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73】安小暖的计谋(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127字)

    “我们这是上学习课,不是为你上故事课,今天我们的课堂作业便是,这两个成语,你们在作业本上写下这两个成语的意思,而且用这两个成语造两个句子,不能问别人,要发挥自己的脑子。阿甘小说网”说完,他在黑板上写出两个成语:狐假虎威,人面兽心。

    于是,三个孩子安静的趴在桌子上认真绞尽脑汁的想。

    二十分钟后,顾昙第一个交了作业,老教授看后满意的点点头。

    三十分钟后,叶多多也交了上去,老教授看后,脸都青了。

    四十分钟后,最慢的顾榆也交了自己的作业本。

    老教授看后,直接胡子都气翘起来了。

    他拿着这三份作业本,说道,“我先念念顾昙的,让我心情先好一点。”

    翻开作业本,老教授念道:“狐假虎威的意思是仗势欺压别人或者用自己手上的职权作威作福的人,称为狐假虎威。造句:小明仗着自己家有钱,就狐假虎威的欺负他人。人面兽心的意思是:面貌虽然是人,但心肠像野兽一样凶狠,形容为人凶残卑鄙。造句:这个人面兽心的人,竟然伤害自己的亲生父母!顾昙写的完全正确,老师给打一百分,下面来看看你们俩的。”

    老教授说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咬着牙在说的。

    他翻开叶多多的作业本,说道,“多多认为,狐假虎威的意思是,狐狸是假的,老虎是发威的,话糙理不糙,但是,也算是可以了,可是,这造句…………”

    他沉吟了一下,随后说道,“叶多多是这样造句的:狐假虎威的老师看到我学习不好的样子真是浑身那个难受啊。”

    顿时,另外俩同学喷笑了,老教授看向顾榆,“别笑话人家,你的还不如人家呢!”

    顾榆立刻绷住嘴,但仍是忍俊不禁。

    顾昙笑盈盈的说,“老师,你继续念。”

    老教授说,“第二个人面兽心的意思,我们多多是这么理解的,这个人的脸长了个动物的内脏,同样话糙理不糙啊,但这造句有点寒掺了点,什么叫我家的小猫人面兽心?”

    叶多多解释,“我家的猫咪老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叫/春,这是人的一面,兽心自然是它本身就是动物,自然有动物的心。”

    老教授汗颜,也能这么说?

    “好,老师给你打四十分。”

    最后一个是顾榆的,老教授简直不想再翻开他的作业本。

    “好,最后一个是顾榆的,两个成语的意思牛头不对马嘴,跟成语本身没有一点关系不说,但是,最后那个造句,顾榆,你说,你是用脚趾头想出来的吗?”

    顾榆挠挠头,“老师,我觉得我造的很贴切啊,你看,我的老师,每天做着神圣的工作,却干着人面兽心的勾当,这难道不是造句吗?”

    老教授气的将作业本合上,说道,“我给你打0分,抱个大鸭蛋跟你爸妈吧,好了,下面我们来看课本第49页…………”

    ***

    一连几天,机场惨案依旧在网上被炒得如火如荼,关键是幕后凶手没有光明正大的抓到处决,难以平民愤。

    领导高层都知道是谁所为,但是,要抓捕佟彬,不容易。

    介于G国不会交出佟彬,在取得无法反驳的证据,F国将这些证据上交给了国际法庭,外交部谴责G国的庇护和不作为,国家法庭受理了此案,具体详情还在进一步的处理中。

    一直到百里君莲结束国家访问启程回国,这件事还是这么放着。

    顾长卿知道,这件事最后是会不了了之,因为,若要有结果,两国必须会有更大的冲突。

    佟彬身家背景很大,垄断了G国大半个经济,一旦他就地正法了,G国经济倒退几十年不说,暂时的经济瘫痪很难恢复,G国元首不会允许这种局面出现。

    F国的网民关注这件事的热度不减反增,这件事不解决,对社会稳定和人心都没什么好处。

    F国元首催促国际法庭赶紧处理这件事,但是,法庭下达给G国的消息却不予理会,并且坚决不承认那是佟彬做的。

    这件事有些棘手。

    就在这件事发生后的一星期后,G国的一架专机在首都坠毁,死亡90多人。

    与此同时,F国撤销了国际法庭的控告。

    惨案的善后工作F国处置完善,网民似乎都明白了什么,针对这件事,讨论的渐渐少了。

    大家心知肚明,但都团结一致不说。

    风水轮流转,G国的网民要求查出坠机的真正原因,并绳之于法。

    但国家给出的解释却是由于飞机自身故障才坠机的。

    损失由国家赔偿。

    这件由F国机场到G国专机坠毁严重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两个国家都憋着一肚子的气。

