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71】就算成了猪,我也要你(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13字)

    “就我一个。阿甘小说网”

    叶小艺便说道,“我关门晚,要八点才关门,去不了。”

    顾珍珍拿着手机,有些祈求的说道,“你就来陪陪我吧,小艺,其实,若不是因为你哥你嫂子,我们关系是很好的,你就不能原谅我吗?我们还像以前一样难道不好吗?”

    叶小艺有些动容,但也说道,“我看吧,关门早我就去。”

    顾珍珍放下电话,躺在沙发上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趣了。

    三个小时过去,叶小艺来了。

    “没想到你还没走。”她关上门。

    顾珍珍坐起身子,“我没地方可去,在家待烦了,逛街也逛烦了。”

    叶小艺打量她一眼,“看你气色不错,你老公现在应该下班了啊,他不陪你吗?”

    顾珍珍一笑,“他晚上去应酬了,男人嘛,都是商议的大事。”

    “倒也是。”

    “喝点?”顾珍珍拿起酒瓶。

    叶小艺摆手,“不喝,我现在怀着孕,不能喝酒,对肚子的胎儿不好。”

    “这个也是,我差点忘了。”

    两个人原本就隔阂了不少,说的话题也是没有太多的热度。

    说着说着,顾珍珍便又叫了几瓶酒,边说边喝。

    叶小艺见她喝了不少,便拦住她,“别再喝了,你都要醉了,你把我喊来不会是让我看你喝醉的吧?”

    “当然不是。”她眼睛有些迷离,“我一个人,无聊。”

    叶小艺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我也要回家了,回去太晚,我妈会说我的。”

    顾珍珍打个了嗝,说了声好。

    叶小艺去吧台将账务给结算了,随后扶着她出了KTV,走到吧台处,顾珍珍上前询问,“2508号客人走了吗?”

    “刚刚结算走了。”

    顾珍珍转身,便朝着大门走,叶小艺看她走的有些摇摇晃晃的,便上前扶着她。

    快走到停车场,叶小艺准备打手机喊一个代驾来将顾珍珍送回去,但刚走进去,她便傻眼了。

    远处车边,将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按在车头上热吻的男人可不就是安惜朝么?

    她看见了,顾珍珍自然也看见了。

    叶小艺看向身边的顾珍珍,听到她嘴里发出一句话,“我就知道……”

    她使劲的挣脱叶小艺,朝着前面走去,叶小艺没喊,后面跟着。

    只见顾珍珍上去,一把抓住安惜朝的西服,使劲给拽到了一边。

    直接朝着那个女人便两个耳光下去了。

    那个女人猛然推了一把顾珍珍,因为她本身就喝醉了,被女人一推,很自然而然的摔在了地上。

    顾珍珍喘着气爬起来,看向安惜朝,“你来之前怎么对我说的?”

    安惜朝看叶小艺在,沉着声音说道,“回家。”

    “我不回!”顾珍珍喊道,随后她便掏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我要这个臭女人死!”

    女人见状赶紧跑出了停车场。

    安惜朝一把将顾珍珍的手机给抢了过来,摔在了地上。

    “回家!”

    随后,他打开车门,一把将顾珍珍塞进了车座里,自己也上了车,便开车离开。

    叶小艺走过去,将顾珍珍的手机捡了起来,自己派人将车跟手机一起送到顾珍珍的住处。

    开车到家的时候,叶小艺赫然发现,权赫柠站在自家门口,左顾右盼。

    她下车,看着他,“深更半夜的,咋摸来了?”

    “你店门早关了,去哪儿了?”

    “我去哪儿还要向你汇报么?”越过他的身子被拉住。

    “去哪儿了?”他郑重的重新问道。

    叶小艺撇撇嘴,“顾珍珍喊我去KTV了,然后我又看见了一场捉女干的过程。”

    权赫柠这才丢开她的手,“感觉如何?”

    “良好,这样的过程我经历了太多次,都习惯了。”她淡淡的回答。

    权赫柠一脸黑线,“你什么时候经历太多次了,你对我捉女干过?”

    叶小艺呵呵,“装无辜可不是好孩子,就跟明明身经百战还要装处/男一个道理。”

    他追上去,“我没装无辜,我是就事论事,捉女干是什么?捉女干是亲眼抓到男女不正当关系,我又没有,我当然不承认。”

    叶小艺走的飞快,“是么?”

    “不是么?”叶小艺骤然停下,转过身,面对面看着他,“是么!”

    权赫柠看着她,再度反问,“不是么?”

