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74】尾声(12)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35字)

    叶小艺称好,随即问道,“我妈早上怎么没来?”

    权赫柠摇头,“不知道,汤是咱爸送来的。..”

    叶小艺想了想,“ 肯定是嫂子不舒服了,好难受啊,感觉身体里的跟流水似的。”

    权母说道,“你身下垫着尿不湿呢,小艺,你可别乱动。”

    “尿……尿不湿?”叶小艺脸都绿了。

    “刚生完孩子,你身体里很多脏血要流出来,你别乱动。”

    “可是,妈,我上厕所怎么办?”

    权母指了指床下,“你现在插着尿管呢。”

    叶小艺往下看,看不着,权赫柠放碗放下,绕过床头,将一个瓶子拿起来给她看,“看,这都是你一直源源不断盛产的高浓度尿素。”

    叶小艺脑子一阵放开,慢慢的一大瓶子黄色液体,是自己的尿……

    “我咋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然没有了,有尿管。”

    “我还以为尿管拔掉了呢,说实话,这插尿管真尼玛疼啊,刺疼。”

    权赫柠赶紧说,“没事,咱这一辈子也就疼这一次。”

    “老公,将手机给我,我给咱妈打个电话。”

    权赫柠立刻递给她,手机拨通,叶小艺直接变问,“妈,你在哪儿呢?”

    “…………”

    “知道了,没事的,好,那你们注意安全啊。”

    “…………”

    “好,挂了。”

    放下电话,叶小艺看向权赫柠,“我嫂子我哥带着我妈去Z国了。”

    “又去了?”

    “嗯,现在还不清楚状况,等她们回来便知道了。”

    刚说完,叶小艺,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赫柠,你快将被子掀开。”

    权赫柠悄悄掀开,眼睛落在她的肚子上,笑了,“小艺,你肚子怎么了?”

    叶小艺感受着肚子轻颤,“这是宫缩,跟筛糠似的。”

    “盐袋压着缝好的口子,还疼吗?”

    叶小艺点头,“有点,只是,现在不动不疼,一动就疼。”

    “那你别动了,无聊的话,我给你说说话。”

    “好。”

    **

    叶硗回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

    一进门,他便说道,“妈,你快扶着纯纯,跟我来。”

    叶母不敢怠慢,搀扶着马纯纯一起出了酒店。

    三个人乘车来到一处十分偏僻的山脚下,从车上下来,叶母才敢问道,“叶子,这是哪儿?”

    叶硗头也没回,“这是顾少托关系给我找的地方,我也是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的,怪偏僻的。”

    “这里不仅偏僻,还挺怪的,大门口挂着两个大红灯笼。”

    “这里面只有一位老婆婆居住,听顾少说,平时是没人知道这个地方的,就算是知道,也不敢进去的,也不知道老婆婆是什么来历。”

    “怪渗人的,活这么大,第一次来这样诡异的地方。”

    三个人进入院子。

    只见三间瓦房下,有微弱的光,像是点的蜡烛。

    走到门前,叶硗伸出手,阻挡住两个人的脚步,只见朝着门口喊道,“F国叶硗带着母亲老婆请求老人家相助。”

    里面顿时传出一声洪亮的声音,“进来吧。”

    三个人这才敢走进去,里面黑漆漆的,除了一位老婆婆周围点了两支蜡烛,别的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马纯纯和叶母两个人手拉着手,毕竟是女人,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难免心里有阴影。

    “请坐。”

    三个人坐下,叶硗开口,“老婆婆,我老婆怀孕四个月了,肚子很不正常,昨天夜里,我更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如何不可思议?”老婆婆睁开眼睛。

    “我妹昨晚半夜生产,我从医院回来,看见我老婆坐在阳台边缘,挥舞着双手,可等我上去,她已经在阳台上站着,并且坚定的说她没有坐在上面,更没有挥舞双手。”

    老婆婆看向马纯纯,“你丈夫所说的是事实吗?”

    马纯纯点头,“对他说的,我没一点印象。”

    老婆婆点点头,“怀孕前有什么征兆吗?”

    马纯纯和叶硗对视一眼,便说道,“有。”

    随后叶硗便将马纯纯在飞机上做的梦说了出来。

    老婆婆闻言,便下了判断,“你这是怀了鬼胎。”

    这句话,让三个人均是出了一身冷汗。

    叶硗更是吓得不轻,“早知道就打掉了。”

    老婆婆一听,便说,“幸好你没这么做。”

    叶母着急的问道,“老人家,怎么会这样,就算真的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但,我儿媳妇梦见的是她的爸妈,应该说不会害她的呀。”

    老婆婆摆摆手,“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她这个梦就是不好的梦,幸好没有去打胎,一旦打胎那可是大人孩子都保不住的。”

    叶硗闻言,更是,心有余悸,“为什么?”

    “因为,她之所以会做那个梦,是因为她的父母想让她有个儿子,你们家是有钱有势有名的人家吧?”

    叶母点点头,“是的。”

    “那就对了,她的爸妈觉得豪门都是注重有子嗣的,怕女儿在你家生不出儿子受苦,就在下面给你们选了一个,大概是弄巧成拙了,如果丈夫将孩子流产,那他们会很愤怒,会连带着女儿一起受苦。”

    “我们家我和她公公都是比较开明的,女儿也是传后人,我们从来不会因为这个对纯纯不好,就算纯纯生一个女儿,不再要孩子了,我也不会介意。”

    老婆婆缓缓地站起身,“幸好肚子才四个月大,再大些就不好控制了,你们跟我来。”

    三个人站起身,随着老婆婆朝里面的漆黑地方走。

    老婆婆端着蜡烛,放到自己的床边桌子上,说道,“你过来躺下。”

    马纯纯照做,脱掉鞋上去,躺在床边。

    肚子上的衣服被撩起,老婆婆触碰了一下肚皮,然后对叶硗和叶母说道,“你们两个出去,我做法的时候不希望有人看着。”

    母子俩点点头,走出门外。

    外面此时轰隆隆的打起了雷,叶母赶紧拉住叶硗跑到门口下面,避免被雷劈到。

    “叶子,你说这靠谱吗?”

    叶硗点头,“顾少对我说的,不会有假的。”

    叶母忧心忡忡,“我看Z国啊邪门的很啊,以前我不信啊,但是,这次真的不得不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