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06】你也就这点能耐了吧?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37字)

    “虽然粑粑你曾经想杀了我跟麻麻,但是,多多还是想你,粑粑,我爱你,听麻麻说,你要结婚了,那多多在这里祝粑粑早日生子,下面让麻麻来给你说几句吧。..”

    她说完,镜头一转,画面转向了马纯纯。

    再次看到她,百里君莲说不上来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

    他的手轻轻地摩擦着镜头里她的脸,忘不了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那一眼。

    一眼万年。

    她的眸子总是那么清澈如水,纯净的好似是一汪清泉。

    他的媳妇,却永远不再是他的了。

    原本以为,她一辈子都不会再想见到自己,再也不会原谅自己。

    没想到,她还愿意让自己做多多的干爹。

    还能有再见到她的机会,这比什么都重要。

    看着里面说话的她,只觉得她的目光一直在看自己,以至于,她的话语,流淌在他的心里,冷若冰霜的温度溃不成军。

    虽然没能跟她在一起,但这几年,有她陪伴在身边,已经是十分珍贵。

    谁也无法替代。

    “小傻,我永远不会忘记,是你救得我,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至于别的,我选择忘记,小傻,我没有做到答应你奶妈的事情,我希望能有别的女人能做到,她能全心全意爱你,你也如此爱她,这就是我的心愿,一定要幸福。”

    最后这一段,深深地触及到了他的心防。

    他将相机关闭,将信封装进快递里,站起身,拿着出了房门。

    宋小钱站在那里,刚才视频里马纯纯的话都被她听见。

    她刚才分明看到他神色黯然,眼睛通红一片。

    她坐回到床边,松动了一下筋骨,躺在那里,很快便睡着了。

    百里君莲回到书房,将这些放起来,随后回了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我愿意,我愿意在有生之年做多多的干爹,愿意还能见你。

    随后将这个信件让人快速送到F国,内心原本有些阴霾消失不见。

    放手,有的时候倘若不是一种爱。

    ***

    “儿子,你已经马上三十岁了,告诉妈,你什么时候肯结婚?”林母坐在林骄阳的对面,无奈的开口。

    “妈,你别再催婚了,我若是想结婚,我自然会结婚的,还有,请你,别再让苏梅来我们家了,我已经烦透了。”

    林母心里窝火,但又不能拿自己儿子怎么样。

    “她很喜欢你……”

    “喜欢我的太多了,你要不要都让人天天来我们家?我看妈你是不会阻止她来的,这样好了,我今天搬出去住了。”

    林母一急,“骄阳!你是要气死妈吗?好,以后妈让她别来了,这样可以吗?”

    林骄阳站起身,“嗯,公司还有事,我先去了,晚饭不在家吃了。”

    林母将儿子不结婚的罪魁祸首一直指向了安小暖,但又无计可施。

    她思前想后,认为儿子婚姻不顺,特意换了衣服乘车来到了都说算命很准的地方求签。

    求出的签让她更抓狂了,上面的意思说自己的儿子可能终身不婚,若有奇迹,也是几年后的事情。

    不说终身不婚,单单几年后,就不得了,那会他都三十好几了。

    林母比不来的时候更心事重重了,儿子一直不结婚,不能不说不是她心里的疙瘩。

    此时,她竟然有些后悔了,若她一开始没阻止自己和安小暖的婚事,可能,现在抱孙子的就是自己了,虽然她实在是不喜欢安小暖,但也比终身不婚强啊,林家就这么一棵独苗。

    相比较她的抓肝挠肺,当事人林骄阳一点不着急。

    在公司一下午,到了吃饭的时间,他便开车准备找个酒店吃饭,但,后来觉得一个人吃饭有点寂寞,便开车来到高档小区,站在了顾长卿家门口。

    “小暖在做饭吗?你可真懒。”毫不犹豫吐槽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顾长卿。

    “来蹭饭的人,没有权利发言,只管吃你的就行了。”他淡淡的回击。

    林骄阳干咳一声,“咋的,你还限制国民自由发言了?”

    “我的地盘我做主。”

    林骄阳走到餐桌边,看着顾昙和顾榆在做作业,“你们两个在画画吗?”

    “嗯,老师布置的做作业,让我们用画画笔画出自己心目中的父母,干爹,你说,要画上你么?”

    林骄阳闻言,立刻说,“当然要!我虽然是……干的,但也是爹,必须的。”

    顾长卿放下杂志,站起身,鼻子里发出不满,“干的哪儿有份?儿子们,画上妈咪和爹地就行,至于干爹,可以自动忽略。”

    林骄阳不理他,“阿昙阿榆,你们真的会言听计从你们爹地的话吗?不会的对不对?你们是有主见的对不对 ? 你们不会忘恩负义的对不对,想想当初你们爹地根本不知道你们存在的时候,是谁跟你们妈咪一起将你们含辛茹苦的养大的,这些,都是干爹做的,你们这个所谓的亲爹根本没有份!”

    顾昙点点头,“干爹,我和阿榆都记得,干爹,我们爱你。”

    林骄阳内牛满面,“乖儿子,干爹也爱你们。”

    顾长卿嘴角抽了抽,“打同情牌,林骄阳,你也就这点能耐了吧?”

    林骄阳支起身子,嘴角勾起,“黑猫白猫,都是好猫,好方法歪点子,都是计谋。”

    顾长卿哼道,“儿子们,爹地有点好奇你们俩会把粑粑麻麻们画成什么样?”

    顾昙点头,“已经快好了,等等。”

    几分钟后,“好啦,爹地过来看吧。”

    顾长卿赶紧过去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死了。

    “妈咪画的挺美,还有俩麻花辫,不知道的以为那是妹妹啊,只是,儿子,告诉爹地,这个狮子头人身的是谁?”他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

    顾昙利索的回答,“当然是你了。”

    顾长卿黑面,“为什么我是这样的形象?”

    顾昙转头,“不知道耶,爹地你在我心里就是这样的。”

    顾长卿又指了指站在安小暖形象旁边的男生,“这个高富帅是谁?”

    “当然是干爹了,爹地,你已经有妈咪了,难道还不准我给干爹一个好形象,不然都没人嫁给我干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