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18】一刀砍下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51字)

    叶多多绷着小脸,眼眶泛红,拽着他的衣摆跟在旁边,她明白顾榆要做什么,但她此时似乎懂得了很多,不出声的看。阿甘小说网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顾榆举着菜刀过了两分钟,似乎想着那对父女快回来了,顾榆不再犹豫,一刀猛然砍了下去。

    一声剧痛的惨叫没持续几秒钟便音落了。

    血喷溅了顾榆一整张小脸,他又砍了一刀,确认中年妇女已经死亡,这才将带血迹的刀在薄被上擦了擦,拿起一块毛巾将自己的脸上的血迹擦干净,用被子给她蒙住了头。

    “阿……阿榆……我们逃跑吧……”

    “门在外面锁着,怎么逃……等吧,等着他们回来……”

    叶多多吓得不轻,浑身甚至有些哆嗦,“阿榆,都怨我,都是我的错,回去,我跟粑粑麻麻承认错误……”

    他企图安慰她,“别怕,我保护你。”

    转身,他拿出中年妇女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立刻拨打了顾长卿的手机,“爹地,我们在一间出租房内。”

    顾长卿接到儿子的来电,继续问道,旁边还有什么建筑物吗?

    顾榆趴在门口,顺着门缝看向外面,“对面黑漆漆的,是一条马路,马路对面写着修……轮胎……,别的没有了,对了,我隐约听到他们说港口什么的……”

    “好,爹地知道了,马上去救你们。”

    “爹地……我杀人了……你别带警察叔叔来……”

    “嗯。”

    顾榆将手机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让叶多多拿着一个扫把坐在那里,他自己则重新躺在自己的地方,菜刀压在身子下面。

    五分钟后,开锁的声音响起。

    顾榆眯缝着眼睛看见这对父女带着两大袋子的吃的喝的回来,关上门,中年男人对身后的小洁说道,“你妈又睡着了,真能睡。”

    小洁露出一排牙齿,“因为妈妈是属猪的啊。”

    中年男人看到顾榆坐起身,扫视了一眼,便打开袋子,拿出三瓶饮料,和三袋牛肉,明显的不是给叶多多和顾榆吃的。

    冲蒙着被子的中年妇女喊道,“小洁妈,吃东西了。”

    见她动都不动,他站起身,大步就要去掀开被子,顾榆抓起身后的菜刀,便一把坎在了中年男人的腿上。

    “啊!”的一声痛苦叫声,他便黑着脸走过来夺菜刀,顾榆两只小胳膊挥舞着,显然不起什么震慑作用。

    中年男人一把便抓住了顾榆的两只手腕,就要将刀从他手里抢过来,叶多多站起身,用扫把打了两下,没用,她便趴在男人受伤的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中年男人痛极,手上放开了和顾榆的争夺,一手便抓住叶多多的头发,一脚将叶多多踢出去老远。

    回头的时候,却没想到,顾榆又给了他一刀,这一刀坎在了他的屁股上。

    见叶多多要起来,吓到的小洁便打叶多多。

    两个小姑娘打的不可开交,小洁比叶多多高半头,比叶多多大一岁,在这个方面占据着优势。

    成功的阻挡住了叶多多。

    但叶多多也不甘示弱,连抓带咬,跟个小女疯子似的,对着小洁就一起上阵。

    两个年纪相仿的小姑娘对峙的不可开交。

    而这边,中年男人一把将顾榆的手中的刀给夺了过来。

    对着顾榆柔弱的肩膀便砍了下去,剧痛让他小小的身子直接摔在了地上,顾榆痛呼一声,叶多多看着他了伤,流了好多血,所有的恐惧消失殆尽,将小洁直接推倒在了地上,随后,她四处查看找可以与之对抗的武器。

    找了半天没找到,看着拿着刀的中年男人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来。

    她端起半盆不明液体便冲着中年男人倒了上去,男人的刀随即落了下来,丧心病狂了一般,直接坎在了叶多多的背上,她“嗷”了一声大哭,后背瞬间被红色染满浸透,勉强的扶住墙,害怕的浑身抽搐。

    这时,小洁掀开了蒙在母亲身上的被子,痛哭大喊,“爸,妈死了!”

