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四章 舔脚丫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刘婧茹昨天刚受到惊吓,今天好不容易出来逛街又遇到这样的事,心头的愤怒简直可想而知,一向都是乖乖女的她,眼见龙昊动手了,居然没有平时的那种害怕和想上去劝阻的意思,而是自己都捏着个小拳头,似乎想要上去对着那个家伙的脸上狠狠地抽几个大嘴巴。阿甘小说网

    四个公子哥什么时候用得着自己动手啊,再说了他们的身份,燕京基本上没有人敢动他们,他们玩的那个层面,纵然就是有天大的仇恨,也绝对不会当众撕破脸。

    因为这关系到了家族的面子问题。

    但是龙昊却哪里管这些,趁着这个时候不狠狠地修理一下,还等什么时候?

    那个小华已经羞怒得发狂了,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龙昊冷哼一声,一巴掌一巴掌的煽了过去,不到三五巴掌,那个家伙的一张英俊的脸庞,就肿成了猪头。

    “小子你……,华少,这个……!”

    另外三个公子哥看得有点发傻,好半天,他们才醒悟过来:“混蛋,住手,你死定了,你等着吧!”

    “华少,要不要给你表哥打电话?叫他派高手过来!”

    龙昊懒洋洋的站了起来,然后双手往裤兜里一插,笑嘻嘻地说道:“叫人吧,把你认识的最牛B的人叫来,婧茹,你说这样的混蛋,该怎么处理?”

    刘婧茹在一边冷冷地说道:“该送进宫去当太监!”

    其他三个年轻人一听这话,吓得用手一指龙昊喝道:“你敢,你不知道华家吗?”

    刘婧茹其实说完之后也后悔了,她见到对方口口声声的华家,都不需要多看,这架势很明显,这个华少背后的家族,一定很强大。

    她小脸一白,赶忙走上去拉着龙昊的胳膊说道:“好了,别打了,我们走吧!”

    小手紧紧握住龙昊的胳膊,但是却怎么都拽不动。

    龙昊回身咧嘴一笑,轻轻地说道:“要不,给你瑄姐打个电话?让她来看热闹?”

    刘婧茹以为龙昊这是准备让自己找唐瑄来帮忙,她连忙掏出电话走到一边打了出去,而地上那个华少,则是从地上狼狈无比的爬了起来,双眼喷火的盯着龙昊,恨不得把龙昊扒皮抽筋。

    这家伙真的是气疯了,他们这样的公子哥出来混,全靠一张脸,这一顿耳光,不但让身边的朋友看到了,传出去,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以后还怎么混?

    所以唯一能扬眉吐气的办法,就是现在,马上把场子给找回来。

    想到这里,华少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太失态,也会成为笑柄的。

    他身边还有三个家伙,平时虽然说是好朋友,但是,能看到同伴出丑,这绝对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这个圈子就这么大,大家的底细都清楚,平常出去踩人,好不威风,但是如果被人踩了,那就颜面扫地了,他华冬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人?

    好不容易冷静了一点,华冬瞪着龙昊,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你死定了,你的女人也死定了,我一定会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我保证!”

    龙昊笑了笑,看了一眼一边打电话的刘婧茹,然后说道:“我也保证,以后见你一次,就让你生不如死一次!”

    华冬身边一个家伙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龙昊,无比讥讽地说道:“小子,你到底长没长眼睛?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不要以为家里有几个钱就嚣张?实话告诉你,被我们弄破产的集团公司,没有十个也有八个!那些人的身价,至少都是百亿,你还是掂量掂量,你怎么死吧!”

    怎么死?

    龙昊对着那个骄傲的家伙无比戏谑的眨了一下眼睛,神神秘秘的说道:“我的后台很硬哦!我怕你们惹不起啊!”

    华冬冷笑着问道:“你家有当官的?孙子,省部级一下的角色,就不要说了!”

    “哇,好流弊啊,这位公子,连省部级都看不起,你家一定是国家级领导了呗?太流弊啦,我好怕怕啊!”

    “孙子,你有种,我不得不说,你真有种,既然有种你就等着,等一会儿,如果你还能这样嚣张,我舔你脚丫子!”

    “你要是不舔呢?”

