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校花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下药【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几杯饮料下肚后,李梦雪无疑是很高兴的,心里甚至还在盘算着这一百万足够孤儿院里的孩子们支撑多久的生活用度,不过脑袋却开始感觉到有些发晕,身体连带着也开始发热。阿甘小说网

    刚开始她以为是包厢里太闷,空气不流通,所以现在有了反应,于是也没有往心里去。但是这股子热意不断往脑子里钻,这让她逐渐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特别是当她扫视了一眼,发现韩佳岱和尚启世两人没有任何异样,可蒲旭培三女却满脸晕红,明明没有喝酒,但是好像醉意朦胧的样子,这让她心里不对劲的感觉变得更浓。

    摇头苦笑,李梦雪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因为刚刚林天昊给她发过消息,说是就在房间外,随时可以冲进房间来救她,只是为了采集韩加岱的犯罪证据,所以要稍等一下。

    只是生性单纯的她,实在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只能呆呆的看着韩佳岱,迷茫的问道“韩学长,这个果汁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我感觉自己好像是有点喝醉了?难道里面也含有酒精么?”

    李梦雪通过蒲旭培三女的样子,加上自己现在的情况,隐约意识到了可能是果汁有问题,不然她们四个人不可能会那么巧的同时有种醉意朦胧的感觉。

    不过,李梦雪虽然觉得果汁有问题,但却没有多想,心里下意识的认为果汁会不会是和啤酒一样,含有少量的酒精度,要不为什么她和蒲旭培三女会有醉态的表现呢?

    韩加岱虽然为人精明,但说到底也不过是未经世事的学生,现在见到李梦雪几女的变化,意识到自己的计谋已经得逞了,于是不禁有些得意忘形,尤其是李梦雪现在呆萌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可爱,这让他忍不住乐了“我的好学妹,我不妨实话告诉你吧!你们的饮料里我已经事先加了点料。”

    诚如林天昊所猜测的那样,韩佳岱因为已经见识过他神秘的背景,本来是不敢打李梦雪主意的。

    不过,一来,林天昊现在离开了京南大学,这点韩佳岱已经知道了,于是心里的顾忌减去了不少。

    二来,韩佳岱的舅舅,也就是尚启世的父亲,最近突然幸运的得到了高人相助,实力背景暴涨,逐渐有一统天狼帮的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有舅舅撑腰,韩佳岱的腰板挺直了很多,于是这才色胆包天的把目标又放到了李梦雪的头上。

    当然,韩佳岱虽然不把林天昊放在心上,但他却不敢无视法律,要知道,从法律的角度来讲,强来的罪行可是很严重的。

    出于这点,韩佳岱想起了一计,然后联合表哥尚启世,用给孤儿院捐款作为诱惑,把李梦雪骗到了酒店来,目地自然是为了得到李梦雪。

    只是,韩佳岱心里很清楚,就算李梦雪上当受骗,也不可能会心甘情愿的把身体献给他,于是他又想出了一个计策,那就是下药,下chun药。

    在他看来,只要李梦雪中了chun药,自然会主动把身体献给他。而现在这里又是酒店,只要他用手机拍下李梦雪主动现身的部分过程,那么事情就会变成李梦雪主动和他来酒店开房,这样即便李梦雪事后报警,也不可能奈何的了他。

    至于韩佳岱是在什么时候下的药,这点很明显,之前来到包厢后,他曾主动出去让服务员上菜。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买通了服务员,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chun药。

    当然,由于有过上次酒店的前车之鉴,韩佳岱知道李梦雪四女这次肯定不会再喝白酒,于是让服务员在饮料里下了药。也正是这样,李梦雪四女放松了戒备,才会轻易的着了韩佳岱的道儿。

    不得不说,韩佳岱的这个计策,可谓是天衣无缝,也是煞费苦心。

    听闻此言,李梦雪终于意识到自己四人被算计了,当下异常震怒。直到现在她才明白,怪不得韩佳岱和尚启世两人会表现的这么大方,愿意为孤儿院捐一百万,搞了半天是别有所图。

    对此,她心里很失望,也莫名感觉到很悲哀,本来心地善良的她,一直认为人性本善,甚至也几度相信韩佳岱已经改过自新。可现在才明白,是她自己太天真了,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像韩佳岱这种心术不正的人,完全已经无药可救。

    当然,李梦雪虽然很失望,但是现在却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么多,如今她已经感受到身体那股子热意越来越浓厚,逐渐变成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欲望。

    于是趁着理智还没有完全被淹没,她忍不住怒斥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枉我们对你那么相信,没想到你竟然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

    韩加岱虽然心术不正,但毕竟还是一个学生,没有完全到达泯灭人性的地步,于是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愧疚,不过这丝愧疚很快就被要得到李梦雪的兴奋和发自内心的欲望抹去。

    不止如此,李梦雪的怒斥,击中了他的痛脚,让他有些恼羞成怒“学妹,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完全就是把我当成了自动提款机而已,想让我不在乎回报的给孤儿院捐钱?你就光陪我吃饭而已?你太天真了吧?如果你愿意当我女朋友,那别说五十万,现在我有五百万可以给你,你完全可以捐给你的孤儿院,可是你为什么不乐意做我的女朋友呢?为什么非要让我给你下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