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05】丑闻(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15字)

    “尼玛,够恶心的了,他怎么成这样了?”

    权赫柠眸子一闪,“听说他想对顾氏意图不轨,小艺,我们过去。..”

    叶小艺没再问,跟在他旁边朝着酒店门口疾步走去。

    跟着安惜朝上了八楼,看到他进了8008号套房,叶小艺看见权赫柠笑了。

    “你不会是…………”

    “小艺,我给顾少打个电话。”

    叶小艺点头,俩人走进电梯,权赫柠拨通了顾长卿的电话,说了几句。

    随后,挂了电话,心情大好的他么么亲了两下叶小艺的脸,她擦了擦,白了他一眼,“又抽风了你。”

    权赫柠电话没打过去多久,A氏周刊的记者们便迅速的来了。

    直接扮作服务员敲开了安惜朝的门。

    将里面的一幕一幕给拍了下来,安惜朝慌了,拦住记者出天价要买这些照片,无奈,周刊无论出多少钱都不卖。

    安惜朝哪儿还有兴致继续玩,直接便回了家想办法。

    在他回家之前,顾珍珍已经接到了自己哥的电话,对这件事已经知晓了。

    所以安惜朝回家阴暗着脸的时候,顾珍珍正躺在床上看书,装作没看见他。

    “珍珍。”他急促的坐在床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喊了一声。

    顾珍珍没动,抬眼皮看他,“怎么了?不是说有事要办晚些回来吗?”

    “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什么忙?”

    “明天我要召开记者会,你帮我上去澄清一下。”

    顾珍珍并不上当,“你说清楚啊,我不清楚怎么帮你澄清,说的云里雾里的,我根本听不明白。”

    安惜朝似乎很难开口,但是,他还是说道,“我今晚约见朋友去了酒店,碰见记者了,把我们拍下来了,其中,里面有一个男扮女装的男/同,珍珍你知道的,我是喜欢女人的,怎么可能会和男人在一起,所以,明天可能刊登,你帮我澄清一下。”

    顾珍珍拿出手机,网上看了看,指给他看,“不用明天啊,现在就已经刊登了。”

    安惜朝一看,脸都白了,要知道公司上层出现这等的丑闻,那公司明天的股票肯定会下跌。

    “珍珍!”安惜朝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自己的老婆身上,“你明天一定要帮我澄清,就说你也去的,只是晚些去了,不然安氏会受到这个新闻影响的。”

    顾珍珍心里冷笑,好不容易才抓到你这个把柄,若替你澄清,那下次你小心谨慎便不会再容易抓到,她是脑子秀逗了么?

    心里纵然这么想,但顾珍珍想到的更多是,如何给安惜朝更沉重的打击。

    突然她唇角莞尔,顿时有了主意。

    “你明天要召开记者会?”

    “当然。”

    “好,我会出席的。”

    安惜朝闻言,心情放下了不少,在他手背上亲了一下,“谢谢你,老婆。”

    “不用谢,应该的。”

    安惜朝没多想,便掀开被子入睡,想要搂她,顾珍珍明显拒绝,“别,我最近浑身都很不舒服。”

    他讪讪丢开手,没说什么。

    ***

    晚上,顾家客厅里播放着新闻。

    顾长卿准备上去睡觉之际,耳畔响起新闻主播的最新一条新闻,他盯着屏幕,认真仔细的看着。

    “几年前,城郊大桥河里突然浮现了一只女人的脚,近几年来,公安机关一直努力侦破,但始终一无所获,原因则是本国近几年都未有人报案或者侦查到缺脚的受害人,这起案件成为近几年的悬案之一,如果你身边有失踪人员请立刻报警…………”

    顾长卿上了楼,敲了敲安初雪的房门,“初雪,你睡了么?”

    “没呢,姐夫。”她打开门,“姐夫,啥事?”

    “之前,你姐遭曹心田陷害,车子窜进了河里,河里有一只女人的脚,至今没破案,我和你姐猜可能是你的,但时间上对不上,但无论如何,总要去鉴定鉴定才知道,明天去G国,现在我带你去看看。”

    安初雪没犹豫,“好,姐夫你在楼下等我,我换身衣服。”

    “好。”

    顾长卿看了看表,还不晚。

    等了几分钟,安初雪下来了,他带着安初雪来到了警局。

    说明了来意,局长立刻带他们两个人前去,并且打电话让医师快点过来。

    当看到在冰柜里一直保存着那腿脚的时候,安初雪泪瞬间掉落,一切不需要再验证。

    自己的脚,她比任何人都熟悉。

    她伸出手捧起,然后,摸着冰棍一样的脚,将自己的鞋子脱掉,将假肢弄掉,这个放在自己残余的腿脚那里。

    吻合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局长都傻眼了。

    顾长卿将情况向局长说明了一下,局长闻言,感慨万分。

    等医师赶来,最后还是鉴定了一下,的确是安初雪的腿脚。

    “几年前捞上来的时候,初雪的脚已经不在好几年了,怎么还会漂在河上?时间上不吻合。”

    局长摆手,“这就是犯罪人的高明之处,从捞上来,已经在冰柜里保存了几年,这不也跟刚捞上来无二分别么?咱们会这样做,那犯罪分子就不会了?”

