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07】求佛经(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7字)

    顾珍珍将电话挂断,安惜朝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再打过去,又显示关机。..

    他只好开车走人。

    “哥……这是顾珍珍给你的……”安惜朝接过,看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字,他冷笑两声,“我是不会和她离婚的。”

    这一句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安父腾地站起,“都闹成这样了,她都走了,你还不离婚?”

    “就是啊,哥,为什么啊,跟她离婚,我真是不想再看见她!你看见我的脸了吗?都是她指示打的。”

    安惜朝却咬牙切齿的回答,“跟她离婚不就顺了她的意思了么?再说,她不仅仅代表的是她自己,她还代表是顾家。”

    安小心坐下,“我看她不会再回来了,挺坚决的。”

    安惜朝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拿着打火机点上,狠狠吸了一口,正在这时,曹心田突然说道,“你这不是还没签字的么?怎么新闻头条直接说你们两个已经离婚了?还说民政局已经确认了。”

    安小心惊呼,“这怎么可能?当事人不去,民政局敢胡乱篡改的?”

    安惜朝的眸子一下子犹如深潭一般,黑的吓人。

    “一般人,的确没那个能力……”他缓缓开口,“但是,那是顾长卿下的令……”

    安小心想了想,“哥,既然是他下令篡改的,但是,你可以去举报他,因为你并没有去民政局的监控……”

    安惜朝冷笑连连,“你觉得这样可能?顾长卿是谁,他既然敢下令篡改,就已经做好了应对的政策,不会傻傻的等你去举报的。”

    之前,他之所以阻止顾珍珍去顾氏集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离婚就离婚吧。”安父舒出一口气,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其实,一开始我就做错了,我最大的错误便是不该将你们继母和小暖赶出家门,如果小暖没赶出去,她最起码还是我们家的人,顾长卿以后不看僧面看佛面。”

    现在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因为二楼烧毁了三间房屋,安小心的卧室安排在了一楼,她回到房间,坐在梳妆台边儿上,一把将头上的假发拽掉,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头发,活像个秃子一般,气的不行。

    化了化妆,重新戴上假发,安小心打算去找自己的男朋友顾长明。

    谁知,自己出了房门,便看见顾长明坐在客厅里头,看样子刚来。

    “长明。”她喊了一声,坐了过去。

    顾长明倒是没怎样,他一直觉得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查找了一圈,才发现来自安父小女朋友身上。

    她的目光盯得他浑身不自在。

    就像一条毒蛇一般。

    “长明啊,你这两天是不是跟我们小心闹别扭了,你是男人,多让着她点。”这一点,安父也看出来了。

    顾长明淡然一笑,“没什么。”

    “你跟小心都老大不小了,有没有想过要结婚的事情?”

    顾长明显然不想谈论这个问题,“我现在不着急结婚,想再等个两三年再说。”

    “可是,再等两三年,我们小心都成老姑娘了。”

    安惜朝静静地坐在那里,这个话题他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安小心看顾长明实在不想结婚,便圆场,“谁说我是老姑娘了,三十几岁没结婚的很多,爸,你就别操我的心了,只是,爸,你自己可要注意点,千万别给我和我哥再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我们承受不起。”

    安父老脸一僵,“我都多大了,还生,不过,若是你们的小妈想要生一个,我也不反对,毕竟她还年轻的很。”

    安小心看向曹心田,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

    ***

    顾母看顾珍珍郁郁寡欢,也不开口说话,便有些担心,“珍珍,你怎么了?是不是不想和安惜朝离婚?”

    顾珍珍当即回答,“不是,离婚这件事我觉得是势在必行的,只是,妈,我觉得我现在心理状况和精神不大好,我现在总是觉得特别悲观。”

    顾母闻言,“珍珍,你是不是抑郁症了啊?”

