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二十二章 原谅【一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先生,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继续追究。阿甘小说网这些年影怡她跟着我受了很多的苦,我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好好的对待她,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韩兰芝笑了笑,善良的说道,大有一副一笑泯恩仇的感觉。

    “你…原谅我了?”陈建国怔了怔,表情十分诧异,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早在几年前,陈建国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当年棒打鸳鸯的事情,也许是错误的。只是由于他害怕无法取得韩兰芝的原谅,所以心里一直在逃避,不敢去面对韩兰芝。

    可如今B不得已之下,真正的面对韩兰芝以后,他做梦都想不到,韩兰芝以德报怨,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了他。

    对此,陈建国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心里甚至一度觉得,如果早知道韩兰芝能这么轻易的原谅他,他几年前就该来负荆请罪了,压根就没有必要逃避这么多年。

    当然,陈建国有所不知的是,韩兰芝之所以能这么轻易的原谅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韩兰芝之前昏倒的时候,已经体会过死亡的感觉了。这种死亡的感觉,让她心境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心地变得比以前更加善良,也更加宽宏大量。

    正是因为如此,在为了女儿考虑的情况下,所以韩兰芝才会看淡仇恨,选择了宽恕陈建国。

    “是的。”韩兰芝点了点头,语气非常肯定,让陈建国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谢谢,谢谢你的宽恕。”陈建国欣喜若狂,心里异常激动。

    这一刻陈建国突然发现,韩兰芝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善良,而韩兰芝这种以德报怨的做法,让他感动之余,不免又有些内疚。

    从这次道歉的本质上来讲,陈建国是怀着目地性的,不算是真心悔过。

    在这种情况下,韩兰芝纯朴又真挚的善良,让陈建国自行惭愧,他觉得自己在这么善良的韩兰芝面前,仍然还怀有不良的目地,这愈发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卑鄙无耻,于是心里难免有些惭愧和愧疚。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陈建国的心早就被利欲给熏黑熏透了,这点惭愧和愧疚显然还无法唤醒他的良知,很快就被他强行压下去了。

    “妈,你怎么可以原谅他呢?难道你忘了当年他是怎么对你的么?”旁边的韩影怡,大吃了一惊,慌忙劝阻道。一边说着,还一边恶狠狠的瞪了陈建国一眼,眼中全是憎恨和愤怒。

    “影怡,冤冤相报何时了,咱们不应该一味的活在仇恨当中,应该要学会放下仇恨。不然,不但自己痛苦,对方也痛苦,这又何必呢?”韩兰芝笑了笑,反倒是开始开导韩影怡要学会宽容。

    “可是…”韩影怡惊呆了,她怎么都想不到,母亲不但真的放下了二十多年的仇恨,反而还主动开导她,让她也放下仇恨。

    对于这点,她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实在理解不了母亲为什么会如此宽容。

    “没什么可是的,我都愿意放下仇恨了,难道你还不愿意么?”韩兰芝微笑着,继续劝导道。

    关于这段仇恨,韩兰芝可是当事人,如今她这个当事人都能放下仇恨,那么韩影怡只要愿意敞开心扉,自然更容易放下这段仇恨。

    “影怡,我知道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不敢奢求你能原谅,只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弥补我以前的过错,那样我就心满意足了。”陈建国痛心疾首的说道,语气哀转真诚,好像是真的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似的。

    “少在那假惺惺了,我妈她肯原谅你,是因为她心太软。我可没有她那么仁慈,要想让我回到陈家,根本不可能,你们就别做梦了。”韩影怡冷声说道,态度非常坚决。

    韩影怡从小和韩兰芝相依为命,母女俩感情极深。韩兰芝不论做什么事,都是先从韩影怡的角度去考虑。同样的,韩影怡做任何事,也都是先从韩兰芝的角度去考虑。

    如今韩兰芝因为陈建国无情的棒打鸳鸯,痛苦了二十多年,这些韩影怡一直都看在眼里。出于为母亲考虑,她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原谅陈建国。

    看到韩影怡坚定的态度,韩兰芝无奈一叹,身为母亲,她非常了解女儿的性格,心里早就猜到了,韩影怡不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原谅陈建国。

    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韩影怡心中对陈建国积累的怨气根深蒂固,短时间内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化解。

    这点韩兰芝心里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她并不着急,她觉得只要陈建国是真心认错,愿意好好对待韩影怡,那么时间久了,以韩影怡善良的本性,相信迟早会原谅陈建国的。

    当然,韩兰芝心里不急,可不代表陈建国也不着急。

    目前陈建国还指望着林天昊能够帮助青宏帮解决危机,可如今韩影怡死活都不愿意原谅他,那林天昊出手帮助的可能性,显然是微乎其微。

    对此,陈建国心里自然很着急,不过,他也没有完全灰心丧气。

    从目前这种情况来看,韩兰芝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如果他能说动韩兰芝,让韩兰芝替他去恳求林天昊,那么林天昊看在韩兰芝的面子上,说不定会同意出手帮助。

    想到这,陈建国心里有了决定,正准备开口请求韩兰芝的时候,病房的房门,突然被推了开来。

    紧接着,四五名穿着流里流气,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看起来像是小混混的青年男子,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