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22】我让他一辈子都没儿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22字)

    收起笑容,安小暖拿出钥匙,打开了锁,猛然一推,将门给推开。..

    曹心田被黑衣人们押到了门前,往里面一看,她的脸千瞬万变,惊恐尖叫,“不要!”

    安小暖是铁了心不会放过她,声音轻柔,却让曹心田听着胆战心惊。

    “把她推进去。”

    五个字,让曹心田原本拥有的傲气毁于一旦。

    她两腿发软,脚步像是粘在了地上一般,无法挪动。

    “我不要进去……我不要进去!”她晃了晃头,眼神涣散,带着恐惧看着里面。

    安小暖嘴角勾起,“丢进去,门锁上。”

    黑衣人们将曹心田抬起来,随后扔了进去。

    一声惊恐的惨叫袭来,门随后被锁上。

    安小暖脸微微侧目,开口,“生死有命,让她在里面好好享受享受,我们回去,几天后再过来,看死了没有。”

    “是!少奶奶请。”

    安小暖抬起脚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黑衣人主动拉开车,她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

    这间房子,是顾长卿最新建立的秘密实验基地。

    用来处置背叛他的人,以及惩罚别人的方法。

    进入门,便是一米高的地窖式土坑。

    里面养着上千条无毒的小蛇和毒蝎。

    房子仿若一个大铁架子,只有密密麻麻的细孔交换空气,里面黑暗的如同地狱,人不被毒蝎蛇咬死都会被吓死。

    曹心田沦落到这里面,实在是最悲惨,只是,联想到她曾经做过的事情,便会觉得,如此对她已经很仁慈,不剥皮抽筋,已够好的了。

    安小暖回到家,客厅里只有顾长卿。

    “妈呢?”

    “回房间了,看精神状态不太好,初雪去陪着了。”

    安小暖坐到他身侧,头靠在他肩膀上,握住她的手,“我将她扔到了山头的小屋里,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残忍了。”

    “不会。”他柔声开口,“这个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残忍不残忍,别人可以对你做残忍的事情,你不过是还给她,以前,我不知道,现在倒是觉得,若是你不是命大,总是死里逃生,她现在会不会愧疚一分呢?不会,因为没有心的人,愧疚反而彰显她的不正常。”

    “嗯,我让黑衣人过几天去看看她死了没有,处理了她,长卿,其实我的心底这才多多少少安心那么一点,她一直都是搅屎棍,没有了她,总算可以少费脑筋一些。”

    “现在眼下,我们要做的,便是对付G国那边的,为了顾全大局,我不会让这么多兄弟去和他们硬拼,纵然他的属下不如我们的人,但总是会有伤亡,所以,我已经转换了策略。”

    “什么策略?”安小暖问。

    “他胆敢伤我的儿子,那么,我就让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儿子。”

    “你是想……那你这么做,他岂不是更恨你了,会不会狗急跳墙,想一个更歹毒的法子对付我们?”

    顾长卿对她使了一个眼色,“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而且,也已经安排了后路,他狗急跳墙,那我就拿着针管子,里面装满麻醉药给他一针,然后让他睁着眼睛看着自己是怎么被收拾的……”

    安小暖握紧他的手,“长卿,等阿榆康复,我专心教俩孩子,从道德到枪法,请老师来给孩子传授,我们的儿子跟寻常人家的孩子不一样,身为你的儿子风险更是扩大化。”

    “你能这么想便好,孩子小,都是需要教的,你去陪陪孩子吧,我去派特工前往G国,这一次,佟彬我让他知道,永远没有孩子是怎么滋味!”

    ***

    佟彬时刻密切的注意着F国这边的消息。

    但一整天,探子除了汇报顾长卿处置舒清和曹心田的事情,别的事情都没异常。

    想到顾长卿一整天都在家里待着,他便觉得,顾长卿应该是不会为了孩子搭上那么多兄弟的命,自己多虑了。

    苏青洗完澡出来,穿着薄纱一般的裙子。

    看他半躺在那里,手里端着高脚杯,若有所思。

    “又在想什么呢?”

    佟彬一饮而尽杯中的红酒,而后将高脚杯放在桌面上,看向她,“当然还在想顾长卿。”

    “他不是没动静么,你又何必杞人忧天?”苏青不以为意,“我看他也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佟彬淡笑,“我也希望我自己能真的这么觉得,但你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顾氏集团是世界前四强的企业,他年纪轻轻便掌管这么大的公司,若是泛泛之辈,你觉得能做的到么?而且,顾长卿的脑子可比我们管用的多,他在生意上雷厉风行,私下里,也不是个善茬,不然,没有这些,如何管的了世界上顾氏分公司这么多的员工呢?”

