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20】结婚了!(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9字)

    “你忍了这些天,真的很不容易。阿甘小说网”

    安惜朝笑,“你也如此,跟前夫上了/床还天天睡在我身边,都一点脸不红心不跳,我这么对你了,你又受不了,顾珍珍,若想玩男人,何必要结婚。”

    顾珍珍是不会承认的,“我没有就是没有,你再说也没有。”

    安惜朝冷笑两声,按着她给弄到了电脑桌旁边,打开电脑,播放了一段视频。

    顾珍珍睁大眼,完全没想到,这段视频正是自己跟马龙在酒店的客房里做事的视频,没有声音,但看自己的表情,那绝对是享受的模样。

    她原本一直坚守的死不承认,瞬间成了自打脸。

    顾珍珍手心冰凉,惨白的脸色毫无血色。

    “你……怎么会…………”

    “怎么……不嘴硬了……顾珍珍,不要将所有人想的跟你一样白痴,我在那里早就布置的有监控,不仅如此,在设宴大厅同样有,原本是没有的,但是我看到马龙来参加婚礼了,他这个搅屎棍,怎么可能真的祝福你呢?”

    一番话,让顾珍珍听的分外难堪。

    “我是被逼的。”

    “可是,我每天都看这个视频,每天看到我的老婆在别的男人身子下面的模样,我就在琢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顺从倒是没有一点被逼的模样,你说,奇怪不奇怪?”

    顾珍珍看向他,“既然如此,那就好聚好散好了,我会找我哥将离婚协议书给你发过来的。”

    他冷笑,“离婚协议书?我刚才说的话你是真的没听懂还是压根就没听进去,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找你哥,我就将这段不要脸的视频发到网络上,你说,好不好?”

    再次被威胁,却不是同一个人。

    顾珍珍讨厌死这种感觉了,这种无奈束缚无力挣扎的感觉,这种被迫顺从的感觉,让她的人生布满了阴霾。

    “安惜朝,你想折磨我?”

    “不,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精神上的痛苦是怎样的?不用太感谢我,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因为好女人加入女表子的行业是很容易的,但女表子想要回头是岸,说的比做的简单。”他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每一下,都好像是拿了一把刀在上面轻轻摩擦一般。

    顾珍珍使劲挣脱他,拿着包快速的离开了出去。

    门依旧敞开着,安惜朝站在那里,看着还没播完的电脑视频,他的眸子愈来愈深。

    ***

    一连几天都是风平浪静。

    很快到了周六这天。

    叶家百年不遇的大喜事!

    叶硗跟马纯纯要结婚了。

    他们两个昨天上午已经领了结婚证。

    今天则是举行婚礼。

    昨天一晚,叶硗都失眠了。

    今早起来,他依旧精神奕奕,神清气爽。

    不仅被另外两个伴郎鄙视,做了新郎官就是不一样啊。

    一身白色的结婚西服,脖子里戴着领结,发型酷的没话说,因为脸上还上了妆,在这一刻,没人能否认,叶硗的魅力。

    顾长卿和权赫柠两个人都是一袭黑色西服,戴着白色的领结,笑眯眯的站在叶硗左右边跟同样两位伴娘一起合照。

    叶小艺和安小暖身为女方的伴娘,在照完相后便一起赶到了教堂。

    顾昙和叶多多担任花童。

    所有人都是喜气洋洋的。

    一般明星的婚礼要么简简单单,要么是不对外开放,谢绝媒体的。

    但叶硗的婚礼不仅99辆豪车接送,而且是欢迎媒体现场直播的。

    他这么做的原因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他想告诉全世界的人,马纯纯嫁给了他,并且以后监督,这一辈子,他都不会放开她。

    因为叶硗的人气,很多粉丝将交通围得水泄不通,因此,顾长卿闲置的黑衣人排上了用场,从教堂到酒店再到高档小区新房的路,几千个黑衣人驻守,不允许粉丝靠前。

    顾长卿靠在桌子旁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笑盈盈的看着叶硗,“昨天我难得一次的看了新闻,恭喜你上了头条,你新闻下面那个评论条数简直让人惊叹,你真是超高人气,师/奶少女的杀手!”

    权赫柠将手机揣进西服里,说道,“刚看了看微博,你的一个三十几岁的女粉丝,跳河自杀被救上来了,说是看见你结婚受不了了。”

    顾长卿扶额,“叶子祸害人不浅。”

    叶硗整了整领带,“再祸害人不浅也比你强的多。”

    “我咋了?”

    “你咋了?长卿,你忘记了么,高中的时候,那个女生为你跳楼那个,摔死了,你都没看人家一眼。”

    权赫柠拍手,“这个我记得,那个女生长得挺漂亮的,当时有点惋惜啊。”

    顾长卿干咳几声,“我不承认你们口中冷漠的人是我。”

    “不承认没关系,事实我们都亲眼所见就对了。”

    叶父这时候进来,“要举行仪式了,我去纯纯那边。”

    顾长卿放下酒杯拍了拍叶硗的肩膀,“恭喜你提前踏进婚姻的坟墓,我先站在坟墓外面逗留会,你先进去体验体验。”

    叶硗鄙视的看他,“你连体验的资格都没有,权当你羡慕嫉妒恨了。”

    顾长卿淡定回击,“我是属于安全瞻望状态,你看权少,进去了又出来了,现在又着急进去,说真的,哥们希望你永远别出来,跟纯纯好好的呆在那里,直到永远。”

    “嗯哼,总算说了句人话。”

    三个人一起出去,刚站到红毯的顶头,只见马纯纯一身洁白的婚纱挽着叶父的胳膊走了出来。

    她脸上精致的妆容,带着一缕羞涩和幸福,那笑容发自肺腑。

    叶硗看着她,笑了,两人对视的场景让叶小艺湿了眼眶。

    叶父将她的手递给叶硗,随后便回到了宾客席。

    他紧紧地攥着她的手,两个人并排,一步一步的朝着红毯的那头走去。

    花童紧随其后,在后面是伴娘伴郎。

    最抢镜头的是叶多多。

    她不时卖个萌,脸上挂着笑盈盈的小幸福,扯着麻麻的婚纱后尾,边走边撒花。

    终于走到了牧师面前。

    花童伴娘伴郎下去,所有宾客的目光齐齐落在了这对新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