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八十八章 前途无量【一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他说是影怡的男朋友,就一定是了?万一他是债主怎么办?”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说道,然后把心中的不安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中年男子是属于直肠子没有心机的那种类型,之前他压根就没往这方面去想,现在听到妻子的解释后,这才明白了妻子心中的担忧,随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如果他真的是债主,我也认了。别人既然肯借钱给影怡,那是对影怡的恩惠,咱们不应该躲着人家。”中年男子纯朴的说道。

    根据他的认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对方真的是债主,他们即便是砸锅卖铁,也要想办法把钱还给人家,而不是耍无赖的故意躲着人家。

    “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气死我了。”中年妇女气得暴跳如雷,随后冷冷一笑道“别怪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要是对方真的是债主,那也是韩影怡母女俩的事情,和你无关。如果你敢私自帮她们揽下来,我绝对和你没完。”

    韩影怡是单亲家庭,从小长到大,生活一直很艰苦。

    中年男子作为她的亲舅舅,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到她受苦,暗地里曾经不知道帮助过多少次,可每帮一次,就会和妻子吵闹一次。

    当然,也不是中年妇女太过蛇蝎心肠,主要是这里的生活条件太过艰苦,她自己也有孩子要养。每当丈夫资助韩影怡母女一次,她们自己的孩子相对就要受些委屈,所以她自然不愿意。

    面对妻子的怒火,中年男子没有多说什么,他很了解妻子的脾气,在这个时候反驳,只会让妻子火上浇油。

    对此,中年男子只有选择沉默,不过,他的心里却如明镜儿一样,如果外甥女真的被债务B得走投无路,他肯定不可能袖手旁边。即便没有能力帮太大的忙,但他一定会竭尽所能。

    正在这时,围观的几个邻居走了过来。

    早在林天昊喊门的时候,周围的几名邻居就被惊动了。望山镇的经济相对比较落后,镇上有私家轿车的人不是很多,当看到林天昊几人是开着轿车过来的之后,大家都很好奇,于是纷纷驻足围在旁边观看。

    如今等到林天昊几人离开,这几名围观的人,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来到了韩影怡舅舅的面前。

    “庆国叔,你家影怡可真厉害啊!连咱们市委书记都亲自上门了,她这大学可真不是白上的。”一名戴着近视眼镜,面容白净,大约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一脸羡慕的说道。

    青年男子口中的庆国叔,指的就是韩影怡的舅舅韩庆国。

    “市委书记?什么市委书记?”韩庆国很疑惑,一脸茫然的看着青年男子,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怎么?你不知道么?”青年男子很讶异“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小伙子,他身后站着的那个人,就是咱们的市委书记杨卫广。”

    韩庆国从小学习成绩不太好,没读过几年书,所以不喜欢看新闻之类的东西,自然不认识杨卫广。

    可眼前这名青年男子不一样,他上过大专,在经济条件相对比较落后的望山镇里,算是个高级知识分子。

    平时没事的时候,青年男子最喜欢看各式各样的新闻,希望能够找到一条发家致富的道理,然后带领镇上的人一起致富。

    这样一来,青年男子在平阳电视台的新闻里,自然看到过很多次杨卫广的身影,所以才能认出杨卫广。

    当认出杨卫广之后,青年男子很吃惊,他做梦都想不到,堂堂市委书记,竟然会出现在他们这种小地方。

    不过,随后想到韩影怡是京南大学的高材生之后,他心里又释然了许多。

    正所谓,知识改变命运,在青年男子的心中,知识是很重要的。他估摸着,韩影怡肯定是凭借着高等的知识,引起了市委书记的关注,所以市委书记这次才会亲自登门表示慰问。

    当然,除了这个可能以外,青年男子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能合理解释眼前这种情况。

    “什么?你说那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是咱们平阳市的市委书记?这怎么可能?”韩庆国大吃了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可以肯定他就是咱们市的市委书记杨卫广。”青年男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淮刚,你刚才是不是看错了?市委书记闲着没事上我家来干什么?”韩庆国的妻子仍然还是不相信,像他们这种普通的家庭,即便是邀请县委书记,县委书记都不屑上门做客。更何况是市委书记了,请都请不来,怎么可能会主动上门呢?

    “我肯定没看错。”青年男子一脸的认真,然后指了指刚才杨卫广专车停留的地方,说道“你们之前没有注意到么?停在这里的那辆轿车,车牌号是湘E00001,这可是咱们平阳市市委书记的专用车牌号,刚才的那个人如果不是杨书记,还能是谁?”

    “这…”韩庆国夫妻俩顿时语塞,他们虽然不清楚湘E00001这个车牌号,是市委书记专用的。可看到青年男子说的有理有据,不似作假,他们心里不禁相信了七八分。

    “可杨书记到我们家来干什么啊?”韩庆国很疑惑,想不通杨卫广无缘无故到他们家来是什么目地,而且连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估计是影怡认识杨书记,杨书记听说大姑病了,所以特意过来探望的吧?”青年男子不置可否的说道,他口中的大姑指的自然是韩母。

    “有可能是的。”韩庆国也不太确定,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杨卫广和他们韩家没有半点关系,如今突然登门拜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因为韩影怡。

    想明白了这点之后,韩庆国心里松了口气,之前听到妻子的提醒,他以为林天昊真的有可能是上门要债的。而以他们家目前的情况,压根就没有能力偿还。

    可现在知道跟随林天昊一起过来的杨卫广,是平阳市的市委书记后,韩庆国心中的忧虑尽消。

    如果说林天昊真的是债主,不可能会带着政府官员上门讨债的,而且还是市委书记这么大的官,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对此,韩庆国很快就否定了妻子之前的猜测,认为林天昊肯定就是韩影怡的男朋友。

    “影怡可真厉害啊!竟然能认识市委书记,以后她飞黄腾达的日子,指日可待啊!”青年男子既羡慕又钦佩的说道。

    如果韩影怡真的搭上了杨卫广这道线,那以后的发展必然前途无量,这点毋庸置疑。

    另一方面,要是韩影怡能想办法说服杨卫广,让杨卫广重点建设望山镇,那么望山镇很快就能发展起来,这点可是青年男子和全镇人们最希望看到的。

    “也许吧!”韩庆国憨厚的笑了笑,虽然他不明白青年男子心中的长远打算,但如果韩影怡真的攀上了杨卫广这棵大树,就等于是为韩家光宗耀祖,所以韩庆国心里自然高兴。

    相对于韩庆国的开心,他的妻子李彩云,要尴尬许多。从小的时候,李彩云就没有对韩影怡母女做过什么贡献,如今眼看着韩影怡有可能飞黄腾达,她的心里自然懊恼和后悔,深怕韩影怡发达了之后,会不待见她这个舅妈。

    对此,她心里既羡慕又嫉妒,暗想,也许杨卫广出现在这里只是巧合,并不是因为韩影怡的关系才特意上门拜访的。

    想到这,李彩云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如果说杨卫广真的是特意前来拜访,不可能从头到尾都不说一句话,这说明当中肯定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

    想明白这点之后,李彩云安心了许多,她认为韩影怡虽然是京南大学的高材生,但这和市委书记没有任何关系。

    况且,韩影怡这些年一直在外地上学,也没有机会结交杨卫广,所以李彩云认定这只是一个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