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45】对曹心田的惩罚(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14字)

    顾母拿起旁边的火烙,冷哼,“这肯定是为你准备的,我也来尝尝手,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做出那么多伤害小暖的事情,虽然你只是诱因,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还能在这地下室里苟活着,来吧,让我给你加点料。阿甘小说网”

    她拿着火烙,直接变印在了曹心田的脸上。

    “嗞…………拉…………”皮肤被灼烧的声音伴随着惊惧的惨叫连绵起伏。

    听着,如此渗人。

    顾母没再停留在这里,跟着安胧月一起上去。

    坐在客厅里。

    两个人对立而坐。

    顾母眉眼带着浓郁的难过,她断断续续的敞开的说了一些伤害小暖的事情,遭到的重创让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

    又如此的可怜自己。

    这样的自己,连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不配活着。

    但,她还不想死。

    死了什么都不能做,只有活着,才能好好补偿,才能为自己曾经的行为付出代价。

    ***

    顾家俩儿子的事情让国内的网民感到惋惜。

    听闻安小暖因此深受打击,昏迷几日的消息。

    网络上再次吵翻了天。

    但最多的声音还是鼓励她,逝者已逝,生者坚强之类的话语。

    叶母原本是不信佛的,但现在她会隔几日去烧香拜佛,祈求家人平安。

    叶多多一脸多日,话已经少的可怜,也不怎么笑了。

    叶硗和马纯纯知道她心里不开心。

    避免长期影响,马纯纯决定对她进行辅导。

    吃过晚饭后。

    她进入多多的卧室,发现她躺在床上,怀里抱着小熊,闷闷不乐的盯着某一处,一点睡意都没有的模样。

    她坐过去,躺在多多身侧,轻轻地问道。

    “麻麻知道你不开心。”

    叶多多点点头,“我想阿昙,麻麻,我是不是再也见不上阿昙阿榆了。”

    马纯纯不知道怎么讲,但还是说,“他们也一定有想你,但是,他们那么可爱的孩子,却被坏人害死了,多多,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尤其是,你姨妈现在还没有醒来。”

    叶多多眼睛里啪嗒啪嗒的落了不少泪,“麻麻,怎样才能再见到阿昙,我想再见到他,他还没娶我做新娘子,怎么就能…………”

    马纯纯抱住她,“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她必须让多多知道真相,不能骗她。

    叶多多哭的泣不成声,拉上被子,闷声闷气的说,“麻麻,你去陪粑粑吧,我要睡觉了。”

    马纯纯拍了拍她,“好,你别哭了,明天还要上幼儿园呢。”

    她掀开被子,两眼泪长流,“我不要上幼儿园!我再也不要上幼儿园了!”

    “那好,我们把老师请到家里来给你上课,可好?”

    叶多多摇头,“不要,麻麻,我不想上课,最起码,短时间内,不想。”

    “好,那就短时间不上了,都依你。”

    “晚安。”叶多多重新蒙上被子。

    “晚安。”马纯纯关上灯,关上门,走了出去。

    回到卧室,她也郁郁寡欢,纵然她想安慰女儿,但事实是,她连自己都安慰不了,去安慰女儿,也是企图用安慰她的话来安慰自己,为自己上药。

    叶硗穿着浴袍出来,搂住她,“老婆,睡觉吧。”

    她点点头,扔掉脱鞋,躺上去,两眼望着上方,“叶哥,你知道,最难受的滋味是什么吗?”

    “知道,这不正体验着呢。”他搂住她,让她躺在自己的胳膊上。

    “小暖姐,她…………”马纯纯突然之间说不下去,她不知道能用什么样的成语才能彻底的符合安小暖的心境。

    叶硗叹息一声,“事实证明,坏人,总是想方设法的行动,哪怕不惜残害生命,纯纯,经过你上次的事情,我只希望,我们一家三口能够太平。”

    马纯纯点点头,“我也是希望这样,安全最重要。”

    “睡吧,明天一早我要去拍戏,剧组不能再挡搁,对了,明天有一场吻戏。”他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马纯纯嗯哼声,“之前,你不是跟小暖姐一起合作拍摄的那部电视剧吗,被多多看到了,她就说了,为什么粑粑要跟姨妈亲嘴?”

    叶硗浑身不自在,“我话还没完呢,借位接吻,以后,我不接这样的爱情剧了,好吗?”

    马纯纯仰起脸,“你心里会觉得很委屈吗?”

    他连连摇头,否认,“完全不会!”

    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样才对,晚安。”

    叶硗浅笑,按灭了台灯。

    ***

    “老大。”

    权赫柠站在学校宿舍门口不远处,看着好久不见的吴娇娇,颇为意外,“什么事?队里出事了?”

    “那倒不是。”吴娇娇说出这四个字。

    “既然不是,那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老大,我从早上就在这里等你,等了你一天,打你电话打不通。”

    “什么事?说。”他有些不耐烦。

    “我26岁了。”

    权赫柠嗯哼声,“继续。”

    “老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喜欢了你这么几年,一直对你坚贞不渝,我想了很久,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权赫柠有些不解,“你等了我一天就为了给我说这些废话?”

    吴娇娇鼓足的勇气被一盆子冷水浇灭的干干净净,“这不是废话。”

    “对我来说就是,我以前对你没兴趣,现在也没有兴趣,你是不是忘了以前我在国外怎么对你说的了?我说,你再敢提这个事情,那么,我一定开除你。”

    “知道。”她默认,“我既然再敢来说,就做好了这个准备。”

    权赫柠扫视了她一眼,“那好,你明天就离队吧,我批准了。”

    他掏出钥匙,刚准备扭开门,便被吴娇娇猛地抱住,“老大,最后让我抱一下,我来之前,就做好了抉择,你若接受我皆大欢喜,你若不接受我,我明天就开始相亲,不会再等你了。”

    权赫柠本来准备甩开她,但想到好歹也跟了自己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就相亲吧,找个好男人嫁了,给我送喜帖,我会去参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