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494】幡然醒悟的顾珍珍(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13字)

    男人很多都是大男子主义,他自己找女人可以,但是,老婆绝对不能出车九,这会让他自己的内心,有很深的挫败感。..

    不仅如此,很多男人嘴上说不在乎女人是否跟自己是第一次,其实,内心是十分在乎。

    不要说这个世界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其实不然,相比较太多的事情,在结婚的时候,女人给男人最大的尊重便是贞洁,即便男人在结婚前已经有几个前女友了,但在结婚的时候,大多数男人是想跟自己结婚的女人共度一生的,前提是,男人是爱着这个女人的。

    女人不自尊自爱,早早的便自我幻想跟小男友偷吃禁果,百分之九十,女人不会跟第一个上/床的男人结婚。

    顾珍珍是最好的例子,她跟马龙谈恋爱,一直觉得对方是爱自己的,才会把自己的贞洁给他,并为了这个结婚。

    其实,马龙从来没有爱过她。

    这也是女人的悲哀。

    爱,可以包容一切,最爱你的人,才不舍得伤害你在外面找别的女人。

    只可惜,顾珍珍的眼光一直都没有变好,她总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一个男人,毕竟相处几年了,但她永远不会去想,为什么几年了,结婚了,安惜朝还会在外面有女人?

    不是因为她仅仅在酒店跟马龙的事情被他发现。

    而是她觉得再多给她一些时间,她就可以彻底的将他拉到自己身边。

    现在的处境不正是她要看到的么?

    她相信自己的眼睛,却不相信自己的脑子。

    “我们不是说好不再提酒店的事情了吗?”

    安惜朝淡淡的回答,“我只是随口相比一下。”

    “那你还在心里相比别的什么了?”

    安惜朝边脱衣服边说,“你真的要知道?”

    “嗯。”

    “比较很多,最主要的是,珍珍,你跟马龙在一起觉得X生活比较和谐,还是觉得跟我比较和谐?是他的工具大,还是我的大?”

    这么直白的问话,安惜朝早就想问了。

    “你…………”顾珍珍被呛住,不知该说什么。

    她将红糖水一口喝下,闭上眼睛,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你倒是说啊。”

    “你无聊不无聊。”顾珍珍翻过身,背对着他。

    安惜朝眸子一敛,什么也没再说。

    躺在她身侧,他缄默了会,说,“我爸最近几天是不是跟网友聊上瘾了,刚才我回来,还听见在聊。”

    顾珍珍见他转移了话题,便说,“我七八点就看他在聊天,到现在还没聊完啊。”

    “这么能聊?”

    “跟女的聊的,都听见声音了。”

    安惜朝嗯了一声,关灯睡觉。

    这样过了几天,顾珍珍的大姨妈终于走了。

    顾珍珍再次来到了医院。

    妇产科主治医师给她做了各种检查,最后说道,“你流产了几次吧?”

    顾珍珍戴着口罩,点了点头。

    “我说呢,要不然子//宫不会这么薄,这么薄的子//宫内膜根本无法向精/子卵/子提供着床,就跟土地似的,肥沃的土地才能长出好苗子,地不好,苗子怎么长得出来?”

    顾珍珍闻言,心里顿时掉进了冷库,“医生,还有办法吗?我想要孩子。”

    医生叹了口气,“像你这样的女孩,我遇见的太多了,一味的打胎,将自己折腾的不成样子,结果嘞,你不能怀孕,男人就去找别的女人,他们又不损失什么,早干嘛去了。”

    “医生,求求你,我还能怀孕吗?”

    医生郑重的开口,“不好说,不过,可以试试打雌性激素,雌激素能促进子宫内膜上皮增生,但副作用较大,增大了得子/宫内膜异位症和子/宫肿瘤的风险,你要慎重。”

    顾珍珍点头,“现在就打吧。”

    “行。”

    从医院出来,顾珍珍心情简直糟糕透了。

    她觉得自己的头顶上有一大片云彩。

    黑压压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回到顾宅。

    顾母见她脸色不好看,随即问道,“出啥事了?”

    “妈。”顾珍珍坐下来,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我有可能再也怀不上孕了。”

    顾母闻言,赶紧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

    顾珍珍一言一语的将这些话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顾母闻言,气急的她一巴掌打在了顾珍珍头上,“你真是……太气人了!你不知道女人不能随便打胎啊?打一个是因为你跟马龙离婚,后两个就算生下来也比打胎强!”

