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396】你再挡误我的好事,我让你果奔三十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8字)

    “嗯,我爹地妈咪的房间,走,我带你进来看看。..”顾昙说着走在前面。

    三个孩子关上门,在爸妈的房间里躲猫猫,玩了一会儿,叶多多从地上捡起了一样东西。

    “这是气球吗?”

    顾榆伸过头,将避//孕//套拿在自己手上,反复的看了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不是气球,看,这上面写着呢,避/孕/套!”

    “顾榆,什么是避/孕/套呀?”

    顾昙一把从顾榆手里抢过来,随后,扔进了垃圾桶,“这是大人的玩意儿,我们小孩子家就别知道那么多了。”

    “我想知道嘛。”

    “这就是阻止怀孕的工具。”顾榆忍不住的开口。

    “那大人是怎样怀孕呢?怎么生的小宝宝呢?”叶多多接着问。

    “你怎么什么都不懂?”顾榆嫌弃道,“就是爹地跟妈咪躺在床上睡一晚,就有小宝宝了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叶多多直接将他的嫌弃给过滤忽视了,突然有些兴奋起来,“那是不是我跟阿昙哥哥躺在一起睡觉,就能有小宝宝了?”

    顾榆:“…………”

    顾昙:“…………”

    “难道不是吗?不是你说的吗?”

    顾榆哎哟一声,“你是个白痴吗?我们才多大啊,就生小宝宝,我们自己都是小宝宝呢,哥,管管你媳妇,都要给我进行白痴洗脑了。”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叶多多有些委屈,顾昙上前拉住她胖乎乎的小手,“等我们长大了,你想生多少小宝宝都行。”

    叶多多小脸红扑扑的,“嗯”了一声。

    ***

    好不容易挤上了叶小艺的车,权赫柠累的够呛。

    “我去店里,你去学校?”

    “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叶小艺冷哼,“我去女洗手间,你要不要也跟着去?”

    “可以,正好方便做点事。”

    提起这个,叶小艺的小宇宙就熊熊燃烧了,妈蛋,还敢在她面前提做事。

    “做你个头。”

    权赫柠笑,“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为什么要接?你是谁啊?”

    “前夫。”

    “既是前夫,不接也无妨,反正都是过去式了。”叶小艺伸手按开音乐,车内顿时响起了劲爆的舞曲。

    听的人唇唇欲动。

    权赫柠十分不愿意听到从她嘴里冒出的与自己再无关系的句子,虽然,现在的他们的确毫无关系。

    “那请问,叶小姐,我能现在参与你的现在式吗?能以后长住你的未来式吗?”

    她毫不客气的说,“不能,因为我实在是看不上你这头老牛了,麻烦你去别的地方吃草去吧。”

    “叶小艺!”

    “在呢,我又不聋,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我再重复一遍,麻烦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我……还很年轻……”

    叶小艺微笑,“可是对于我来说,已经老了呀,你喜欢吃嫩草,我也喜欢啊,今晚上就约了一个十八岁的小俊男,长得可帅了,那皮肤嫩白嫩白的,看的我心情无比荡漾,今晚就要去尝尝鲜。”

    “那你肯定见不成了。”他笃定的说道,“你觉得我会给你糟践自己的机会么?”

    “我怎么糟践我自己了?多管闲事,看你就是闲的蛋疼。”她早就知道他是幕后黑手,不然为什么每次她约的小男生都不能赴约,一次两次就算了,几十次之后,瞎子也看的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蛋疼的不是一阵两阵了,已经无可救药了。”

    叶小艺打开车窗,语塞的被憋出两字,“无聊。”

    他靠在椅被上,“将一切接近你的异性扼杀在摇篮中,这是一件需要心力精力体力联合才能办到的事儿,我为你操心,你怎么报答我啊?”

    “送你二十脚要不要?”

    “不要。”

    “什么都被你搅合,弄的我现在除了去店里就是回家,听说,A氏的单身贵族们的聚会又要开始了,本来我是不想参加的,但被你逼迫的不参加不行了,我今晚就去找一个去,光明正大的,你再挡误我的好事,我让你果奔三十圈!”

    “嗯,这次不会了。”他淡淡的说道。

    叶小艺有点意外,这么好说话,突然放弃了?

    虽然心里有点微微的不舒服。

    “嗯?”

    权赫柠转过头,看着她,像是嘱咐待出嫁的女儿一样说道,“去了要穿的独一无二一点,晚上九点钟必须回去,若有异X//骚/扰,给我报告一下,我一枪崩死他。”

    “我以为你也要去。”

    权赫柠懒散的轻笑,“那种无聊的地方,我才不会去。”

    车子停在了大学门口,“下车。”

    “亲我一下,我就下车。”

    叶小艺伸出手,将车门打开,随后,一脚将他给踹了下去,最后,将车门关上,驾车离开。

    从来没有这么狼狈的被赶下来,权赫柠打了打被她踢到的裤子,扣了扣西服上的扣子走进了校门。

    “权教授,你办公室有人等你。”

    “嗯,知道了。”

    推开门,他一看身影,便知道来人是谁。

    “余霞,你怎么来了?”

    余霞立刻站起来,“老大,我来给你送东西的。”

    “什么?”

    她从身后掏出一张的红色请柬递给他,“这是我姐的结婚请柬,我姐说希望你一定要参加她的婚礼。”

    权赫柠拿在手心里,翻开一看,看到新郎的名字处,他立刻合上,扔到桌子上。

    “你姐已经到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地步了,新郎的名字这么熟悉,转告她,我不会去参加的,她令我感到恶心。”

    余霞低头,“老大,我姐因为叶小艺,已经终身不能怀孕了, 她要结婚, 难道你都不去么?你 难道心里就没有一点点对她愧疚么?”

    权赫柠 坐在椅子上,“我的愧疚早已被她消磨的一点不剩,我对她的爱也已经渐渐地所剩无几,她要结婚的这个对象,可不就是当初被我亲眼目睹在床上的男人么?不是把她抛弃了么?怎么还要娶她?我真的不明白,什么样的男人可以这么宽宏大量,也许,两个人压根就没有分开过,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