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八章 张家老人(三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燕京华家继承人华聪被人杀死的消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京城,无数的家族蜂拥而动,无数的人都在对这个消息进行确认,分析,然后各种的小道消息开始漫天横飞,关于出手之人的消息,关系那天晚上的所有细节,都被一一的挖掘了出来,这些消息汇总到了每一个有资格知道的家族手上,整个燕京,都是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态势。阿甘小说网

    出手的人是谁,为什么要出手,那天晚上又有谁参与,等等等等,都被挖了一个通透。

    龙昊这个名字,再一次的震惊了京城。

    所有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同时都沉默了一下。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华家的身上。

    龙昊,一个孤儿,在燕京根本就是乞丐都不如的存在,凭什么能让所有的豪门世家如此的忌惮?

    他当年凭什么又能把李少廷打压得抬不头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

    那个人姓张。

    那是一个行将就木,死了无数次却没有死掉的老人。

    那个家族,在燕京根本就毫无名气,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

    但是那个家族的那位被人称之为老怪物的老人,却就像是一柄悬挂在京城乃至整个华夏头顶的一柄剑,只要那为老人还活着,那个老人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就没有人敢反驳。

    至少没有人敢当面反驳。

    这个神秘的老人,甚至都给自己举办过了追悼会,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但是事实上,他活得很好。

    这个张姓的家族,低调得甚至默默无闻。

    燕京东四胡同某一个极其普通的灰色小四合院,现在正是气温最好的时候,满是都是绿色,院落里随处可见都是精致小巧的自然景观,显然是耗费了很多园艺大师心血才建造出来的。

    但是在这些自然景观的衬托下,院中中间却被人开辟出来一小块的菜地,这就像是一副唯美的水墨画中间,被人砸了两个臭鸡蛋,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

    而院中的正中央,罕见的生长着一颗高大笔直的柿子树。

    那棵柿子树足足有十五米高,头顶树冠更是夸张的形成了一个浑圆的伞盖,老远从院子外面望过去,都是无比的醒目,看上去就是帝王的华盖。

    南方的柿子树在北方极难存活,因为北方冬天天寒地冻,南方树种只有冻死的份儿,但是这一棵柿子树却生长得极为茂盛,真是无比的怪异。

    当然,这在京城之中,绝对是绝佳的富贵之地。

    树如华盖,说明这个院子内住的人,贵不可言。

    当然,虽然这是迷信的说法,但是实际上,也是这么回事。

    菜地边缘,一位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看起来老得甚至连脸上的皱纹都皱在一起舒展不开,骨瘦嶙峋的老人,正佝偻着背,干枯得只剩下皮包骨的手上还握着一个小小的锄头,正在那里专心致志的除草。

    老人的身边,站着两个中年人,他们脸上的面容无比的严肃,可看着老人的眼神,却是无比的尊敬。

    院子门口听着一辆墨绿色的军车,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龙城。

    龙城的顶头上司,张建国中将,这个时候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院子里看着老人除草,不知道是头顶的太阳太烈了,还是他心头有事,总之张建国脑门上,汗水滚滚而下,背上都湿透了。

    老人似乎有停下来的意思,歇了一下,然后又开始低头除草。

    张建国中将心头无比的焦急,看着老人,心底又是一声叹息。

    张家,所谓家族,就是他一个人,外带一位在家种种地的爷爷,其他所谓的亲人,那真是一个都没有。

    当然,张建国中将有妻子儿女,但是平时却绝不允许出现在这里。

    甚至张建国中将,都只能在有特别事务的时候,才会被允许登门。

    老人过的日子,完全就是幽闭的独居生活。

    张建国不过就是一个中将,这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算是位高权重了,但是在燕京,一个只有中将的家族,说得不好听一点,都不如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更不要说,和燕京所谓的五大红色家族比较了,这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但是张家却有极其特殊的地位,张家这位老人,也只有所谓的五大家族那些家族长辈才知道,对于张家这位老人,这个国家,该给予他何等的尊重。

    甚至每一任国家领导,上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入这个极其普通的小四合院,接受老人的接见。

    张家,无疑是燕京一个极其怪异的存在。

    足足半个多小时之后,老人这才颤巍巍的放下手上的锄头,坐在菜地边的一张藤椅上,用极其含糊的声音说道:“你说!”