    顾长卿瞬间就明白了,“你是说当初犯罪分子将这个腿并且埋掉,怕以后警方带犬找到,所以,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保存了几年,才准备扔掉,没想到扔到了F国的河里,没咱们发现了。”

    “大概也就这么个意思,不过,这犯罪分子到底是谁?你们有答案么?”

    安初雪刚要开口,顾长卿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将局长领到一边儿说话,随后,带着安初雪上了车。

    “姐夫,你跟局长说了什么?”

    顾长卿开口,“告诉他这件案子立刻结案,真凶我们自己知道。”

    安初雪不解,“为什么不把舒清抓来?”

    顾长卿转过头看向她,“初雪,你希望舒清判个几年还是希望她死?”

    “当然她死,我恨不得让她碎尸万段!”

    顾长卿打了一个响指,“那就好了。”

    安初雪瞬间明白了什么,“姐夫,怪不得你刚才不让我说,原来你早就有打算了。”

    “一网打尽就不要急,我不会让她被判个几年继续出来祸害你们,要想永绝后患,只有死人,才不会卷土重来。”

    安初雪心情隐隐很兴奋,“好,姐夫,你明天早上带人过去吧,我在家好好带俩宝贝。”

    顾长卿冲她一笑,“好,我们都要平安回来,带着咱妈一家团聚。”

    安初雪点点头,团聚,这两个字,多么美好的字眼。

    再一次听到这两个字,不再觉得遥远,相反,还会觉得特别的期待。

    ***

    整整一夜,大雨下了一晚上。

    清晨,雨停了,天好转了起来。

    早晨起来,安惜朝立刻穿上西服打上领带,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他面色相比较昨晚,平静了很多。

    顾珍珍紧接着也起来,她打开衣柜,拿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穿上,洗漱后,坐在梳妆台边儿上,细细的化妆。

    整整几十分钟,一张素颜成了精致的容颜。

    看她迟迟不下来,安惜朝上来催,看见她,他明显的愣了一下。

    顾珍珍可谓是很久都是素面朝天,这么化妆起来,一张脸很漂亮。

    一家子优良基因。

    她长得跟顾长卿很像,因为脸型和眼睛,乍一看,还以为是顾长卿。

    “时间不早了,快些下来。”

    “好。”

    顾珍珍下了楼,坐在早餐桌上吃早餐。

    安小心瞪了她一眼,因为安惜朝在,她不敢多说什么。

    安父和曹心田依旧没玩没了的恶心。

    顾珍珍知道这次记者会后,她就要离开安家了,所以,一直隐忍的,她不会都带着走。

    只会发泄出来。

    “公公,当着儿女的面,你和一个跟你女儿差不多大的女人这样,真的很让人倒胃口。”

    安父脸部一僵,曹心田顿住,“你可以闭上眼睛,没人让你看啊。”

    “一个年轻的女人,找一个年级大的男人,要么图钱,要么图X,我真的看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更值得跟这个人的,尤其是这么大年纪,或者别有用途,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你们两个真的让我恶心了好几回。”她端起杯子,将牛奶一饮而尽。

    曹心田冷笑,“恶心?顾珍珍,你是个什么好东西?没嫁进安家之前,打了几次胎了?你前夫马龙到底怎么死的,你心里不清楚?别端起好人的架子教训别人,要不是你哥给你擦屁股,你早就蹲大牢墙壁了!”

    “就是说啊,谁让我有个好哥哥呢,你怎么没有呢?”

    “你…………”

    顾珍珍擦了嘴,“走了。”

    安惜朝皱了皱眉,发现顾珍珍今天早上有些不正常。

    他跟着一起走,出了门。

    曹心田气愤的哼道,“看看你的儿媳妇,有个强背景,说话就阴阳怪气的。”

    安小心跟着喝完,附和道,“早晚有一天,我哥让她扫地出门。”

    “最好快点。”

    安惜朝和顾珍珍上了车,直至安氏公司。

    车子刚到,车外便围上了很多记者。

    安惜朝下来,一句话不说,拉着顾珍珍的手一起挤过人群进了公司。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