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大人,要够了没! » 正文
| 繁体版

【592】尾声(30)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2031字)

    “长卿……长情之人呐。..”叶硗评价。

    安小暖看着新闻上拍下来的图,才发现,长卿在给自己系鞋带这个画面究竟有多美,美的她觉得心暖如初。

    简单的同学聚会后,几个人一起出了包厢,安小暖和马纯纯一起去洗手间,顾长卿和叶硗在楼下等着,权赫柠先回家了。

    两个人结伴刚到洗手间门口,便听见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进去方便出来,两个人拧开水龙头洗手,刚洗完手,准备出去的时候,另一扇单间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竟然是林母。

    看见安小暖,林母有些慌神,随即她又重新回到了单间里。

    马纯纯和安小暖相视一眼,两个人也迅速的重新走进林母的隔壁单间。

    细微的声音从隔壁传来,“你待在这里半个小时后再出去,外面有认识的人。”

    一道男音继而传来,“好。”

    马纯纯无声的张开嘴巴说道:他们在干嘛?

    安小暖摆摆手,示意先听着。

    随即,林母出来看了看,发现没了俩人,这才重新进去,声音稍微大了不少,“走了。”

    “亲爱的,我好舍不得你……”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撒娇,有点恶心。

    “我也是我也是,咱们下次再约嘛。”林母的声音也带着小女人的姿态。

    紧接着,是一阵亲嘴发出的吧唧吧唧声。

    让这边的俩女人惊得目瞪口呆。

    最后,马纯纯抱着安小暖,将她托了起来,安小暖往下一看,发现俩人亲的不亦乐乎。

    她嘿嘿笑了两声,亲吻的两个人顿时停了,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抬起头,俩人均是吓了一大跳。

    林母更是吓得从胡杨的腿上摔倒了地上。

    “我的妈呀!!”

    “哈哈哈。”安小暖下来,和马纯纯走了出去。

    隔壁的门口被打开了,胡杨赶紧跑出了女洗手间。只剩下林母一个人。

    “安小暖!”林母怒火中烧,“你将这些要告诉骄阳吗?”

    安小暖冲她一笑,“伯母,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在污蔑你一样,但是,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谷欠求不满,可见林伯父无法满足你呀。”

    林母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没关系了,既然没关系,那我也不在这废话了。”

    她作势要和马纯纯一起离开。

    “站住!”

    林母蹭蹭蹭的跑到她们俩前面, “要怎么样你们俩才不会说出去,开个价吧。”

    听到她这么说,安小暖收起了笑容,“林伯母,我们很像缺钱的样子么?”

    “有谁会嫌钱多呢?”

    “但是你的那点钱对我们来说可有可无啊,对我们来说真的不够塞牙缝子的,好自为之吧。”说完,安小暖便和马纯纯一起走了。

    到了楼下,四个人一起出了酒店。

    回到家,安小暖想了想,还是说,“要不要给骄阳打个电话?”

    顾长卿赞成,“还是提点一下吧,别说的那么直白,让他长点心。”

    “好。”安小暖拨打了林骄阳的电话,很快便接通了。

    “喂,  睡了吗?”

    林骄阳 回答,“还没呢。”

    “那个……今天我和长卿一起去海燕大酒店意外碰到了你妈……”

    “她是两个人么?”

    安小暖有些意外,“你知道?”

    林骄阳听到她的反应便知道了,“我妈最近有点挑战我的底线。”

    安小暖不知怎么说,“这件事你多注意点,到处是记者,拍到了就不好了。”

    “我会的。”

    挂了电话,安小暖看了看顾长卿,“他知道。”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家的家事自己处理吧。”

    安小暖点点头,“ 睡吧。”

    这边厢,林骄阳刚挂了电话,木槿便问,“小暖打来什么事?”

    林骄阳上床, 淡淡的回答,“说在酒店里碰见咱妈了。”

    木槿立刻回答,“跟那个男的一起。”

    “嗯。”

    “暂时别说她,毕竟今晚她见小暖了,别给别人找麻烦,这件事来日方长,明天我便找人跟着她的行踪。”

    “骄阳,我觉得只能不给她钱了。”

    林骄阳点头,“先这样。”

    林骄阳亲自去了父母的卧室,将林父留给林母的钱给拿走了,然后,林母第二天去拿钱的时候才发现钱不见了。

    她怒气冲冲的走到客厅,“是谁拿走我的钱了?”

    管家好言相劝,“夫人,在咱们家没外人来。”

    林母看向木槿,“是不是你偷了?”

    木槿回答,“妈,偷这个字不是随便用的,这是对人极大地不尊重,我没拿你的钱。”

    “你没拿?那怎么不见了?”

    “妈,你有钱的时候怎么不说是我给的,没钱了就说是我偷的,说话要有证据的。”

    林母便去掉监控,看看谁进了她的房间,但去了才发现,监控器坏掉几天了。

    干气没法子,林母便说,“既然找不到拿钱的,那就报警。”

    她去看木槿的反应,谁知木槿依旧淡定,随便你如何。

    林母说报警也不过是随口说说,这种事报警就等于上报给了媒体。

    对于极其注重名誉的她来说是不可行的。

    于是,林母一连多日只好在家。

    出门也不出门了。

    一直等到了林父旅游回来,已经是一个多月后的事情了。

    林父这次去旅游,时间很长。

    到家的时候,比走之前年轻了不少,精神焕发,神采奕奕。

    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的。

    “你说去旅游一去就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回家了呢?”

    林父将行李放到房间,然后说,“家是一个人的港湾,无论跑到哪儿都要回来。”

    “我有点纳闷,你一个人居然有心思去旅游还跑那么久?就没找个女人陪着。”

    林父懒得理会她,“你别管我了,管好你自己就好。”

    “你个我的钱在家里不翼而飞了,不知道被谁偷走了,再给我点钱。”

    林父掏出钱包递给她一沓,“这是你一个月的零花钱。”

    林母一看,便不满了,“这么几万块钱让我花一个月?别说搓麻将了,买点想买的都不够,这要过年了,我总要发红包的吧,给我五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