

    林骄阳走过来,给两个人洗头,“干爹已经没有那想法了。”

    “那我们就放心了。”顾昙说完,随后说,“干爹,你不知道,我们爹地真的是吃醋狂的,一不小心就会打翻醋坛子,下场很惨,你以后啊,千万悠着点。”

    林骄阳微微一笑,“看你们俩懂的多的。”

    眼神黯淡无光,他抿唇,给两个小宝贝洗完澡后,送了回去。

    自己开着车回家。

    经过街道上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窜了出来,林骄阳瞳孔一缩,立即刹住了车。

    随后,推开车门,他下了车。

    往前一看,“你没事吧?”

    差点撞到的女生三魂没了六魄,恍惚着摇了摇头。

    林骄阳觉得她有些熟悉,他侧着身子仔细一看,发现正是电影院安小暖前面的那位小姑娘。

    “是你。”

    小姑娘抬起头,缓缓地站了起来,眼睛红红的。

    “对不起。”

    “你要回家吗?我送你吧。”

    她点了点头,口气有些腼腆,“好,谢谢。”

    上了车,林骄阳给她系上安全带,随后开车。

    “你家住在哪里?”

    “哦,在西门的幸福小区。”

    林骄阳沉吟一声,“你刚从医院回来?你朋友呢?”

    “嗯,她先回家了,生我气了。”

    “事儿不大,她也没伤着,放宽心,别想太多,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去学校还是会觉得太阳很灿烂。”

    “我已经不上学了。”

    林骄阳转头,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才多大就不上学了?”

    “十八了,我已经不小了,只是看着年纪相对来说小一些。”

    林骄阳觉得这个世道已经变了,十八的姑娘怎么看着这么萝莉?跟十四五岁的似的。

    他干咳一声,“我以为你还在上初中。”

    “我十五岁就撤学了,现在在一家花店里面打工。”

    “一个月多少钱?”

    “八百块钱。”

    林骄阳再次不可置信的看向她,“你一个月八百块钱,还请人看电影?”

    “明天是我的生日,我打算明天请她,但她非要今天来,我就说当提前过生日了,其实,两张电影票也没多少钱。”

    “你工资不高啊,一个月八百块钱够养活自己的吗?”

    她腼腆一笑,“当然够了,还花不完,我打工的这个地方是管吃的,每个月我留下一百块钱的零花钱,剩下的都交给我妈妈了。”

    不得不说,再次让林骄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他的意识里,一个月一百块钱零花钱简直是少的可怜,一包烟钱都不够。

    “那你这个月买了两张电影票就差不多了吧?”

    “两张电影票八十块钱,算是我打工三年来最破费的一次了,而且,十五块钱包月可以看一个月小说,还剩下五块钱也能凑合着过。”

    林骄阳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姑娘很淳朴。

    “你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小说吗?”

    她奋力的点点头,“下了班就看看小说,看完再睡觉。”

    “你这样,还支持正版,挺难得的。”

    “不要这么说,我们辛苦上班,别人也很辛苦,又不贵,而且,给我精神上很大的充实,我觉得值,我就这么一个爱好,下了班也没有地方去玩。”

    两个人一字一句的闲聊着,从她的话语中,林骄阳第一次结识到如此简单的女孩。

    到了西门的幸福小区门口,他将车停下,发现,这个小区很破旧,而且没有路灯。

    将车灯打开,正好对着她回家的路,他不知,这个简单的动作照进了她心里头的那束光。

    “快回去吧,天很黑了。”

    “嗯,好,多谢你了。”她转身。

    “你叫什么……名字?”

    她微微回之一笑,“我叫木槿,你呢。”

    “林骄阳。”

    “嗯,我先……回去了,林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给你添麻烦了,你小心些。”

    “好,晚安。”

    他上车,驾车离开。

    木槿看着他车子离开的方向,微微收回神,这样的男人,天之骄子,不是她这样的可以仰望的。

    林骄阳开车离开,开着车,他还有些不可思议,“十八岁了么?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小朋友,难道是我老了么?”

    想起她的名字,木槿……

    这不是个花的名字么?

    花语貌似是温柔的坚持,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懂得爱的人仍会温柔的坚持。因为他们明白,起起伏总是难免,但没有什么会令他们动摇自己当初的选择,爱的信仰永恒不变。

    这个名字包含着这样的意思。

    那,这个小姑娘人会跟她的名字一样吗?

    想着,便到了家门前。

    走进客厅,见到的又是一副老样子。

    “白天玩疯了?”林母板着一张脸,质问他,“骄阳,你不小了,你什么时候要成家?我们家就你一根独苗,你这样下去,到什么时候我才能抱上孙子。”

    “妈,你不用着急,从我一开始跟小暖订婚开始,你就在着急,着急到了现在,策划到了现在,不也没什么结果,所以,你就别再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了。”

    “我能不为你操心么? 你什么时候把苏梅娶回来,我就不操心了。”

    林骄阳叹了口气,“你这话我都听出老茧子来了,就别再絮叨了,我还是那句话,让我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我做不到,行了,我上楼睡觉去了,别烦我了。”

    林母还想说什么,成功的被他堵在了嘴里,一句也说不出。

    林骄阳上了楼,坐在床沿边上,打开了抽屉。

    打开抽屉这个动作,他做了无数次。

    每次打开便能看见躺在那里的红形盒子,里面放着两枚戒指,一枚是他带过的,一枚是小暖带过的。

    小暖带过的,却注定一辈子再也送不出去。

    躺在那里,他神情带着独有的冷清。

    窗外的残月发出一道余光,将他的脸也给照亮了。

    ****

    求月票啦~~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