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56】正文结局倒计时(8)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3008字)

    马哲转身出了病房,片刻,医生便赶了过来。..

    看了看叶硗的状态,当即决定晚上为叶硗准备手术。

    大家的心里都有一种紧张感。

    不知道手术后会不会出现排异现象,还有未知的可能性。

    但是,手术是必须做的。

    原本回到H国的百里君莲登上了飞机。

    他身边的秘书长再三的劝道,“元首大人,或许还有更加合适的肾源,您不必亲自……”

    百里君莲看向窗外,沉闷的回答,“不一样,我对不起过她,我要还给她,还有,叶硗的身体里有我的器官,也算是和她一辈子在一起了。”

    秘书长再说不出任何话。

    爱一个人要如何深才会甘愿做出这样的牺牲。

    心里若藏一个人,怎么可能找到替代的人。

    那是根,是不可能轻易的便抹去的。

    更别说,爱入骨髓的感情。

    永远也去除不了。

    除非出现更爱的一个女人,大概才有可能覆盖另外一份深沉的感情。

    但不是那么容易便出现的。

    晚上飞机准时到达A市机场。

    百里君莲穿上病号服,早早的便躺在了手术室的手术台上。

    主治医生心里十分的忐忑,“百里先生,您真的想好了吗?”

    “嗯,想好了。”

    “那好,我将全心全力的为您和叶先生准备手术。”

    “麻烦医生了。”

    “不敢不敢。”

    直至叶硗的病床被护士推了进来。

    麻醉针打在两个人的身上。

    当叶硗转头的时候,全身的血液升到了头顶。

    为自己捐肾的竟然是他!

    叶硗的眼睛湿润了,这一刻,他也明白了,百里君莲对纯纯的爱这么深。

    他的眼睛渐渐模糊,最终闭上眼睛,眼角有泪流出。

    百里君莲也看向他,唇角扬起。

    手术室的上方响起了亮灯,手术中三个字让走廊外的一群人心情尤其的紧张。

    两个小时的时间,如同两万年那么长。

    百里君莲的手下和秘书长琢磨着时间快到了,便走到了门口。

    马纯纯是认识它们的。

    “百里先生也来了吗?”

    秘书长长呼一口气,“夫人,元首大人来了,在里面手术。”

    一句话,令在场的人均是万分震惊。

    “什么!”马纯纯闻言,脑子一片空白。

    “捐肾的不是癌症晚期患者吗?怎么会是他?!”

    顾长卿开口,“定下来捐献患者的时候,是他给我打的电话,声称在H国已经找到了捐献者,十分的健康,没想到,竟然是他……”

    叶家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秘书长解释,“是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捐献者,我们元首大人便决定亲自提供,因为……”

    他欲言又止。

    “因为什么?”

    秘书长觉得自家元首大人付出这么多,若不让对方知道,实在是太可惜了。

    他想了想,说道,“因为,元首大人觉得曾经对不起您,还有,他说,这样才能永远的用另一种方式和你在一起。”

    闻言,众人既感动又感激。

    马纯纯泪如雨下,她觉得这辈子自己活得真值,不仅得到了彼此相爱的男人,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嫁到了一个好人家,婆婆公公待自己像亲生女儿一样的好,小姑子也相处很好,不仅如此,还有一个这般爱自己的男人。

    她何德何能,才能同时拥有这些。

    此刻,马纯纯才理解百里君莲以前对自己的束缚,一切只是因为他太爱自己。

    爱的要用那种方法才能维持自己在他身边。

    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出来。

    “医生,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暂时没有排异现象,要先观察几天看看。”

    “谢谢医生。”

    叶硗被推了出来,紧接着是百里君莲。

    推进了紧紧相挨着的两间病房。

    马纯纯先去看了看叶硗,随后又来到了百里君莲的房间。

    秘书长带着人自觉的出了门,在门口等候。

    麻醉剂还没过去,他还没醒来。

    马纯纯坐在床边,看着他闭着眼睛的脸,一阵感伤袭来,她泪流满面。

    不知坐了多久,他悠悠的转醒。

    听到了她的哭声。

    “别哭。”他的嗓子很沙哑,脸色苍白。

    马纯纯看向他,“小傻,你醒了?你怎么这么……你知道我知道是你为叶哥捐肾,我的心里有多么的不好受,就像是在生生的剜我的肉一样,替你委屈,替你难过,还有恨我自己,为什么不能一分为二,这样就好了。”

