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一章 华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擦了擦眼泪,唐瑄牵着爷爷手,轻声说道:“爷爷,您会好起来的,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二叔他们正在想尽办法的要分家,其他几个家族更是对我们虎视眈眈,我只能硬撑着,但是我总有撑不住的时候,我相信爷爷您一定能醒过来的!”

    “我碰到了一个家伙,他很特别,我能感觉到他不是一般的人,他和小叶,天扬他们都不同,我觉得他能帮我,所以就把他带回了家里住。..”

    “霜霜和黛黛都很担心您,她们说要过来看您,但是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潘家和温家现在也很难,谁叫我们家里都没有男性继承人呢?”

    “叶开和萧天扬似乎在做什么事情,想要对抗其他几个家族,但是情形很不乐观,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轻轻地放下爷爷的手,又仔细的替爷爷掖了掖被子,唐瑄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隔着雕花窗户看着外面,轻轻地把窗户拉开了一点缝隙,一股新鲜的空气慢慢的飘了进来。

    后花园光线虽然暗淡,但是几盏路灯柔和的灯光下,圆心湖面波光粼粼,别有一番静谧。

    “唐瑄,你不能倒下,你必须坚强,唐家要在你手上发扬光大,你一定行。”

    看着窗外,唐瑄两只小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

    …………

    …………

    一辆奔驰商务车,停在陈西平酒吧外面一个阴暗的角落,一直等到龙城带着人离开之后,其中一个大汉才低声对着后排座椅上闭目沉思的年轻人说道:“华少,咱们是不是该进去了?”

    “不用着急,再等等,陈西平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我们也不用出手太狠,只需要让他留下一点证据就行了。”

    年轻人缓缓的睁开眼睛,平静的脸上有一种不屑的神情,从这个年轻人的外貌打扮和气息来看,明显就是一个家世不凡的公子哥,他身边的几个保镖,也是训练有素的高手。

    除了开车的是一个中年壮汉之外,另外四个人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一身特种部队作训服样式的黑衣,脚上穿着的,也是擦得锃亮的军靴,而他们的腰间鼓鼓囊囊的,明显是别着手枪。

    只需要从这几个保镖的架势就可以看出来,这个被称作华少的年轻人,在燕京,至少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

    大概又过去了十多分钟,酒吧里的客人一哄而散,年轻人这才淡然说道:“走吧!”

    他身边的大汉立刻跳下车,先是警惕的向着四周观察了一番,然后年轻人这才下来,身后跟着三个保镖,五个人直接走进了酒吧的大门。

    酒吧里现在是一片狼藉,地上躺着的全都是大腿被军刺刺穿的流氓,空气中的血腥味和尿骚味刺鼻无比。

    见到有人进来,酒吧里唯一能说话的人就是吧台里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年轻人走到吧台前,对着其中一个女子微微一笑,说道:“我找陈西平。”

    这个女子显然也不是简单人物,今天晚上的事情算是闹大了,而这个时候还有人找上门来,要么是仇家,要么是找麻烦的,绝对不是帮着出头的。

    她是陈西平的心腹之人,所以故作惊慌的摇摇头装傻:“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先生您是……!”

    年轻人身后一个保镖,直接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了那个女子也不说话,那个女子顿时吓得说了实话:“右边八号包厢!”

    年轻人又是微微一笑,然后对着身后几个保镖点了点头,当先那个保镖收起枪,走在年轻人前面来到八号包厢,一脚就踹开了门。

    这个包厢正是龙昊和张烈他们喝酒的地方,地面上受伤的人已经清理了出去,陈西平正目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那个光头豹子哥,手上缠着的纱布已经变成了红色,两人正在说着什么。

    包厢里灯光暗淡,其中一个保镖直接伸手打开了大灯,年轻人笑眯眯的对着有些惊讶的陈西平说道:“你就是陈西平,我有些话要问你。”

    陈西平的确算是是个人物,刚才的大局面已经经历过了,现在又出来几个不简单的角色,他倒是能处变不惊。

    反正已经不能在京城混下去了,这条命算是捡着的,所以他倒是看的开,脸上居然浮现起来一种满不在乎的神情:“你们又是什么人?找我什么事?”

    年轻人笑眯眯的说道:“刚才出了什么事情?”

