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90】小娘子,想我啦?(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23字)

    女模特环顾一圈,“母猩猩?”

    顾榆指了指她,“母的……这里的母的……”

    女模特知道在说自己,顿时气的不行,但又不能怎样。..

    “顾总,你喝醉了,是我把你扶回来的,你还把我的衣服给扒了呢。”

    顾长卿看也不再看她,“滚。”

    “顾总……你……”

    “ 哦,对了,她让我们给妈咪打电话呢,这件事,我看真的有必要对妈咪说说呢……阿榆……你怎么看?”

    顾榆呵呵两声,“这种小事,我觉得哪儿能让妈咪大人知道,儿子们自行会处理,爹地,你说是不是?”

    顾长卿赞同,“嗯哼,你们想怎样处理都行,爹地在外面等着你们。”

    他此时的心情简直是糟糕透了。

    出了门,顿时看见了队长,“嗯?”

    队长讪讪一笑,“少主,属下是被两位小少爷给逼着来的。”

    “他们逼着你去死,你去不去啊?”

    “属下早就是少主一家子的人了,死也是你们的鬼。”

    “好!很好。”

    他看向队长,“我在一楼等你们,快些下来。”

    “好的。”

    顾长卿走到一楼,走到大堂经理面前,“我想知道,那个女的是怎么跟我一起进去的?”

    “这……顾少,我们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的后果,我可是概不负责……已经散场了吗?”

    “刚散。”

    他转身刚走到一楼,“砰!”的一声巨响。

    直接砸在了顾长卿前方。

    顾长卿抬起头,八楼的窗口正打开,正是自己刚才出来的总统套房。

    几分钟后,俩宝贝带着队长下来。

    队长战战兢兢的站在俩宝贝身后。

    跟着上了车。

    死去的女模特很快被清理干净,大堂经理简直是被吓得不轻。

    顾长卿的车子快速的离开。

    回到家里。

    打开电视。

    海燕大酒店门口死一个女人被报道了出来,鉴定结果为自杀,具体情况待定。

    顾长卿靠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俩小不点,问道,“你们怎么处理的?”

    顾昙看向他,“爹地,如果我跟阿榆晚去几步,你就被人做了,你难道没发现么?我只是用水把你给浇醒,而你醒来,一点醉酒的痕迹都没有,只不过身上有些许酒气,被人下了套都不知道,爹地你最后不是老死的,一定是蠢死的。”

    顾长卿点点头,“我承认,这是爹地疏忽大意了。”

    顾榆冷笑两声,“爹地,疏忽大意?妈咪知道了,一定会对你失望的吧?算了,看你也靠不住,我和哥还是为妈咪开始物色下家好了。”

    顾长卿闻言,立刻黑了脸,“你们还是我的儿子不?”

    “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爹地,我们很生气,我们真的要是去晚了,说不定,一年之后,我们就多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了。”

    “人也被你俩整死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他站起身,“记住,等你妈咪回来也不准说,除非你俩想让她时时刻刻担心。”

    顾昙也站起身,“我们不会说的,但再有下一次,不管是不是爹地着了套,那从楼上摔死的就是爹地了。”

    顾长卿脊背发凉,“你们想谋杀亲父?”

    “我们只是提醒您,千万要谨慎,再不行,去哪儿带着小蟒,绝对安全。”

    “爹地谨记儿子们的话,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这样的事情了。”

    俩宝贝点头,一起回房睡觉。

    ***

    叶硗晚上回到家,马纯纯还未睡。

    他上前,“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等你。”

    叶硗笑出声,“你知道么?顾少今晚算是被他那俩儿子给震慑住了。”

    “顾少?”马纯纯诧异,“出什么事了?”

    “丫的刚才还在电话里对我说呢,今天不是顾氏的五十二周年年庆么?不知谁在酒里给他下东西了,导致他跟喝醉了没两样被扶进了套房里。”

    马纯纯下意识脱口而出,“然后别有用心的女人就闯进去了?”

    叶硗竖起大拇指,“女人不愧是女人。”

    马纯纯着急的问道,“那顾少有没有……”

    “当然没有!俩宝贝去了,顾少就被弄醒了,然后,他下了楼,刚走到一楼,那个女模特就从上面掉下来摔死了。”

    马纯纯闻言,感叹道,“死了活该,我不会同情这样的女人的,虽然她罪不至于死。”

    叶硗点头,“我觉得,顾少家这俩小恶魔,长大了比他爹要威武的多,这么小的年纪……”

    “俩宝贝在家,小暖姐十足的放心,别说俩宝贝,若是我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也有杀那个女人的心。”

    叶硗搂住他,“放心,你老公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知道就好。”

    叶硗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老婆,我之前听说,顾少跟小暖玩过角色游戏,我也想跟你试试,不知你……”

    “你想扮演啥?老婆绝对奉陪,小暖姐跟顾少可以,咱们也不能落后。”

    闻言,叶硗跪在床上,认真的看着她,“我们玩西游记。”

    “叶哥……你真的看过西游记?”