    中年男人立刻弯身去查看,暂时放过了叶多多。

    顾榆闻到了一股子柴油的味道,他看向中年男人,从地上爬起来,随后摇摇晃晃的在桌子上烟盒旁边拿到了一个打火机。

    此时的中年男人陷入了失去妻子的痛苦之中,因为菜刀在自己的手里,他知道两个手无寸铁的小孩翻不起大浪来。

    但直至这一刻,他也不敢置信,自己妻子这么大的一个人被两个小屁孩给杀死了,虽然,这两个是上头要的人,但,他不能不报杀妻之仇。

    于是,在小洁的哽咽哭声中,他缓缓站起了身子,朝着顾榆走来。

    “你们两个敢杀了我老婆,我让你们两个去陪她。”

    顾榆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惨白,嘴唇青紫,声音掩饰不住他的稚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灭人!”

    “好大的口气!”他提起带着血的菜刀,通红了双眼,“我就第一个先杀了你这个小家伙,再把那个小丫头给做了。”

    顾榆靠在墙上,死死地盯着逐步靠近的中年男人,身子若不是有墙顶着,早已倒在了地上。

    当菜刀在头顶上落下的时候,他将打火机给打着了,丢在了中年男人身上。

    “轰!”的一声,中年男人手里的菜刀掉落在地上,浑身被火苗包围,火光顶着房顶,可见火势之大。

    顾榆爬着靠在了墙角,看着火中的他身子倒下,连带着点燃了别的易燃品和被褥,叶多多和小洁撕心裂肺的大声哭喊,并没有让火苗变小。

    叶多多后背受了重伤,她仍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口里一声一声的喊着“阿榆”。

    顾榆想使出一点力气打开门跑出去,但他已经没了力气,最后昏迷。

    门被拍了几下,最后,没几秒钟,便被卸掉了,顾长卿和叶硗一起闯了进去,看着屋子里中间的大火来势汹汹,吓坏了。

    赶紧找孩子。

    “多多!”

    “阿榆”

    “多多啊!”马纯纯站在门口,几乎快要昏厥了。

    叶硗跑到了最里面,一眼便看见也多多靠在墙上,眼睛迷离,像是快要不行了一般。

    他弯腰一把将叶多多抱起来,两手满是鲜血,叶硗大喊医一声,“多多,粑粑来救你了,你不要睡,不要睡……”

    等到他抱着多多跑出去,马纯纯泪眼朦胧,“多多啊!”

    安小暖见状,更是吓得整张脸都是白的,她一声一声呼喊顾榆的名字,均无所应,顾长卿找了一遍,最后才发现孩子被压在了门下面。

    他一把将门给掀开,将像死去一般的儿子抱在怀里,匆匆出去,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小洁,随着火势渐渐壮大,她没能离开这间房子。

    急救车里,两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呈现了失血过多的昏死状态,四个大人哭的肝肠寸断。

    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身为大人是有责任的。

    不要以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是安全的,不要以为孩子早熟知道的多就有自保能力。

    俩宝贝被送到了抢救室,几个人坐在走廊里等待着结果。

    安小暖基本不敢想,如果自己的儿子就这么没了,她将有多内疚多不安多么痛苦。

    相比较她,马纯纯从救护车上到走廊里,哭瘫痪了好几次,最后直接哭昏了过去,叶硗搂着她,没有给她安排病房,毕竟,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愿意离开手术室门口。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二个小时的时间,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医生们推着他们出来,“幸好砍的不是要害,不然,十条命也救不回来,顾先生的儿子伤的比较重,要醒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倒是叶先生的女儿,应该很快会醒来。”

    “立马将俩孩子抬上车,我去第一医院调几个医生过去。”俩孩子住在医院会上新闻,在他们康复的这一段时间内,他绝对不想任何人打扰他们。

    黑衣人立即抬着还在昏迷中的俩宝贝回了市里。

    当顾昙看到多多和阿昙成了这般模仿,一直坚强的他,终于哭的不行。

    跪在四个大人面前,“爹地妈咪,叔叔姨妈,都是我不好,我没看好他俩,你们怎样惩罚我都行。”

    “惩罚你有用吗?”安小暖拉他起来,“有些坏人无缝不钻,千方百计的想要害我们零散,记住妈咪的话,以后出去,千万要带人,这样的事情是个教训,怎样吸取教训才是最关键的,你们年纪小,很多事情是你们不能做到的,妈咪不怪你。”

    马纯纯已经醒来,她的一双眼睛已经哭成了核桃,“对啊,阿昙,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以后我们都要更加的小心翼翼,千万千万要更小心,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顾昙点点头。

    “报告少主,无一生还,尸体已经处理了,通过现场遗留的手机,属下已查清,和G国的佟少有联系。”

    顾长卿猛然抬起手,站了起来,“好,很好,给我备车,我要去首都。 ”

    “是!”

    他迈步走了出去,安小暖开口,“叶少,纯纯,我去给你们拿两床薄被,隔壁房间有床,你们去休息休息,孩子们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