    陈西平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年轻人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的话只说一遍。”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开始用枪对着吧台的那个保镖,又把枪拔了出来,直接对准了陈西平的脑袋。

    陈西平过的就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他可不是吓唬大的。

    “草,有种开枪,你当我西平哥是吓大的?”

    “砰”

    保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枪口往下一落,对着陈西平的大腿就是一枪,子弹立刻就穿透了他的大腿,疼得他直接惨叫一声,抱着大腿就滚到了地上。

    一边的豹子哥下吓坏了,他瘫软在沙发上,已经傻了。

    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牛人一波接着一波,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吗?

    年轻人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似乎开枪打死个人,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稀松平常,而保镖依旧是端着枪,冷漠的看着陈西平。

    陈西平真是足够硬气,这家伙虽然疼的咬牙切齿,但是嘴里依然是强硬无比的说道:“来,打死老子,孙子,你不打死老子,老子以后弄死你!!有本事你一枪打死老子!”

    “不错,没想到还有点骨气,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年轻人对着保镖招招手,保镖略微一迟疑,然后把手枪交给了他。

    接过枪,年轻人毫不犹豫的对着陈西平的两条腿扣动了扳机,连续五枪,又在陈西平腿上,留下了五个单孔。

    “你看,我最喜欢有骨气的人了!”

    面对年轻人轻飘飘的一句话,陈西平心头真怕了。

    这几个家伙,怎么比起那群特种兵都狠?那些混蛋虽然出手无情,但是不至于要人命啊,而这几个人,明显就毫不在乎,是不是会死人。

    他强制咬牙,脸色惨然的一笑:“我认栽了,你们……想知道什么?”

    “这才乖嘛!”

    年轻人把枪交给了保镖,然后蹲下身去,用手拍拍陈西平的脸说道:“刚才来的人,是什么人?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动手的都是谁,你千万不要说错一句话,要不然,我保证你全家都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陈西平脸色惨白的对着年轻人微微一笑:“原来是那些混蛋的仇家,很好,我都告诉你们。”

    十多分钟之后,年轻人在四个保镖的保护下从酒吧走了出来,直接上了奔驰商务车,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商务车上,年轻人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电话的那一端,也是一个年轻人,龙昊在的话,一定对这个年轻人印象无比深刻。

    因为这个人,是贪狼,李公子李少廷。

    这个华少,在燕京虽然也算是太子党,但是,也只是李少廷的一个跟班而已。

    挂了华少的电话,李少廷微微一笑,对着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予飞,我是不是现在就去告一状,龙城私自动用天机分队,这足够他喝一壶了吧?”

    那个被他称作予飞的年轻人姓林,家族和李少廷一样,都是资深红色家族。

    “区区一个龙城算什么?我倒是觉得,你一定要小心龙昊。”

    李少廷呵呵一笑,低头玩弄着手里的红酒杯子,漫不经心地说道:“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值得提防的?难道你怕他翻天不成?”

    “废物?你真以为他是废物?”

    林予飞看了李少廷一眼:“你亲眼看到他变成废物的?还是你亲手废掉他的?”

    李少廷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难道他在隐藏自己?我们的情报,怎么可能有误?”

    “就算是他真的成了废物,只要他不死,我们就必须小心!”

    看着林予飞的李少廷嘴角不由得牵扯出一个不屑的弧度:“他有什么值得我们小心的?”

    “没有。”

    李少廷摇了摇头:“不过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我们才必须更加小心,你千万不要忘记了,他这三年,到底在哪里,一个废物,居然能从那座监狱之中出来,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小心吗?”

    李少廷脸上不由得一僵,随即讥讽的说道:“那座监狱之中不养废物,他在里面,简直就是浪费粮食,予飞,怎么三年过去了,你的胆子,比以前小多了!”

    林予飞淡淡的说道:“胆子越小,活得越久,我们的计划,才会有更多成功的几率,少廷,千万不要小看了他,有机会,我们可以试探一下,而且千万记住,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们,可和他玩不起,我们背后的家族,更加的玩不起,因为他是孤家寡人,我们不是,懂吗?”

    (四月一号上架,这之前每天两更,收藏推荐换加更,一百收藏加更一章,三千推荐票加更一章,一百咖啡加更一章。这些东西都是免费的,顺手一点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