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76】尾声(14)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77字)

    林父上前,轻声喊了一句,“苏梅?”

    苏梅抬起头,泪眼婆沙的喊了一句,“林伯伯。阿甘小说网”

    “你怎么蹲在我家门口?你怎么了?”

    “我能不能进去?”

    林父点点头,“跟我进来吧。”

    走到客厅里,林父这才看到,苏梅脸上青一片紫一片的淤痕,显然被揍了。

    “你脸上怎么了?”

    “被周三打的。”苏梅回了娘家,但也被自己亲爹给赶了出来,她无路可去,蹲在了林家大门口。

    林父有点怜惜她,因为苏梅的整个脸都打的面目全非了。

    “我去拿医药箱,上点药吧。”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苏梅跟着一起去了。

    关上门,林父拿来医药箱,打开后拿出药膏挤出一些递给她,“你自己抹抹,这周三下手也太狠了,看把你打的。”

    苏梅觉得很委屈,当坐在镜子前的时候,她哭的更伤心了,镜子中的自己简直没个人样。

    “林伯母呢?”

    “搓麻将去了。”林父没好气的说,“我刚才出去找她了,没找着。”

    苏梅坐在那里,“很晚了,林伯母不回来吗?”

    “通宵,要早上才回来。”林伯父说起这个就生气,通宵对身体不好不说,这一天五万五万的花,再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啊。

    “林伯母精力真好。”苏梅说道,“伯父,我能在客房睡两个小时吗?天不亮我就走。”

    林父有些难为情,毕竟客房在二楼,跟林骄阳的婚房紧挨着,多少会被发现。

    “这样吧,你就在这床上睡吧, 我斗地主,天不亮我喊你。”

    苏梅点点头,“多谢伯父了。”

    苏梅脱掉鞋,躺在床上便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林伯父坐电脑前,玩斗地主,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多多少少会有些不自在。

    尤其是苏梅穿的是裙子,她侧过身那么躺着,裙子自然而然的抽上去了,修长的大腿暴露在一个很久没有X生活的五十几岁的男人面前。

    林父斗地主斗了半个小时便关闭了电脑,躺在了苏梅的旁边,他自然是睡不着的。

    终于,他伸出手放在了苏梅的臀部,苏梅没反应,一动不动。

    林父胆子大了起来,LIAO起了她的裙子,竟然发现她没穿NEI/KU。

    他吻住苏梅的嘴,两个人顺其自然的热情如火的亲了起来。

    林父关闭灯光,看不见苏梅面目全非的脸,单就她的身体而言,妙不可言。

    他分开了她的腿,很轻松的就在她的身上飞翔。

    苏梅的SHEN/吟声 让林父很受用。

    苏梅压根就没睡着,她在装睡,林父MO到她的时候,她是受用的。

    嫁给周三那样的无赖,娘家又不管,她心里也很委屈,很想让一个男人呵护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林骄阳对自己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林骄阳的爹也行。

    两个人在这张大床上,开始啪啪啪。

    夜色正浓。

    一直持续了四个小时。

    等停下来的时候,林父觉得又年轻了一回。

    他紧紧地搂着苏梅的身体,“以后,让我疼爱你可好?”

    温柔的声音让苏梅十分安心。

    “伯伯,你可真猛,老当益壮。”

    “我好久没有X生活了。”他说道,“你林伯母不知是不是年纪也大了,不让我碰。”

    “那你出去找女人吗?”

    “没有。”

    苏梅打开灯,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三点了,不早了,我该走了。”

    “还早,五点走不晚。”

    苏梅摇摇头,“被伯母发现就不好了。”

    林父下床,从包里拿出一沓钱递给她,“梅梅,这钱你拿着,天亮了去医院看看脸上的伤,买点好吃的。”

    苏梅接过,“好。”

    随后她便走了出门,林父将她送到门外。

    回来的时候,林父觉得这种婚外情实在是太刺激了,其实,他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老婆有可能在外面养的有小男人,仔细一想,可能性真的大了很多。

    “大冬天了,大衣里面穿裙子,真不嫌冷。”林父喃喃自语便睡着了。

    林母是七点回来的,到家她看见林父还在睡,便脱掉衣服躺在里面。

    “输光了?”

    林母嗯哼一声,心情不好,“一分不剩。”

    “我就知道。”

    林母叹气,“上半夜运气挺好的,下半夜就不行了。”

    “昨晚你在哪儿打牌?”

    “不是说了么,春暖花开棋牌室。”

    林父心思一转,更笃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没有直接拆穿她,反而是搂住了她,“老婆。”

    林母甩开他的手,“老夫老妻了,干什么呀。”

    林父讪讪的放下手,“多老啊,五十几岁而已,好了,你也别睡了,儿子儿媳妇起来了,一起吃早餐。”

    林母愤愤然的坐起身,“这都几个月了,每天早上还要一起吃早餐,都是你定的破规矩!”

    林父不悦,“一起吃个早餐怎么了,一家人就该一起吃早餐,你要不愿意,那以后就不要一起吃了,你早餐也不用吃了!”

    “对她,我们家还不够好吗?还一家子陪着她吃早餐,想起来骄阳给他丈母娘下了那么大的彩礼,我就不满,那么大的彩礼给他们买了两套房子,连木槿弟弟的房子都有了,我自己的亲生儿子,给我买过什么?”

    “我刚才说了,一家人吃早餐是应该的,做什么都怪到儿媳妇的头上,什么叫陪她,我说了,你要是实在不愿意,那你就睡觉吧,打了一晚上的牌,是挺累的。”

    林父穿衣服。

    林母无力的坐起来,穿上鞋,走进洗手间洗漱。

    夫妻俩出来的时候,木槿已经将早餐从厨房里端了出来。

    “爸妈,吃饭啦。”

    “好。”

    四个人坐在餐桌边,林骄阳问道,“妈,你连续几天出去打牌,累不累?”

    林母理所当然,“这是我的爱好,不累。”

    “你妈昨晚上拿了十万,今早输光光。”

    林母回道,“我连续几天不过花了几十万而已,也没有你给丈母娘彩礼多。”

    林骄阳冲林母使了一个眼色,“你提这个干吗,我丈母娘将木槿从小养大到我们家,我觉得比那些钱有价值,再说,妈,你只是这几天输了几十万吗?你去年趁我爸回老家的时候,输掉了一千万,不是比彩礼还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