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百六十章 冤屈【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不一会儿的功夫,凌潮就跟着凌宏一起来到了客厅。阿甘小说网

    随后,凌潮先是恭敬的向凌景峰行礼问好,然后说道“家主,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吩咐?”

    “凌潮,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今天早上我离开这里以后,都有谁来过?”凌景峰正色道,神情不怒而威。

    凌潮的职责是守护别墅,如今凌家的家族至宝冰凌斩被盗,他难道失责之罪。

    不过,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凌潮虽然有些失职,但他的主要职责只是防止屑小之徒潜入别墅。

    像唐可欣和凌傲华这种家族嫡传弟子,算是凌景峰的亲人,如果他们想要进入别墅中,只要随便找个合理的借口,那么凌潮自然没法阻拦。

    从这点考虑,凌潮的失职也算是情有可原,所以凌景峰并没有责怪他。

    “启禀家主,您离开以后,只有可欣表小姐和林神医两人来过。”凌潮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傲华没有来过么?”凌景峰挑了挑眉。

    “没有。”凌潮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确定?”凌景峰眉头微皱。

    “属下可以肯定。”凌潮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闻此言,凌景峰陷入了沉默之中,在他看来,以凌潮的修为,如果凌傲华真的来过别墅,那么不论是光明正大的进入,还是悄悄的潜入,都不可能逃得过凌潮的眼睛,所以对于这点,他深信不疑。

    另一方面,直到今天早上的时候,凌景峰还可以肯定,冰凌斩并没有被偷。

    在这种情况下,既然凌傲华没有来过别墅,那么他的嫌疑自然被排除了。

    反观唐可欣和林天昊两人,因为他们进入过别墅,那么偷取冰凌斩的人,肯定是他们两人当中的一个。

    不过,前面的时候唐可欣就明确表示过,冰凌斩是她给林天昊的,所以这只能说明,偷取冰凌斩的人必然是唐可欣,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别人。

    当然,凌景峰有所不知的是,凌潮其实早就被凌宏给买通了。

    说简单点,这次陷害林天昊的事情,凌潮其实也是参与者之一。正是因为他是同伙,所以凌傲华才能轻易的偷走冰凌斩。不然以他的修为,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偷走凌家的家族至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凌景峰不知道这点,可不代表林天昊也不知道。

    林天昊昨天中午的时候,在小花园中碰巧遇见了凌傲华和凌宏两人。当时他还很疑惑,不明白两人为什么会那么巧合的都出现在小花园中,甚至还一度怀疑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根据这一点,结合今天早上发生的这么多奇怪的事情,林天昊很快就想通了,昨天凌宏和凌傲华两人的见面,只怕是在商议该如何对付他。

    另一方面,林天昊第一次和唐可欣去小花园的时候,好巧不巧,正好看到了凌宏和凌潮两人的会晤。加上他又略懂一些唇语,从凌宏和凌潮两人的交谈中,当时他就已经知道了对方是一伙的。

    由此,林天昊猜测,凌宏、凌潮、三长老和凌傲华四人,已经串通一气,联手想要把他赶出凌家。

    至于唐可欣为什么会卷入其中,林天昊猜测对方肯定是利用唐可欣的单纯,想要借唐可欣之手除掉他。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有可能是唐可欣心地太善良,不想陷害他,于是最后临阵倒戈,这才把事情搅合成了现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局面。

    想明白这点之后,林天昊心里冷冷一笑,本来是想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的。不过,考虑到凌宏四人和凌景峰的关系不一般,如果他说出来,在没有什么证据的情况下,凌景峰多半不会相信,这是其一。

    其二,凌宏四人各个都心机深沉,不是易于之辈,如果他冒险把真相说出来,以这四人的能力,肯定会想尽办法撇清关系,甚至有可能会颠倒黑白。

    如此一来,林天昊不免落得个干涉凌家内政,甚至是挑拨离间的下场。

    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林天昊自然不会傻了吧唧的去做,于是他继续保持沉默,冷眼旁观,想要看看事情到底能发展到什么局面。

    “可欣,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凌景峰怒声斥道,很显然,因为凌潮的作证,他已经深信唐可欣就是偷取冰凌斩的真凶。

    “我….冰凌斩真的不是我拿的。”唐可欣苦涩一笑,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无力感。

    和林天昊不一样,单纯的唐可欣,因为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自然看不出来凌宏和凌潮等四人,其实是串通一气,狼狈为奸。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唐可欣也知道上次凌宏和凌潮会晤的事情,可这件事和凌傲华又没有什么关系,凌潮不可能因为这样就偏向凌傲华。

    出于这点,唐可欣认为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没有任何用处,于是这才没有多此一举说出来,以免牵扯出更多的麻烦。

    另一方面,有了凌潮的作证以后,凌景峰已经深信唐可欣就是偷取冰凌斩的真凶。

    如此一来,即便唐可欣现在把凌傲华陷害林天昊的事情说出来,凌景峰也肯定不会相信,反而还会认为她用心险恶,想要诬赖凌傲华,这样对她将更加不利。如果一个处理不好,还有可能会被冠上心术不正的罪名,然后落得被赶出家族的悲惨下场。

    对此,唐可欣只能打破牙齿往肚子里咽,她现在很清楚,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这种冤屈让她有股想哭的冲动,于是只能用微弱的反驳,来证明自己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