    却为了顾全大局,不对外声张。

    顾长卿知道,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却是暴风雨前面的宁静。

    不然,各个机场汽车站火车站,私人机场不会加大了安保力量,凡事能进入F国的入口都有大批官兵驻守。

    晚上的一封快递,更让顾长卿印证了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快递是佟彬邮寄过来的。

    里面是一份合同,这份合同签约了对双方都极大的好处,特别是对顾长卿,利益很大,但他直接拒绝了。

    “混账!”佟彬看着顾长卿的回复,气愤的将快件给扔了。

    手下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不敢出声。

    他一手插进口袋,手一把扶向了额头。

    “若不是他,百里君莲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好好的一盘棋,全让他给毁了!现在竟然还如此不识好歹,顾长卿,你不想赚这个钱,我还就非让你赚!这梁子我还就给你结下了。”他睨向属下,“将顾长卿这几年重大事情给我去查出来,我要知道他的软肋是什么?”

    “是!”属下赶紧照做。

    半个小时后,属下将一份报告放在他的桌子上,“佟少,都打印出来了,他对他的老婆和孩子尤为在乎,很爱他的女人,但因为前车之鉴,他的家人保护的滴水不漏,根本靠近不得,另外,据我所知,他现在派人正在跟V国的安家一起寻找他老婆的母亲,具体的在这上面,你请过目。”

    佟彬忽然来了兴致,坐直身子,“他老婆的母亲?我先看看,你们下去。”

    属下出去。

    他翻开报告单,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看完,蓦然笑了,“原来,还有两个很不喜欢的人活着呢,知道真相的她们若能告诉我……那么,顾长卿,我就不相信,你不为了你丈母娘给我低三下四………真是把柄在手里,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站起身,走出门。

    “吩咐下去,让张英带一批人立刻前往V国,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将舒清跟曹心田给我救出来带到我面前,务必要见活人,带不回来就别回来见我!”

    “是!”

    佟彬一整天,心情都很好,下午的时候,便来了消息,声称人已经救了出来,半夜则可到达V国。

    因为突然袭击的安家,安家并没有私卫队,几百个人相比较佟彬的人数来说还是少了些。

    交战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

    佟彬手下死了不少人,安父纵然后面增加不少的援助,但人到的时候,舒清母女俩已经被救走了。

    好好的安家支离破碎,乱的不成样子。

    到处弥漫着血腥味。

    佟彬觉得自己人手很厉害,殊不知,这是顾长卿安排的故意放行。

    顾长卿知道的时候,正是刚战之际,谁是幕后人手,他猜的八九不离十。

    他的算盘,顾长卿心里跟明镜似的,一清二楚。

    直至傍晚,他坐在那里始终在想事情。

    安小暖回来的时候,便见他坐在那里,一脸凝重。

    “怎么了?长卿?”

    他抬起头,看向她,“小暖,舒清母女被救走了。”

    安小暖笑容呆滞,皱了皱眉,“是……佟彬干的?”

    “你猜对了,除了他,我想不到更好的人,机场的事情,他,恨我恨得不轻。”

    安小暖坐在他旁边,认真的说道,“长卿,你没有做错,如果真的让他一开始得逞了,挑起两国事端,那才是真正的后果不堪设想,他如此胆大妄为,一来是G国的撑腰,二来自身的实力,如果他拿这个威胁你,我们何不跟机场事情一样,将计就计呢?”

    顾长卿转过头,“你是说,将他家人给………但,小暖,这一条行不通,你不了解他,他打小是孤儿,原本是G国领养的死士,后来胆大妄为成就了一番事业,越来越大,脱离了她们的掌控,佟彬这个人,要说弱点,大概就是他死去的女人了,但已经死了,所以说,这件事,他现在占据了主导地位。”

    “长卿,他死去的女人长什么样?我们有照片吗?”

    “应该不会有,因为没死之前,我看档案上说就保密的很好,死了的话,网上更不会有照片。”

    安小暖想了想,“有一个地方一定会有照片的。”

    “哪里?”

    “她的墓地……”

    “小暖,你想干什么?”

    安小暖郑重的看着他,“我们将舒清母女囚禁这么多天,无论怎么对她们,都没有得到一句口风,佟彬将她们救走,她们一定会视为佟彬为避风港,我妈的消息,舒清一定会说,如果冒险在佟彬那里知道,会不会也是一条方法呢?”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