    他抓住她的手,“我最不想看见的便是你哭,纯纯,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他有事,你一辈子都不会开心,我曾经那么想跟你在一起,时至今日,我还是一如既往爱你,但却不能跟你在一起,这样,岂不是更好……咳咳……你过的好,我才会开心。”

    “小傻,你何不放开自己的心结,再找一个好女人过日子。”

    他摇摇头,“我不爱她,我不会再去这样去伤害另一个女人,小钱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做人不能那么自私。”

    马纯纯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你去看他吧,他也该醒了,纯纯,其实,你不必对我有内疚,他也不必,这都是我该还给你的。”

    马纯纯泪眼婆沙,“嗯嗯。”

    门口进来叶父叶母,马纯纯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门再次被关上,叶母叶父深深地鞠了一躬,叶母开口,“百里先生,我和我老公对你表示深深地敬意,是你救活了我儿子。”

    “叶夫人叶先生不必如此这样,我这样做只是为了纯纯,为了她们一家三口,我没别的愿望,只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叶夫人能够对她一如既往的好,纯纯是个好女人,我不能拥有她,叶硗这样优秀的男人能够拥有也是特别好的。”

    “自然,我一开始就十分喜欢纯纯,以后也会一如既往好好的对她,百里先生放心,我们叶家人都是注重家和万事兴的,纯纯没有父母,在我们家就是我们老两口的亲生女儿。”

    “如此,最好不过了。”

    ***

    马纯纯进来,安小暖和顾长卿站起身,离开了病房,房间里只剩下了这一对夫妻。

    看她眼睛红的跟核桃似的,叶硗开口,“哭什么,不要哭。”

    “没再哭了。”马纯纯坐在床边,说道,“我刚才去看小傻了。”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真没想到。”

    “我也没想到。”马纯纯说道,“现在觉得,到底是我欠他,还是他欠我,都早已说不清了,但,我欠他的总归是那么多,他救了我的命,这一次,又救了你的命,似乎谢谢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我知道也许只有我加倍的幸福,他才会觉得开心。”

    叶硗与她十指相扣,“必须让你加倍的幸福。”

    “粑粑麻麻!”叶多多推开病房的门,伸出小脑袋喊了一声。

    马纯纯回头,“多多,来看看粑粑。”

    叶多多小跑进来,站在马纯纯腿边,轻声喊了喊,“粑粑,你现在疼吗?”

    “不疼。”叶硗说道,实际上,身上开了那么大一个口子,麻醉药药劲过去,怎么可能不疼?

    “粑粑,你要快些好起来,我刚从干爹的病房里回来,干爹好伟大,我好心疼他,但也心疼粑粑。”

    “多多,一辈子都要孝顺你干爹,以后多去看看他。”

    “当然了,因为他是我干爹嘛。”叶多多说的理所当然,“这下好了,粑粑好好养伤,等养伤好了,我们一家就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马纯纯叶硗对视一眼,彼此心里安下了心。

    ***

    安小暖和顾长卿回到家,发现俩宝贝坐在客厅里还没睡。

    “都十点多了,怎么还不睡呢?”

    “妈咪,姨夫如何?”

    “手术很成功。”

    “耶!”顾榆从沙发上弹坐了起来,“我哥这下心情好了。”

    顾长卿故意逗他,“你哥心情不仅仅因为姨夫吧?”

    “多多不开心嘛,我哥也跟着不开心。”

    “刚才在医院,我听你姨妈说,多多要去H国长住了,以后都难得回来几次了……”顾长卿边说边观察俩宝贝的神情。

    只见顾昙的脸色立刻严肃了起来。

    “爹地,是真的吗?”

    “你觉得我会说假话吗?”

    “那我要打电话给多多。”顾昙说着就要下沙发去打电话。

    安小暖一把拉住他,“你爹地就是说假话了,没有的事情。”

    顾昙看着顾长卿,“爹地你真是老头子,真是太可恶了吧?”

    顾长卿坐下,翘起腿,“看把你给吓的,我看啊,你们小孩子什么都不懂,阿昙,长大了,或许你就不喜欢多多了,也或者到那时,你会觉得仅仅是喜欢,不是爱。”

    “爹地,爱是什么?”顾榆追问。

    顾长卿揽住安小暖,“小崽子们,看到没有,爱就是我跟你们妈咪,爱要专一,爱是深深的喜欢,或许你们现在不懂,但是,爹地妈咪要告诉你们,小时候说的话有可能长大后会忘记,所以,学会控制自己的行为。”

    “我喜欢多多,我现在要保护她,让她开心,以后也会,反正我只喜欢跟多多在一起。”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