    “我都平静下来了,你反倒是忧心忡忡了。”苏青靠在他胸膛前,“我们有这么多人驻守,难不成他还真的半夜带人来打么?”

    “我现在便是捉摸不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越是看不透他的想法,我越是觉得他已经在筹划什么了。”

    “好了,你现在啊,心思别放在他身上了,要好好放在百里君莲什么,上一个计划被顾长卿给破坏了,这一次,一定要用千载难逢的机会除掉他,不然,你上头越来越会对你失望的。”

    他手一伸,将她的薄裙撩起来,转身压在了她身上,“我这会才缓缓地调整过来,之前,顾长卿的女人扮演你扮演的比你自己都像你自己,她刚走的时候,我满腔的怒火真的无处发泄,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被顾长卿耍的团团转。”

    “是你自己太傻,扮演的再像也有破绽,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

    “青青……”佟彬捏着她的下巴,“我希望你在利用我帮你哥报仇的同时,千万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不然,我真的会亲手弄死你,虽然,我离开你照样可以活的好好的。”

    她媚眼如丝,两腿夹住他的腰,弓起了自己的身子。

    “我说了,我会用孩子证明,我并不只是想要你帮我哥报仇而已。”

    “好。”

    他伸出手,将她的内/KU给扯了下来,彼此亲密无间。

    短短片刻,室内便一片温情无限。

    深夜,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未穿衣服。

    门口守卫的值班人员悄然的倒地,两个利索的轻盈身形悄悄的朝着房间里吹了吹一管白烟,二分钟后,门被打开随即关闭。

    一把小巧的手电筒照在床上。

    两个从头到脚一身黑色的人站在床边,一个女人伸出手将苏青手腕上的橡皮筋脱了下来,随后紧紧地束在了佟彬的下/SHEN,跟扎头发似的,连着缠了很多圈,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随后,两个人重新离开了这里,全身而退。

    这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床上睡的男女,一直到清晨,依旧维持着大字型的姿势。

    门口守卫的人醒来,发现自己睡着,立刻赶紧站起来,不敢再打马虎眼。

    刚站直身子不久,便听见了里面一声怒吼。

    门口的两个人哆嗦了一下,彼此对视了一眼。

    佟彬坐起身子,发现自己的sheng/zhi/qi处缠着一个青色的橡皮筋,分明是苏青的橡皮筋。

    这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是的自己的sheng/zhi/qi处已经青紫,而且没有了任何知觉。

    佟彬用手戳了戳,一点感觉不到这是自己身上的东西,虽然他便慌了,冲苏青喊道,“你什么时候将皮筋给我弄上的!”

    苏青含糊的坐起身子,低头看向他,随即忍不住笑了,“对啊,我什么时候给你弄上的,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他伸出手,将皮筋拽掉,两个人都怔了。

    苏青脸上再也笑不起来,“不会是用皮筋给……”

    他穿上衣服,喊医生立刻过来,当医生知道这个情况的时候,皱紧了眉头,“佟少,恕我直言,你这个已经坏死了,只能动手术切掉了。”

    “什么!”苏青傻了眼,“彬,我……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给你弄的,我不记得了……”

    佟彬恼羞成怒,反手给了苏青一个大耳光,“贱女人!”

    三个字骂出来,什么爱,什么喜欢,都统统的化为了乌有,也许他一直觉得自己爱苏青,但,其实,爱不爱,他自己一厢情愿偏执相信,究竟是不是爱,他也不清楚。

    苏青捂住脸,分外委屈,“你打我干什么,我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你不记得我们是一起睡着的么?”

    “谁知道是不是你半夜想着好玩给的弄的!这里有第三个人吗?除了你还会有别人吗!”

    苏青一时间答不上话,自己也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佟少,现在手术要紧,皮筋勒的时间过于长久,无回天之力了。”

    佟彬穿上裤子,出了房门。

    放假里剩下苏青一个人坐在床上,欲哭无泪。

    她是真的没印象做这件事啊,做了这件事对她有什么好处?

    现在该怎么办?

    苏青匆忙的穿好衣服,洗漱后,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去看还是在这里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