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35】姐妹相认(4)(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8字)

    两个人都洗了洗脸。..

    安小暖给权赫柠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带着安初雪一起来到一家鉴定中心。

    看着这标题,安小暖对她说,“不是我不相信你,我是怕你不能完全相信我,我们必须要亲眼鉴定,你说可好?”

    安初雪点点头,“好。”

    权赫柠安排的鉴定师,为两个人采集了几样要鉴定的。

    等了两个小时,结果出来,所有样本表明,两个人是血缘关系的亲姐妹。

    看到这个报告,安小暖跟安初雪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又笑又哭蹦了很久,让权赫柠看的都有些湿润了眼眶。

    安小暖跟安初雪在酒店的房间,一起说了很多。

    从安初雪的嘴里,安小暖知道了一些自己母亲父亲的事情,进一步确认了,舒清和曹心田都是冒牌货。

    “姐,我们要不要一起把这个鉴定结果告诉爸爸?”

    安小暖摇头,“就算你说了,你觉得他会相信吗?按照你说的,他们已经共同生活了最低十年了,他连自己的老婆被换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随便便相信我们的话,先不要打草惊蛇,先知道妈到底是生是死,认亲这个事情以后再说。”

    安初雪点点头,原本早已麻木冰冷的心被突然有了温度。

    她从来没想到过还会有机会找到自己的亲姐。

    回去,舒清坐在客厅里似乎在等她们。

    “请问,安小暖,你让我们初雪帮忙的事情做完了吗?”

    安小暖莞尔,“嗯,做完了,不过是让初雪带我去外面吃好吃的去了,很多美食,我来龙船没几天,人生地不熟的,让初雪做我的导游。”

    “她也不太出门,初雪,跟我回房,我有话要问你。”

    安小暖眸子一沉,看来,舒清是个很较真的人。

    她只得先上楼。

    安初雪虽然知道跟舒清回房间将会面临怎样的事情,但这一刻,她不再怕了。

    果然,一进她的房间,随即而来的便是耳光招待。

    “小贱人,你以为跟着安小暖出去,我就再也打不到你了是吧?”

    她抬起脸,“我从来没这样认为过,我认为的是,这么多年以来,你表演着我妈的角色,难道梦里就没有梦见过她吗?毕竟你们可是亲姐妹。”

    舒清最讨厌便是有人时刻向她提醒她今天的位置是偷来的。

    她一把揪住安初雪的头发,狠狠地扯掉了一大撮,随后扔进垃圾桶,冷笑,“这次真是有骨气,都不喊不哭了,看来你的骨头又开始硬起来了。”

    她刚说完,房间的灯突然关闭了,舒清拉开门,发现走廊里的灯也是熄灭的,她正要下楼去找管家,却未曾想到,一条长长的鞭子狠狠地抽打在了她的身上。

    惨烈声杀猪般的响起,“啊!!!是谁!!”

    安小暖夜色中,对着她连续抽了几鞭子,这才拉着安初雪快速的回到房间。

    灯再次熄灭,佣人快速上来,入眼的便是舒清趴在地上,冷汗淋淋。

    赶紧将她扶起,“夫人,你没事吧?”

    她怒火中烧,直接对着扶着她的佣人一耳光抡过去,“你眼睛是瞎了吗?我怎么可能没事?刚才为什么没电了?”

    佣人委屈的捂着脸,“突然跳闸了。”

    舒清转身重新回到卧室,门腾地关上,脱掉衣服,看向自己的腰部,几道鲜红的皮鞭印,渗出了血迹,可见下手不轻。

    她立刻便想到是谁做的,但又没有证据。

    不能证明一定是安小暖。

    但是,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她若猜不到是谁,那就真的笨死了。

    上了药膏,舒清拨打电话给自己的属下。

    “明晚,崇尚会馆举行聚会,准备好,刺杀安小暖。”

    “收到!”

    舒清挂掉电话,去浴室泡澡,随后穿着一身睡衣出来。

    安胧月回来了。

    看着她坐在那里,头发挽起,将公务包放在桌子上,脱掉西服,凑上前,“洗好等我?”

    她笑,“那还用说。”

    对这个男人,她真是越来越爱,这么多年,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并不比自己的姐姐爱的少。

    安胧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老公先去洗澡。”

    她点点头,坐在那里,看着他进了浴室,便从抽屉里拿出一罐小瓶子,拧开瓶子,里面是一些药膏。

    她弄下来一些药,涂抹自己全身,随后,自己闻了闻,这才满意的重新拧上盖子,随后这才放进抽屉,躺在那里等着他。

    安胧月出来后,便躺在床上,搂着她。

    “你说,我们的孩子都要三十岁了,我们在一起三十多年了,这么久了,还是跟新婚夫妇一样,小烨,这一辈子,我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舒清手在他胸口摩擦,“胧月,你说,如果以后我妹妹舒清来我们家,你能辨认出我跟她吗?”

    安胧月信心满满,“当然,不过,你不是说你妹妹跟你闹翻,不会来咱们家的么?”

    “我只是说,如果而已,我能理解,她日子过的一定不好,才会羡慕我。”

    他侧过身,“那就永远别再见她,反正,你们也好久没来往了,以后也不用了罢。”

    她幸福的点点头。

    ***

    安小暖心疼的看着安初雪头上被拽掉头发的地方。

    “姐,我没事。”

    “什么没事,若不是我在你身上提前装了一个窃听器,我都不会知道,这个窃听器你要好好的带着,姐怕你出意外。”

    敲门声响起,安小暖去开门,顾长卿关上门,“我听权少说了,你们相认了,小暖,这件事你为什么都没有对我说过?”

    安小暖缓缓说道,“我一开始也对这件事有些怀疑,毕竟她们母女鉴定为母女关系。”

    顾长卿一把搂住她,“我万万没想到,你才是我干爸的女儿。”

    “我妈死前告诉我,二十多年前,我是她从顾家宴会上偷抱出来的女婴,当时,我身上带着一个唯一的玉坠,她一直收好,最后,让我跟骄阳订婚,也是想让我嫁个好人家,想补偿她对我的亏欠。”

    顾长卿松开她,“看来,这里的水不是一般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