    华冬被龙昊那一脸贱贱的表情弄得肝火大动:“我要是不舔,我是你孙子,你等着吧,我会让你明白,有些东西,不是你这样的人玩得起的,你死定了。”

    龙昊笑了。

    他笑得很开心。

    这都多少年了?好久都没有遇到这样的画面了。

    谁能知道,小爷号称是太子杀手啊,专门就是对付你们这些太子党的。

    既然李少廷对龙腾集团有意思,又想玩死自己,那么,自己稍微表露一点实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感觉,真的好几年都没有了。

    三年的牢狱之灾,战友兄弟的横死异国,自己变成一个废物,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慢慢的找回来。

    一定要慢慢的找,一定要让对方刻骨铭心,一点点的绝望。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更显得有些迷人起来。

    他注视着这个华冬看了几秒钟,华家,想必就是那一家了。

    华聪吗?

    当年见到自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家伙,现在难道抖起来了?

    小爷管你找到了什么后台,李少廷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何况是你?

    “婧茹啊,唐瑄来不来啊?”

    龙昊回头看着身边的刘婧茹笑着问道。

    刘婧茹有些心慌,低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瑄姐听说这件事之后,居然笑嘻嘻的说不需要她出面,为什么呢?”

    “哈哈,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这边的冲突已经让这个卤煮小摊没法子做买卖了,摊主也是无可奈何,他也能看出来,这挨揍的几个家伙,不是他惹得起的,所以干脆不做买卖,看起了热闹。

    至于说那些食客和逛街的人,看热闹,从来都是华夏人的劣根,什么地方热闹就往什么地方凑,所以这个时候,早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

    没有人报警,警察自然不会来,而华冬这边电话打了出去,想必援手很快就来了。

    龙昊才不管那些,他要的两碗卤煮连动都还没有动过,小女朋友掏钱请客,怎么能浪费?

    他开始旁若无人的吃卤煮,刘婧茹则是静静的坐在她身边,而四个公子哥,却变成了保镖,这画面,喜感十足。

    龙昊也刚来得及把这一碗卤煮吃完,华冬的援兵就到了。

    一辆很普通低调的奔驰商务车,居然能直接开进步行街,可见绝对不低调。

    在人群外面停下,车上先下来四个面色冷漠的黑衣大汉,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种干练和力量感,有点眼力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四个大汉是当兵的出身。

    一个穿着T恤休闲裤的年轻人,一脸淡淡的笑意,下车之后还四处看了一眼,他身后跟着一个年纪大概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面色冷峻,抬腿之间,手臂和脚步居然没有任何一丝的颤抖,步伐更是稳定得恐怖。

    年轻人淡然一笑,然后对着身后的一个中年人说道:“严叔,其实用不着您出面的,这个家伙这样表演,对于我们就是耍猴,您只需要好好欣赏就是了,他现在是废物一个。”

    那个严叔没有说话,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华聪,而那四个大汉,则是开始分开了人群。

    很快,几个人就走进去,华冬见到华聪来了,心里是又喜之怕,喜的是自己终于等到了表哥,怕的是,表哥一向都有点瞧不起他,这一次又被家族丢了脸面,只怕是回去一定没好果子吃。

    华聪进去之后,并没有看龙昊一眼,而是笑眯眯的走到了华冬四个人面前:“华冬,怎么回事?”

    华冬脸色有些僵硬,他身边几个家伙七嘴八舌的就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添油加醋改变了,原本是他们找事,变成了他们只是想简单的和对方认识一下,而对方张口就骂他们。

    “呵呵,就这点事情?”

    华聪笑眯眯地看着华冬:“还有其他的吗?”

    华冬的心头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有些不满地说道:“表哥,这还不算严重啊?你弟弟被人打了,你居然还觉得这件事不严重,这可是关系到华家的颜面啊!”

    华聪的脸色一沉,眼里陡然闪过一丝阴厉:“闭嘴,你这个废物,真给我们华家丢脸,和你父亲一眼,都是废物,口口声声华家,你是华家的人吗?你不要忘记了,你父亲是入赘,要不是他嫁给你妈,他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吗?算了,说这些都没有用,不管你是什么废物,总归是华家的人,别人欺负你,就是扫华家的面子,这件事我替你抹平,但是以后你要是再给我惹麻烦,我敲断你的狗腿!”

    华冬脸上十分难看,心头更是无比的怨恨。

    的确,他的父亲入赘的华家,连带着他的姓都随了母亲,但是父亲怎么也是一省的封疆大吏啊,堂堂省部级高官,居然在表哥的嘴里什么都不是,这让他如何不心生怨恨?

    但是怨恨又如何?华聪是华家的继承人,而自己,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