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15】顾长卿吃醋(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59字)

    安父刚要开口,安惜朝便回来了,他急忙问道,“惜朝,有曹曹的消息了吗?”

    安惜朝知道曹心田已经回到了G国,但他自然不会对自己的父亲说,“没有,你就别惦记了。阿甘小说网”

    “对啊,爸,那个女的一看就是图咱们家的钱,你还想着她干什么?!”安小心将手机递给安惜朝,“哥,你快看新闻,顾珍珍出家了,还弄了个法号叫什么静空。”

    他脸色很难看,“这个新闻我看到了。”

    安小心收回手机,笑呵呵的说道,“她真是个傻子,家里那么有钱有势,还出家,不好好享受生活。”

    安惜朝回答,“你别管人家了,去长明的住处让他来咱家。”

    “你怎么不打他电话?”

    “关机了。”

    “行,我现在去。”安小心赶紧回了房间,整了整自己的假发,化了化妆,换了一身衣服便出了安宅的大门。

    她来到顾长明的小区,知道这是他常来的地方。

    按了按门铃,很久,门才被打开。

    顾长明一脸惺忪没睡好的模样,“你怎么来了?”

    “是我哥让我来找你的,说打你电话打不通。”

    “手机关机了。”他趴在床上,继续睡。

    安小心靠近他,“说有急事找你,让你去我家呢,别睡了。”

    他睁开眼睛,一把抱住她,“先给我服务一下好不好?”

    “好。”他们刚和好,安小心当然答应他的要求。

    两手将他的裤子扒/下,他渐渐地坐起来身子,

    然后一手按住她的脖子,觉得不够用力,只好抓住她的头发。

    只是,猛然一抓,安小心头上的假发瞬间被抓掉了。

    顾长明看着手心里那一个长假发,再看看安小心那少的可怜的头发,瞬间,所有的谷欠望消失殆尽。

    他将假发拎起来,声音发冷,“这是什么?”

    安小心擦了擦嘴,站起来,“都怪顾珍珍,把我家二楼的房子给烧了,然后我就回我房间拿存折去了,然后出来就成这样了…………”

    “看你没头发的样子,真的……怪恶心的……”

    安小心赶紧将假发重新戴到头上,“这样就不恶心了,头发还会长长的,又不是不长了。”

    顾长明提上裤子,走向洗手间,过了几分钟后出来,“走吧,去你家。”

    安小心见他并没有生气,便笑眯眯的挽上他的胳膊一起出了门。

    上车后十几分钟便到了安宅。

    此时的客厅里只有安惜朝一个人,安父则上楼去了。

    安惜朝看见他来便说,“跟我来书房。”

    两个大男人上楼去了,只有安小心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想知道他们俩要谈什么大事,但又想着自己还是不要上去了,免得打搅了他们,自己的男友又会生气。

    她一个人躺在那里玩手机,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下来。

    安惜朝直接出了门,顾长明则坐在安小心的边儿上,长呼一口气,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我哥喊你来啥事啊?”

    他眼睛都没睁开,便说,“我们男人的事情,女人还是少知道为好。”

    安小心撇撇嘴,只好说道,“长明,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去哪儿?”

    “我知道最近新开了一家餐厅,挺不错的,我们十几天都没有一起出去吃过饭了。”说起这个,安小心有些忐忑,自从上次他们吵架后,她便觉得,自己对他而言已经若有若无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晚上没空。”他站起来,“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

    安小心失落的应道,“好。”

    ***

    顾老太太刚出事,谁知,顾老爷子一个人一天都没出来,顾母顾父看过几次,都只看见他坐在床边一声不吭。

    大家都以为他是太难过暂时过不了这个坎儿。

    却未想到,到了晚上再去看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服毒自尽。

    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不能出生,但求同死。

    老伴没有对另外一位老人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一天死了两位顾家人。

    媒体歌颂着老人的伟大,感动着他们老两口的感情,却也大胆的猜测了一个问题。

    便是家里有老人去世,三年将不能有直系晚辈成婚。

    所以,网络上讨论的最多的便是安小暖和顾长卿虽然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但结婚,三年内是别想了。

    三天后,葬礼仪式结束。

    两位老人的棺木合葬在了一起,死也要同穴。

    从墓地回来,顾长卿和安小暖一起去了乾云观。

    这件事,必须要让顾珍珍知道。

    这是顾家人讨论出来的结果。

    站在乾云观的门口,询问了珍珍现在何处,顾长卿和安小暖便直接朝着后院去了。

    到了门口,一眼便看见顾珍珍穿着僧袍,在砍柴,很用心的在做事。

    “珍珍。”

    她动作一顿,转过身来,喊道,“哥,嫂子。”

    安小暖上前一笑,“在山上还过的习惯吗?”