    叶小艺呼出一口气,“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好好理理,别的不说,余冰雁拿着你们曾经爱的视频给我看,你觉得这比捉女干强多少,甚至在我看来,比这个更严重,你不止一次说跟她没什么关系,但请问,从她出现,一直到分开,你一直都拿钱给她,钱数还都不小,一次几百万,多者千万,这跟养小三有什么区别,至于你们有什么有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我又不是隐形人,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你一直没跟她断绝关系,最起码我们没离婚的时间内,是没有的,你敢不承认?”

    权赫柠倒退一步,“我承认,但我只是……”

    叶小艺靠前一步,“只是什么?可怜,怜悯?这些都不是,真相就是你爱她,既然爱她,不跟我离婚娶她,本身对三个人就是一种伤害,你却囚禁着我,爱着别人,权赫柠,究竟现在还爱不爱,只有你自己知道,若所有的爱都可以说没有就没有了,那就不是爱了,你说呢?”

    “跟你离婚后,我便认清了,我现在爱的是你,对她,只是以前的回忆,不能代表什么,小艺,我说了很多话你都相信,为什么短短的‘我爱你’这三个字,你却老是不信?”

    叶小艺淡淡的回答,“我跟你一起生活了几年,都没有爱上我,为什么偏偏离婚了没几天,你就爱上我了,我不明白,难道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么?我不相信你的爱,你的话,我分辨不出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一不小心,就深陷进去了,我要保持理智。”

    “要怎么你才相信?”

    “交给时间。”

    她转身,裹紧了自己的外套,朝着客厅走去。

    权赫柠在身后喊,“小艺,你最爱的披萨要吃不?”

    叶小艺回头,“有么?”

    他飞快的跑到自己的车边,从车窗里拿出一个袋子,又飞快的跑到了她身边,“给。”

    叶小艺接过,瞥了他一眼,说道,“可不是我要吃的,是你宝儿要吃的。”

    权赫柠一笑,“我懂,我懂,甭管谁吃,我都买。”

    叶小艺转身,提着袋子闻了闻,“味道貌似不错,我先回房间尝尝看,最近几天老吃这个,腰肥了一圈。”

    “就算成了猪,我也要你。”

    叶小艺猛然回头,冲他努了努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才是猪。”

    而后加快的走了。

    权赫柠转身,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她,直至上了车,他竟然笑出了声来。

    ***

    安惜朝将顾珍珍带回了家,刚到家,叶小艺派人送回来的车和手机便到了。

    他将顾珍珍强行给拽了下来。

    拽到了客厅里,扔在了地上。

    安父见状,起身问道,“喝酒了?”

    安惜朝点头,“嗯,耍酒疯,让她今晚给我谁在客厅。”

    说完,他便抬脚上楼了。

    安父看了儿子一眼,又看了一眼顾珍珍,什么也没说,自己回了房间。

    刚到房间,安小心的电话便打来了,声称今晚不回来了。

    安父也不管她,她夜不归宿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过了一会儿,他下楼看了看,发现顾珍珍一个人依旧趴在地上。

    他便去敲儿子的门,“惜朝,你将她弄到房间里啊。”

    安惜朝打开门,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不用管她。”

    “你这是又要去哪儿啊?”

    “我去公司睡,晚上不回来了。”

    他说完,匆匆的下了楼。

    儿子在外面有女人,老子岂会不知?

    说是是公司,只不过都是借口。

    他跟着安惜朝下了楼,站在门口,看见外面的车子很快出了安家大门。

    安父此时此刻,心里竟然有了非分的想法,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他不敢轻举妄动。

    关上客厅的大门,安父将顾珍珍扶了起来,“回房间睡啊。”

    慢慢的,将她扶到了她的房间,扔在床上,将安父累出了一头汗。

    顾珍珍睁开眼睛,喊了一声,“公公,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安父说道,“你喝醉了,在客厅的地板上睡着了,我把你给扶回来了,你清醒吗?”

    顾珍珍“唔”了一声,眼睛都睁不开了,迷迷糊糊的,“还……清醒。”

    安父又问,“那你要洗澡吗?”

    “嗯,麻烦公公你给我放一下洗澡水。”

    安父什么也没说,走进浴室给她放好水。

    而后,安父便出去了,并给她关上了门。

    自从顾珍珍打掉孩子,安父便一直不怎么想搭理她。

    但今天无意间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他正值五十岁,难免会有些激动。

    站在房门口,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走,好久时间过去了,没听到她从浴室里出来的声音,安父便悄悄的走了进去,推开了浴室的门。

    眼前的情景让他震撼。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