    顾珍珍摇摇头,“不是,我自己觉得我还想活着,毕竟活着就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是觉得,我应该脱离这个圈子,离开束缚,去追求自己想要过的日子。”

    “珍珍,你结婚两次都遇人不淑,妈再让人给你说个好亲事,找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男人。”

    “别,妈,我不能怀孕,再嫁人只是祸害别人,哪个男人不想拥有自己亲生的孩子,对于婚姻,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指望和期盼了。”她靠在沙发上闭上眼,“我只想过我一个人的生活。”

    顾母心疼的看着她,“只要你过的自在,就好。”

    顾珍珍静静地躺了一会儿,随后睁开眼,“妈,你给我弄来几本佛经看看吧,听别人说,看那个可以看开一切,心静了如止水。”

    顾母点了点头,“好,珍珍,不如,你跟我一起去求几本来吧,乾云观听说里面的师傅还会看面相和手相,妈想让她给你看看,再说,求佛经,是自己前去比较好。”

    “好。”

    下午,顾母和顾珍珍便去了乾云观,这家寺庙坐落在山头上,夏天比较阴冷凉快,冬天就比较冷了。

    而且想要进乾云观是不能开车上山的,必须要从山脚一点一点的走上去,这样才能显示来人的诚意。

    顾珍珍和顾母从山下开始往上走,累的气喘吁吁,两个人走一会儿便停下来歇一歇。

    从山下到上面,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

    上去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钟了。

    两个人站在乾云观的门前。

    看着大门,顾珍珍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内心的所有焦躁都消失殆尽,平静的心再起不了任何波澜,所有的往事都像别人的事情一般,她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妈。”

    顾母看向她,“怎么了?”

    “我们进去吧。”

    “哦,好。”

    顾母走在前面,顾珍珍走在身后。

    敲了敲门,是一个光头的女尼开的门,朝着她们鞠了一躬,“阿弥陀佛,请问你们来此有何事情叨扰?”

    “打扰了,我和我女儿只是想来求几本佛经,不知可否让进?”

    “里面请。”女尼倒是很平和,转身朝着里面走去,顾家母女在后面跟着。

    绕过几条小道,女尼站在一扇木门前,“我师父在里面,请进。”

    “多谢。”顾母双手合并,朝着她回礼,带着顾珍珍进了这扇木门。

    蒲团上盘坐着一位五六十岁的中年尼姑,听见声响,睁开了眼睛。

    “请坐。”

    顾母拉着顾珍珍坐下,顾母开口,“师父,我女儿珍珍婚姻十分不顺,心情很悲观,能不能给几本佛经?”

    “这有何难?”她站起身,转身拿出几本佛经递给她,“你先看看,对你肯定十分受用。”

    “师父,听闻你看面相和手相十分准确,能不能帮珍珍看看?”

    她看向顾珍珍,说道,“把你的左手递给我。”

    顾母不解,“不是说男左女右吗?”

    师太笑了笑,“非也。”

    她低头看了看,随后,便开口,“你命中没有婚姻命,无论你结多少次婚,都会无疾而终,这是冥冥注定的。”

    顾母闻言,脸色灰白一片,“那师父有没有可以破解的法门。”

    师太摇摇头,“这是冥冥注定的,老天已经着手安排好的,你我并没有逆天的力量。”

    顾珍珍面色如常,“师太,如果,我第一段婚姻之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是不是会好一点?”

    师太叹了一口气,“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那个男人的确优秀,但并非你的良人。”

    顾珍珍嘴角扯出一抹轻笑,“师太,你看我后半辈子过的如何?”

    师太悠悠回答,“姑娘,人世间,缘来缘去,有因就有果,不可强求,不可勉强,你的后半生注定孤家寡人,贫尼在你的手上和面相上并未看到恋爱和婚姻的星象,贫尼只能说到这里。”

    顾母脸都白了一大片,孤家寡人,意思是说珍珍后半辈子都只能一个人过?

    “师父所言句句属实,后半辈子,我的确已经想要一个人孤苦终老,”

    她站起身,手里攥着佛经朝着师太鞠了一躬,“谢谢师父的良言。”

    顾母也急忙的站起身,母女两个出了乾云观。

    突然,顾珍珍扑通一声跪在了顾母的面前。

    顾母吓坏了,立刻去拉她,“珍珍,你这是做什么?”

    “妈,女儿不孝,活了二十多年,不但没有好好的孝顺你们,还常常惹你们生气,希望女儿以后做出任何决定,你都不要加以阻拦。”

    顾母擦了擦流出的泪,“你这死丫头,你做出的所有决定,妈阻拦了有用吗?”

    她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瞥了一眼乾云观的名字,“我们回家吧。”

    此时她的心底,已经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顾母心里也已经洞察了珍珍嘴里的话,她黯然神伤,女儿心里的苦,她何尝不知道,但只要珍珍不自杀,她都允许。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