    张建国立刻低头小声说道:“祖爷爷,那个小家伙昨天晚上杀了一个人,这件事现在已经引起了轰动,我……我是来请示一下,到底我该怎么做的!”

    张建国中将的年纪在四十多岁,他居然要称呼这位老人祖爷爷,就算是每一代人相隔二十五岁,那么,这位老人的年纪,就该在一百二十岁往上。

    一百二十岁,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年龄啊。

    华夏这个国家,建立才多少年?

    这个无比沧桑,看起来无比苍老的老人,赫然就是华夏建国伟人身边一直跟随了整整一辈子的侍卫长。

    侍卫长这个地位似乎不高,但是,这个老人的地位,却无比的超然,漫长的岁月之中,老人手下一茬茬的兵,现在早已经遍布了全军,几乎整个华夏军队,任何一级号曾中流砥柱的军官之中,都有他的门生,甚至是门生的门生。

    而八大军区其中四个大区正职,就是他的门生,至于说一百多个集团军军长之中,和他有直接关系的,就不下三十位。

    可以说,老人的一句话,足可以引起整个军队的震动。

    一个国家的稳定强大,依靠什么?

    军队。

    所以老人如此的普通,普通到甚至就像是一个老农民,但是,他的影响力,却无处不在。

    因为他活得足够长,他的儿子死了,他的孙子死了,他都还没死。

    这个老人,早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脊梁。

    听到张建国的话,老人缓缓低头,看着面前菜地里绿莹莹的小白菜,颤巍巍的说道:“死的是谁?那小家伙现在不是没有军籍了吗?你找我有什么用?当年他被开除军籍,还是我点的头!”

    张建国恭恭敬敬的说道:“死的是华家的一个晚辈,事情我都调查得清楚了,是他们先动的手,龙昊属于自卫!”

    “华家啊?当年他们家里那个小家伙,还在我手下喂了一年马啊!可惜啦!”

    听着老人这句话,张建国心头猛然间一颤,他颤声说道:“祖爷爷,当年那件事,您又不是不知道,龙昊是您……最喜爱的孩子啊!”

    “那又有什么用啊?”

    老人似乎有些萧索:“他既然犯了法,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当然,这必须要有证据,我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但是呢,我会看结果!”

    张建国陡然大喜:“祖爷爷,您的意思是……!”

    老人颤抖着摆了摆手:“我没有任何意思,任何人犯了法,都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哪怕他是国家的领导,都不能例外,但是呢,我们要实事求是,这是老领导当年提出来的嘛!我们切不可忘记了根本啊!”

    张建国心头不由得大定。

    老人的确没有承诺什么,甚至根本没有插手,但是,只凭借实事求是这四个字,那绝对就是一道护身符了。

    实事求是,那么就必须要调查清楚,而这件事,再怎么调查,情况已经明了了。

    如果有人动手脚,那么,老人这句话,就能起到莫大的作用。

    老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含含糊糊的说道:“你对我说说,那个小家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不是被送进了那个什么监狱之中吗?当年那件事,他也应该承担责任嘛,我的意思是让他在里面先呆上个十年八年,磨砺一下他的性子,出来之后,才能稳当一些,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张建国不由得一阵的无奈,但是年对自己的祖爷爷,他哪里敢有任何的不同意见:“我也不知道,或许他还有什么其他的关系吧,您知道,他总是能给我们惊喜的!”

    老人缓缓从藤椅上站了起来,看着院子里那棵大是柿子树,有气无力的说道:“那个小家伙,这一次回来,其实完全不需要我再为他保驾护航了,他已经有了足够自保的能力,你也不要太多管闲事,毕竟,他已经不是部队的人了,而且他走的路,和我们不同,你,最好还是和他断绝了关系,要不然,我很难做的!”

    张建国心头不由得一阵的发毛。

    “祖爷爷,您是不是知道,燕京要发生什么了?”

    “能发生什么呀?无非就是一些小风浪而已,我当年什么没有见过?变不了天,那小家伙啊,不简单啊,他未来不可限量,我不如他多了。不要管啦。走吧走吧,以后一年不要等我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