    “挺好的。”

    她指了指自己的房间,“你们跟我来。”

    安小暖和顾长卿上前,跟着她进去。

    盘坐在蒲团上,面对面,“哥,你不是有什么话要多我说?”

    “珍珍,咱爷爷奶奶去世了。”

    她笑容凝固,“怎么……”

    顾长卿将实话告诉了她,顾珍珍听闻,果然是有些承受不了,“其实……应该是我死才对……”

    “奶奶的病原本就很重了,爷爷选择追随她,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相处了几十年,突然身边没了人,那种痛苦很重,这件事我之所以来告诉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必须要知道,你始终是顾家的人。”

    她泪眼婆沙,呢喃了一声阿弥陀佛,便说,“我会每天每夜为爷爷奶奶祈福。”

    顾长卿点点头,“只要有心就好了。”

    从乾云观出来的时候,安小暖一句话不说,顾长卿也没说话,直到两个人上了车,顾长卿才开口,“小暖,不知你看新闻了没有?”

    “看了,不是说三年不能举行喜事的吗?”安小暖看向他,“你觉得我会是逼婚的女人么?”

    顾长卿开口,“其实,我已经在着手准备了我们的婚礼了……我没想到会突发这样的事情

    ……总想着,在奶奶去世前将我们的婚礼给办了,给你一个名分。”

    安小暖展颜一笑,“你不给我一个婚礼,难道就没有人知道我是你的女人,是你孩子的妈妈了吗?”

    “我的老婆和我的女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小暖,自从我们认识,你跟着我受了很多苦很多委屈,我想让你穿上美美地婚纱嫁给我。”

    “只要跟你在一起,什么苦都不是苦,什么委屈都不值一提,再等三年算什么。”

    顾长卿揽住她的身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回到家,俩宝贝坐在沙发上,电视里传来安小暖的声音,原来是安小暖主演的二十集电视剧已经在苹果台黄金档热播了,他们俩现在看的是昨晚上的重播。

    “妈咪,爹地!”顾榆大叫一声,随后指着电视剧,“这个电视剧好好看啊,特别是第一集里妈咪和男主角的吻戏啊!”

    顾长卿坐在俩宝贝身边,淡定的解释,“那都是假的,借位。”

    顾昙摇头,“怎么可能是借位啦,明明是热吻,我都看见男主角把舌头伸到我妈咪嘴里了……”

    顾长卿闻言,怒了,回头去看安小暖,谁知身后已经空无一人。

    他站起身,阔步的上楼。

    安小暖心虚,直接藏在了门口,顾长卿推开门,瞅了一眼看没人,便下楼了,安小暖出来,站在门口听到了一声怒吼,“将我老婆电视剧的带子立即给我送过来!”

    安小暖愁眉不展了,第一集的吻戏是导演必须要求的,因为没法借位,又是措不及防的吻戏,必须要亲自上阵,还有最后结局的吻戏,也是真的……

    坐在桌子边儿没几分钟,顾长卿又上来了,安小暖反应过来,他已经看见她了。

    “长卿……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她站起来,干笑。

    他站在她面前,咬牙道,“你是怎么跟我说的,说全部借位,怎么还有热吻……”

    “第一集是因为必须要本人上阵啊,最后一集是为了剧情需要……”

    “还有一次!”

    安小暖站在那里,低着头,跟做错事的小媳妇一样回答,“嗯……”

    顾长卿一把牵住她的手下了楼,正好苹果台派人将带子给送了过来,顾长卿将第一集放进DVD里,坐在沙发上,直直的盯着屏幕。

    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亲眼再次看见年轻帅气的男主角跟身边的女人亲吻,他还是深深地吃醋了……

    这画面太美,太刺眼,他不敢看……

    “爹地,你是不是生气了?”顾昙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

    “那你是吃醋了?”

    “没有!”

    “那你是嫉妒男主角比你年轻?”顾榆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顾长卿一张脸彻底黑成了黑锅,“你爹地我不过才29岁,我很老吗?”

    “…………”

    “我很老吗?”

    “反正不年轻……”

    ***

    月底最后一天了啊,姐妹们,安安拜托大家了!月票~~~过期作废哦~~~明晚我有好消息给大家宣布!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