    “可是,我不想带俩拖油瓶,还是马龙的孩子!”

    “那你一开始为什么死活嫁给他!”顾母说起这个就无法忍受,“珍珍啊,你这是自己作的,怪不了任何人!现在到这步田地谁也别怨,想尽办法怀上孩子再说!这一点千万不能告诉惜朝,不然,安家就这一根独苗,娶个不会生孩子的,还不翻天了!”

    顾珍珍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我知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按照医生说的做,有一点希望也别放弃。”

    顾珍珍擦了擦脸上的泪,“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

    顾母坐在那里,觉得这个世界太造化弄人了。

    顾珍珍回到安家。

    发现客厅里坐了一个年轻漂亮陌生的女人。

    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是自己老公带回来的?

    “你谁啊?”

    曹心田笑笑,“我姓曹,喊我曹曹好了。”

    顾珍珍嫌弃的哼道,“曹曹?三国穿越来的吗?什么名字,难听死了,我就认识一个姓曹的。”

    曹心田手握紧,“是吗?”

    随后,安惜朝和安小心都回来了,顾珍珍有些不明所以,“这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安惜朝警告她,“闭上你的嘴,什么都别说。”

    安父从楼上下来,笑呵呵的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啊,这位呢,叫曹曹,是我的女朋友。”

    顾珍珍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开始凌乱了,“公公,你都五十多了,还交女朋友?”

    “难不成我五十多就要一直孤孤单单的终老吗?”

    安惜朝点头,“爸说的没错,我赞同。”

    安小心存在质疑,“爸,你都老头了,她这么年轻跟你,不是看上你的钱还能是别的吗?”

    安父不觉得自己是老头,觉得自己还是英俊风发,“照你这么说,爸这岁数的就不能有真爱了?”

    安小心嘴角抽了抽,“不是,我只是觉得她跟我年纪不相上下吧,都能跟你当女儿了,你要是找个五十多的,我也不反对。”

    安惜朝打断道,“好了,咱爸既然愿意就愿意好了,我说的算,从今以后,谁也别说半句不是!”

    顾珍珍直接上了楼,安小心见状也上了楼。

    安惜朝看了曹心田一眼,使了一个眼色,自己也上了楼。

    “你不觉得对不起你死去的母亲么?”

    安惜朝坐在那里,浅浅的喝着红酒,不以为意,“死去的人终究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不要拿死去的人去困活着的人。”

    顾珍珍干笑,“那你还真想的开,既然身为儿子的你都同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就好。”

    顾珍珍看着他的模样,突然试探性的问道,“惜朝,假如我要是一直怀不上孕咋办?”

    “你不是不会生了,怎么可能一直怀不上呢?”

    “我说假如。”

    “我们安家只有我一个儿子,你知道吧?”

    她点头。

    “那我就只能另娶一个会生孩子的女人了。”

    顾珍珍亲自听到这句话,觉得没有比这更残忍了。

    果然跟自己母亲说的无二分区别。

    男人就是男人,传宗接代为重。

    “那我…………可要好好加把劲了,早点怀孕了,给你生个儿子。”

    安惜朝闻言这话,点点头,“把心思放在怀孕上就对了。”

    顾珍珍走向洗手间,关上门,靠在门上,她的身子滑落, 纵然再傻,顾珍珍此时也已经明白了,这个男人,无论说的多好听,在某些事情上,自己仍是想扔掉就扔掉的垃圾。

    所有事情在这个时候在她脑子里犹如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全部一幕一幕的呈现在她面前。

    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她面前形成,他让自己去哥公司,就算,成功了,以后顾氏落在他的名下,自己依旧逃脱不了被抛弃的下场,自己现在之所以还在这个家里。

    无非是,自己有强大背景的家庭支撑着。

    不怕人傻人蠢,就怕到死都不清醒。

    “你在里面这么久干什么?”

    “肚子疼,上大号。”顾珍珍站起来,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幡然醒悟的她,眼睛血红一片。

    能随时抛弃自己的便不是爱人,只有家人是最终的温暖港湾,她一直以来,到底是脑子被蒙蔽有多严重啊,竟然会想着帮助一个可以放弃自己的男人去打垮自己背后的支撑着。

    打开门,她梳梳头发,朝着门口走去。

    安惜朝看她脸色不好看,“你上哪儿去?”

    “出去转转。”

    顾珍珍如此说,打开门下楼。

    出了安宅,她仰起脸,看见的不再是乌云,而是万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