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79】安小暖易容(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88字)

    顾珍珍拿着手机思前想后,终于给他发了条短信。..

    果然,短信后半个小时,他回来了。

    关上门,安惜朝脱掉大衣,站在床边,“你在短信里说什么?”

    顾珍珍认真的看着他,“我想过了,我嫁给你主要是因为我想幸福,你没有给我带来幸福,那我就放手了,以后你爱跟谁玩就跟谁玩,前提是,去民政局把离婚证办了。”

    他抬起手,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直接将顾珍珍给打歪在了床上。

    耳膜轰轰作响,她捂着脸坐起来,看着他,“安惜朝,就你这样的还说能给我幸福,让我去我哥公司偷机密,你大概是没想到,我哥连我都防范着吧。”

    安惜朝上前,一把按住她的双手,“顾珍珍,我不会跟你离婚的,这句话我也说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顾珍珍没说话,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我选男人的眼光的确差,结了两次婚都找了一个类型的男人,我后半辈子,是不配再有结婚的命了。”

    他松开她,“要想男人真爱你,女人自己就要学会自尊自爱,跟我结婚当天就跟前夫滚床单,结婚没几天就怀上了前夫的孩子,给老公戴绿帽子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让一个男人后半辈子为她守着?”

    顾珍珍说不出话来,她这一刻才知道,一个男人无论嘴上说不在乎无所谓都过去了这种话,但心里是会时时刻刻记着的,这就像是一面完好无缺的镜子突然摔成了碎片,就算勉强的补上,那裂痕也是显而易见的。

    他掀开被子,快速的脱掉衣服,躺在那里入睡。

    顾珍珍躺在里侧,侧着身子,整晚上都没睡好。

    直至天明他离开,她这才沉沉的入睡。

    再醒来的时候,顾珍珍换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说便去了顾氏集团。

    刚进到顾氏集团的门,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安惜朝打来的。

    “你在哪儿?”

    “要你管。”

    “你是不是在顾氏集团?”他一双眼睛里盛装的满是怒气。

    “当然,你不肯离婚,我只能来找我哥帮忙了。”

    安惜朝握紧手机,“不要意气用事,乖,来公司,我们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是你有错在先,怎么,就不能我发发脾气了?你过来,我在这等你。”

    说完,安惜朝便将电话给挂了。

    顾珍珍看着手机屏幕,随后握了握手机,转身出了顾氏集团。

    来到安氏,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一眼便对上了安惜朝的眼睛,她关上门。

    坐在他办公桌的对面。

    “你觉得我们这样有意思吗?”

    安惜朝一把拉住她的手,“珍珍,我们要个孩子吧。”

    顾珍珍没说话,他继续说道,“我让你去你哥公司还不是为了我们家的公司好,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找别的女人了。”

    “你上一次也是这么答应的。”

    “这一次,是真的。”

    顾珍珍哼,“我不相信。”

    “那你要怎样才相信?”

    “你给我跪下,我就相信。”她料定,像他这样自尊心比较强的男人断然不会给女人下跪的。

    谁知,安惜朝起身走到她面前,双膝一软,真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珍珍,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顾珍珍心顿时软了。

    “你起来,我答应你就是了。”

    安惜朝站起身,拥住她,“以前的事情过去了,我们谁也不要再提了,珍珍,给我生个孩子。”

    “你是真心的吗?”

    “是不是真心的,等会你不就知道了。”他将她抱起来,走向休息室。

    一场和别的女人的热吻开始,一场和自己的妻子床戏结束。

    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好打发,几句甜言蜜语,一场柔软入骨的床戏,就迎刃而解了所有的问题。

    ***

    吴老亲自从国外赶了过来。

    他是轻易不出山的,但是这个事情很例外。

    秘密赶到了顾家。

    安小暖目前正在赶拍电视剧,不能回来,他还要等几天。

    吴老便整日闭门不出,除非吃饭送进来,基本不出房间,就连顾长卿都不知道他在房间捣鼓什么。

    几天的日子一眨而过。

    安小暖终于杀青。

    这部二十集的都市时装剧,她的戏份率先杀青。

    当晚便急匆匆的赶回到了市里。

    “吴老,好久不见。”

    “安小姐,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你跟我来。”他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里进去,安小暖后面跟着进去,顾长卿也走了进去。

    门关上,吴老拿出佟彬死去的女人照片,指了指,“我们现在开始。”

    安小暖坐下,问道,“吴老,这易容定型能维持多少天?”

