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55】我保证,他不打死你(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25字)

    安小暖抿唇,“妈咪懂得。阿甘小说网”

    随后出了门。

    安初雪抱住安小暖,“姐,你知道吗?知道孩子们还活着,虽然我不说,我心里太高兴了,俩孩子是你的心头肉,没有他们,我知道,你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现在孩子们回来了,姐,你跟姐夫要全面的对全家人的安全更加的戒备,只剩下咱妈了。”

    安小暖搂紧她,“初雪,咱妈是生是死,我们一定要找到,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和精力。”

    “嗯嗯。”

    姐妹俩下了楼,只见安胧月坐在那里,一个人在抽烟。

    “爸。”安初雪拉着安小暖过去,“趁这个机会,我们好好谈谈。”

    他摁灭烟头,两手合并,带着愧疚的心情看着她们。

    “初雪,小暖,爸有时候会想,爸没有守护好你们妈,也没有守护好你们,爸有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如果找到你们,活着,我后半辈子为她赎罪,若没了,我立刻追随她而去。”

    安初雪叹了口气,“就算妈妈没了,我也不希望你也没了。”

    安小暖开口,“现在最主要的便是,找妈,一定要找到。”

    安胧月叹息一声,“小暖,从你被人抱走,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你对我也没有父女之情,我呢,也做错了不少事,但是,我跟你和初雪的愿望是一样的,希望全力找到你妈,还有,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听到你喊我一次爸,虽然,我不配。”

    安小暖两手相握,垂视着地面。

    安胧月沉默了几分钟,随即站起身,朝着楼道口走去。

    当两脚跨上台阶后,身后随即响起一声“爸!”

    他身形僵硬,缓缓的回过头来,与站起身的安小暖对视,眼睛里迅速的凝聚了一团烟雾,点了点头,“嗳。”

    随后快速的上了楼。

    推开自己卧室的门,安胧月看着床头上方的婚纱照,湿了眼眶,相片中站在自己身侧的女人笑面如花,神韵跟小暖很大的相似。

    这便是自己的老婆,舒烨。

    顾长卿跟林骄阳的时候,手里拿了几套衣服。

    安小暖看了看,衣服很帅气,“买两身就行了。”

    “最起码让咱儿子挑选一下嘛。”林骄阳笑眯眯的说道,“本来我都想让那家儿童店的衣服给运回来了。”

    顾长卿一股脑都给安小暖,“都拿上去,让俩宝贝自己选。”

    “行。”

    安小暖拿着衣服上楼。

    再次打开浴室,看着躺在浴缸里睡着的俩孩子,安小暖悄悄的退出浴室,而后拿了两个浴巾进来。

    蹲在浴缸旁边,她轻轻地喊道,“宝贝们,我们去床上睡。”

    顾昙呢喃一声,坐起了身子。

    紧接着顾榆也站起来了,安小暖将浴巾递给他们俩,然后一手拉一个出了浴室。

    坐在床边,看着睡得深沉的孩子,她的心,再也没有比此时更安心的了。

    这个安心,只有孩子能带给她。

    别人,无可取代。

    晚上吃饭的时候,安胧月开口,“小暖,声明我发出去了。”

    “也行,早晚都要说。”

    见她没什么意见,安胧月便说,“你们回去后,一定要戒备森严,万万不能再出现这么危险的事情了,不要给别人一丝可乘之机。”

    “我会着手安排,杜绝类似后患。”顾长卿赶紧表态。

    “长卿啊,小暖都喊我爸了,你什么时候也喊一声听听啊。”他意味深长的回答。

    顾长卿心情好,“这有什么,现在就可以喊,岳父大人,孩子他姥爷,爸,一起喊个遍。”

    随后端起酒杯,“敬您一杯。”

    安胧月举起,准备碰杯的时候,林骄阳也连忙举起,“爸,别忘了我。”

    “哈哈,来,一起。”三个男人碰杯,随即一饮而尽。

    “爹地,我们也是男人,我们能喝酒吗?”

    顾长卿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等你过了十八岁,再喝酒。”

    “为什么要过了十八岁?”

    “因为过了十八岁你就恋爱了。”顾长卿以此为借口。

    “根本不用。”顾昙伸手将酒瓶拿在手心里,“恋什么爱啊,现在直接结婚都行,然后生个小娃娃,一家三口都有了。”

    顾长卿恍然大悟,“也对,你已经将你姨妈家的多多给搞定了,只是,儿子,爹地不得不提醒你,这话你要是对你未来岳父讲,我保证,他不打死你。”

    顾昙瞥了他一眼,“爹地,你大概这辈子都没机会比的上我了,因为,我与时俱进,比你先进,你还在吃奶的时候,我就已经有小老婆了,怎么比?”

    顾榆唯恐天下不乱,“爹地你是十八岁以后喝的酒吗?”

    顾长卿干咳两声,否定,“不是。”

    顾榆呵呵笑了两声,“那您还这么要求我们,只是,爹地,十八岁喝酒是因为恋爱,那您这十八岁之前就恋爱了?”

    顾长卿彻底被噎死,看向安小暖,“那啥,以前是校园那种,就是最多拉拉手啊那种。”

    “你别跟我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再说,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就算真有隐瞒我的,难不成我要为这个跟你生气,不值,跟过去的你较量,这是蠢女人的脑子。”

    林骄阳赞叹的鼓掌,“好,也就是我们小暖才有这样的气度。”

    “什么我们,是我的。”顾长卿不满纠正。

    林骄阳嗤之以鼻,“人都是你的了,孩子也是你的,怎么,口头上都不让不让我YY一下啊?”

    “YY你个头,信不信打爆你的脑袋。”

    林骄阳手托腮,“度量不要这么小好不好?”

    “不好意思,本少爷的度量一直都不大。”

    安胧月坐在一旁微笑的摇了摇头。

    “叮铃铃…………”客厅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安胧月伸出手接听,“谁?”

    “…………”

    “原来是找我们初雪的啊,我让他接听。”安胧月将电话递给安初雪,“找你的。”

    安初雪站起身,走过去,将电话放在耳边,“是我,好。”

    随即挂了电话。

    “小傲找你什么事?”

    “说等会要跟我见一面。”

    “我让司机送你。”

    安初雪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