    “当然!”他私下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

    “好,那你扮演谁?白龙马吗?”

    叶硗一手指戳在她额头,“白龙马在里面压根就没几句台词,我要扮演当然扮演主角了。”

    “那是孙猴子?”

    叶硗简直要气死,“我当然要扮演个长得像个人的啊。”

    “哦,我知道了,猪八戒!”

    “马纯纯!”

    “到!”她呲牙一笑,“晓得了,你要当师傅对不对?”

    “嗯……”

    “那我呢?”

    “去西天取经的路上,女的角色你随便挑。”

    马纯纯有些泄气,“不是妖怪就是狐狸精,有啥好选的,在这两者之内,我还是选择狐狸精吧。”

    叶硗点头,“好。”

    他下床,从门口拿来一个长长的扫把,马纯纯见此,“你干嘛?”

    “当武器啊,我要当一个用武器的师傅!”

    马纯纯汗颜了一把,然后干咳一声,“你这个唐僧还真的牛/逼,好了,开始了。”

    叶硗点头,走到床边,“阿弥陀佛,女施主,贫道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取经的唐僧,路过此地,女施主可否赏一碗水喝?”

    马纯纯坐起身,笑眯眯的说道,“自然,师傅请跟我来。”

    她伸出手,看向他。

    “施主的手真是漂亮。”

    马纯纯羞涩一笑,“师傅怎能如此打趣小女子。”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这是贫道一路走来发现的最美丽的手……”

    “既然师傅如此喜欢,不如,我就让师傅摸摸如何?”

    “那,贫僧,就无礼了……”

    叶硗伸出手准备去摸她的手,说时迟,那是快。

    身为狐狸精的马纯纯立刻便将他拉上了床。

    “女施主……你……你万万不可……”

    “有何不可……”

    “贫僧不近女/色……只能摸手……不能抓胸……”

    马纯纯冷笑两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放在自己胸上,“这样是不算的啦。”

    叶硗摆出一副勿靠近的模样,恋恋不舍的从她胸上挪开,“女施主请自重,否则,勿怪贫道对你不客气。”

    “那就不要客气呗。”

    “看招!”他抬起自己的手将扫把扔到一旁,“看我空手套狐狸,你这小狐狸精,贫道一眼便看出来了你是想吃我的肉!”

    “吃你……是看的起你……不然我吃别人,你乐意?”

    叶硗一把将她按在床上,“不如这样好了,小狐狸精,贫道从东土大唐一直到这里,都是孤家寡人的,我们来个交易如何?”

    “什么?”

    “我放你一马,我知道你是那太上老君身边的人,反正到最后,他就该来将你带走了,我也不能杀你,反正导演就那么导的,有后台的都被救走了,没后台的都被我打死了,你别吃我的肉,我就委曲求全,让你这一晚舒舒服服的,怎么样?”

    “好吧,小女子就屈从了。”

    叶硗得意一笑,“小娘子,我来啦。”

    他一把解开马纯纯的衣服,看着呼之欲出的白面馒头,立刻将灯给关了,“么么么么么……真香……”

    室内顿时温情一片,站在门口的叶多多沮丧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这两个越来越为老不尊了,整天带坏我,还自创起了西游记角色扮演了,真是毁了我的美好童年,唐僧……我也想吃你一口肉……这样我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她拿起手机,摁了一下第一个号码。

    “阿昙,你睡了吗?”

    “嗯,刚准备睡,怎么啦?小娘子,想我啦?”

    叶多多看了一眼手机,不满的说,“你怎么跟我粑粑一样,我粑粑喊我麻麻也是小娘子,你也这么喊我。”

    “这么喊就对了啊,如果我喊别的小娘子,你答应?”

    叶多多下意识的摇头,发现摇头他也看不见,她说,“阿昙,我晚上睡不着咋办?”

    “嗯……都得出相思病了……看来我们要快快长大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阿昙,我不想长大,大人的事情永远那么多,我要做小公主,做你和爸妈的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