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36】俩宝贝康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13字)

    自己上了后座,将她也给拽到了后面,对着她的脸亲了一口,嘿嘿笑了,“今晚不用花钱。阿甘小说网”

    安小心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距离自己的肥头大耳,抬起手打在了他光秃秃的脑袋上,“你谁啊。”

    “你说谁啊,你相好。”

    “我没……相好……”她就要坐起来,无奈,庆祥直接压住她,车里内顿时一片香/艳景象。

    早晨,安小心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车里赤条果体,她大惊失色,赶紧穿上衣服,下了车才发现车是庆祥的,气的浑身哆嗦。

    随后,她竟然又上了车。

    手里还拿了一块砖头。

    坐在后排位子上,等着庆祥来开车上班。

    过了十几分钟,庆祥家的大门开了,他夹着一个公文包欢快的走了出来,看样子,心里很高兴。

    他一边走一边不时的摸了一下光溜溜的头,片刻走到了车面前。

    当打开车门,唱着小曲坐进去,关上门,刚准备开车,脑袋上便来一棒子,他眼前一黑,  回头一看,瞬间倒在了椅背上。

    安小心将他拽到了后排,自己坐在了主驾驶上,将车开到了山路的树林里。

    然后将庆祥给扔了下来。

    将车子开到了山脚下门口,安小心这才搭车回去。

    刚到家门口,安小心便看见顾长明的车停在自家门口,她等了几分钟才进去。

    到了客厅门口 ,她一眼便看见顾长明坐在沙发上,安惜朝坐在他对面。

    “小心,你昨晚干什么去了?长明说昨晚在KTV见你了,后来你跟庆祥一起走了。”

    安小心脚步晃了晃,她万万没想到,昨晚他看见了自己,却没有将自己送回家,任由庆祥将自己带走。

    “哥,我昨晚喝醉了,顾长明明明看见了我,却不将我送回来,任由庆祥将我带走,反正昨晚他也说分手了,以后各不相干了罢。”

    安惜朝看向顾长明,“你看见小心,为什么不将她带回来?”

    “是这样的,我去拉她,她不让我拉,还说要和我分手,我们就分手了,她硬是要和庆祥走,我有什么办法?”

    顾长明摊手,示意自己无辜。

    安小心绝对没想到,他会睁眼说瞎话。

    “哥,不是这样的,他撒谎。”

    安惜朝叹气一声,“小心,你是什么性子哥一清二楚,你啊,别这么爱玩了,年纪也不小了,好好谈一场恋爱。”

    “哥!是他先提出分手的,然后我一个人在包厢里喝多了,出了门口吐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被庆祥给带走了。”

    很显然,她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

    “小心,我们分手还能做朋友。”

    安小心简直被他气死,她绝对没想到,一个男人,当着她的面,说谎竟然一点不打草稿。

    她呵呵冷笑两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她直接扑在了床上,越想越生气,觉得同是女人,这做人的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一开始,她差点就嫁给了顾长卿,如果她嫁给顾长卿,今天安小暖的所有位置都是自己的!

    现在自己是一无所有,安小暖是有儿子有男人。

    安小心觉得造化太弄人了。

    *****

    叶多多和顾榆身子全部康复,又能下地活泼乱跳了。

    下午,老教授便来上课了。

    许久不见这三个孩子,老教授打心眼里觉的浑身不自在。

    “听说顾榆和多多受了伤,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老师,我们都康复了。”叶多多挥了挥手。

    老教授看向顾榆,“阿榆伤的最严重,现在都完全康复了吗?”

    顾榆似乎经历了这次事情,变了不少,变得礼貌了不少,“是的,老师。”

    老教授对他的语气相当受用,“阿榆,如果一直这样,老师的心啊该有多火热啊。”

    “老师,火热的心会烧烂的。”

    “…………”

    老教授干咳一下,坐在那里,并未拿课本。

    “今天呢,我们主要讲讲做人,通过这次的事情,身为你们的老师传授给你们文化知识之前,必须要对你们谈谈做人的道理,不管你们听懂听不懂,今天,老师都要给你们谈谈老师活了这么多久悟到的道理,希望你们好好听听。”