    “如果你要做简单的,三个月即可,但是,我建议,你要做一个复杂深度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复杂深度随便摸脸,跟真脸无二般,但简单的,除了头个月,后两个月都有被人发现的风险。”

    安小暖点头,“那就做一个复杂的,但是,我想知道,会这种易容术的,还有谁?”

    吴老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毫不隐瞒,“全世界会做这个的寥寥无几,除了我吴家,还真的没有几个会这个。”

    安小暖点点头,“那就行,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当然现在开始,不过,做这个是有很大的痛苦的,毕竟这不是整容,不知道你是否能忍受的住?”

    “能。”

    “好,安小姐你躺在这里。”

    她照做。

    吴老便拿出一张绿色的油纸围着她的脖颈搁着,对顾长卿说道,“你坐在她旁边,按住她的双手,别让她乱动。”

    顾长卿点点头,坐在椅子上,身子微倾,按住她的手。

    吴老将自己的所有工具拿来,对安小暖说,“闭上眼。”

    她闭上眼,心里微微有些紧张,当一张凉凉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她还没什么感觉,不知吴老在上面又放了什么,便开始觉得灼热,灼热过后便是刺疼。

    好像脸上的东西要跟自己的如融为一体,生生的撕裂疼让她十分难忍。

    终于疼的她想伸出手去抓自己的脸,吴老给顾长卿使了一个眼色,意思让他抓好的意思。

    随着安小暖挣扎的越来越厉害,顾长卿使的力气就越大。

    吴老有条不絮的在她脸上忙碌着。

    整整一个小时,煎熬的疼,终于落幕。

    顾长卿看安小暖已经奄奄一息,心疼不已。

    将她抱回了卧室。

    吴老吩咐,一晚上不能乱动,明早差不多可以定型成功了。

    顾长卿一晚上可谓是战战兢兢。

    “小暖,还疼吗?”

    “现在不怎么疼了。”她回答。

    “你明天要去G国吗?”

    安小暖嗯了一声,“现在已经刻不容缓了,当然越快去越好,你这边不要有丝毫的动静。”

    顾长卿有些沮丧,“吴老说,你这种的可以撑得了半年不是问题,一旦过了半年,便必须要用药水将脸上的易容给揭掉,不然…………”

    安小暖平静的说,“我知道后果,但我一定将我妈给救出来的。”

    “我是要五个月都不能见到你吗?”顾长卿有些哀怨。

    “我会每天给你发一条短信,证明我很好,如果我连续三天没给你发短信,就说明我出事了,但我是去救人的,不是让自己也坠入危险之地的,长卿,有的时候,根本无需出动大部队,让初雪过来扮成是我,她跟我长得有几分相像,不能让佟彬起疑。”

    “我五个月不能见你……这可如何忍得了……你明天就要去了……我五个月要清心寡欲,可该如何是好……”

    安小暖顿时知道他的意思了。

    “那你是想……”

    顾长卿凑近她,“我想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安小暖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后半夜了,你若还磨蹭,等到天亮,可什么也做不成了……”

    顾长卿赶紧伸出手,将安小暖的裤子轻轻的给脱了下来,开始为所欲为……

    一直到天亮。

    安小暖被折腾了半宿,腰酸眼困。

    她穿上一身与自己平时服装搭配大相捷径的衣服。

    天还不亮便离开了顾家。

    坐上车,她给俩宝贝打了电话,嘱咐了很多,这才放心的离开。

    这次G国之行,必定惊涛海浪步步惊心。

    ***

    木槿下班的时候,吴君君让她来KTV唱歌,都是以前的同学。

    她做了一天的工作,有点累,不想去,但吴君君直接在电话里说道:“现在跟了暴发户就不想跟我们交朋友了是不是?”

    木槿只好前去。

    KTV的地址有点难找,刚到门口,林骄阳的电话来了。

    “喂。”

    “到家了没有?”他问道。

    木槿实话实说,“吴君君让我来KTV唱歌呢,我刚到门口。”

    “哪个KTV?”林骄阳随意一问。

    “哦,是我们西门街往下那条路边儿的KTV,这儿就这么一个。”

    林骄阳嗯了一声,“早点回去,晚上不安全。”

    木槿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她走进去,便发现这家KTV一楼好多男女在跳舞,木槿走向吧台,问了吴君君的房间号,便朝着里面走去。

    还没走到房间门口,突然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木槿心头一惊,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拖进了其中一间包房。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