    他话刚说完,便发现以前只有顾昙会认真听课,现在三个小家伙都坐的端端正正。

    老教授有些意外,他继续说道,“不是每一个好人都带着忠厚老实的脸,也不是每一个坏人都是凶神恶煞,不管是不是喜欢这个人,一定要做到极大地尊重,所谓尊重便是不喜欢可以保持沉默,不言语,喜欢那是想挡也挡不住的,不要直接去用武力去攻击一个人,不管他是不是该打是不是该死,人的命只有一次,都是及其宝贵,所以啊,在生命面前,一定要尊重,特别是像你们这些刚刚成长的小孩子,一定要有礼貌,这个是可以慢慢学的。”

    顾榆点点头,“老师,这些我妈咪都给我讲过了。”

    老教授恍然大悟,“怪不得你比以前有礼貌多了。”

    “今天呢,我还要用几个历史上的小故事来给你们讲解故事中悟出来的道理,首先,我先讲一个司马光砸缸的故事。”

    “老师,司马缸是怎么样砸缸的呀?”叶多多率先开口。

    老教授纠正,“不是司马缸砸缸,是司马光砸缸。”

    “对呀,我就是在说司马缸砸缸啊。”

    老教授再度纠正,“是光~~~光明的光,阳光的光~~~”

    叶多多若有所思点点头,“老师,我知道了,是司马光砸光。”

    老教授:“…………”

    “你说的才不对嘞,”顾榆看向叶多多,“应该是司马缸砸光。”

    “…………”

    老教授叹口气,“好了,暂时不跟你俩争论这个问题,我们继续讲这个故事,从前呢,有个叫司马光的小孩,跟同伴来玩捉迷藏,后来呢,小伙伴掉进了盛满水的缸里面,由于缸比人要高,所以,别的小伙伴们都便大喊边回去找大人,只有司马光急中生智,搬起一块大石头,一下子将缸给砸烂了。水破缸泉出,小伙伴也救出来了,现在,老师想问你们,通过这个事情,你们看出了什么道理?”

    顾昙准备开口,老教授冲他摆摆手,“阿昙你到最后说,我先听听这俩小混蛋是怎么说的。”

    顾昙也很好奇,每次上课,必然被两个小家伙搞得气氛奇好。

    叶多多鼓掌,“老师,我觉得,司马光好棒呀,他可真聪明,这个故事让我看出他一定脑子很管用,这样的办法都能想的出来。”

    老教授看向顾榆,“你呢?”

    顾榆冲他一笑,“老师,我别的没想出来,只是想知道,肛裂了……真的好么?”

    “…………”

    老教授直接看向顾昙,“你来说。”

    “我觉得这件事情告诉我们,遇到事情不要慌张,只有保持冷静,才能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老教授竖起大拇指,“好,不愧是咱班第一。”

    “咱班一共就三名同学……”

    “但也是一个班,虽然人少,但是这也是一个集体。”老教授继续开口,“下面我们再讲一个小故事,大家要好好听,等一会我还是要询问大家悟出的道理。”

    “老师,这个是什么故事啊。”

    老教授笑眯眯的站起来,两手被在身后,来回踱步,“这次的故事名字叫做孔融让梨。”

    他刚说完,叶多多诧异,“老师,恐龙还能让梨?!他们那么大的动物应该吃肉啊,这么小的梨怎么够吃。”

    “多多小朋友,老师说的孔融是一个孩子的名字,他的名字叫孔融,不是恐龙。”

    说完,他继续说,“我们现在啊就讲这个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孩儿名字叫孔融。他家有六个兄弟,他排行第六,大家都叫他小六儿,因为他性情活泼、随和,大家都喜欢他。

    虽然家里兄弟多,但爸爸妈妈对他们每个人的要求都很严格:要勤奋读书;对人要懂礼貌;说话要和气;无论什么事,兄弟们都要互相谦让,不要光想着自己;别人有困难要给予帮助。

    孔融年纪虽小,爸爸和妈妈的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他喜欢做事,总抢着扫地呀,端碗什么的,非常讨人喜欢。

    在孔融四岁那年,有一天,爸爸的一个学生来看老师和师母,并带来了一大堆梨。客人让孔融把梨分给大家吃。在爸爸点头同意后,小孔融站起来给大家分梨。

    他先拿个最大的梨给客人;然后挑两个大的给爸爸、妈妈;再把大的一个一个分给了哥哥们;最后,他才在一大堆梨中,拿了一个最小的给自己。

    客人问小孔融为什么捡一个最小的给自己呢?

    孔融回答:“我年纪最小,当然应该吃最小的。”客人听了孔融的回答直夸奖他。爸爸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

    顾榆举手,老教授点头,“阿榆,你想说什么?”

    “老师,平时我在家也是这么做的啊,总是大的给哥哥吃,小的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