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九章 暗潮涌动(四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华聪之死让燕京沸腾,但是,一句实事求是不胫而走,又让整个燕京顿时沉默。..

    华家大怒,连带那天晚上被龙昊修理的六大家族同时大怒,但是他们却只能在保持沉默。

    因为那句话,是从那位嘴里说出来的。

    一切原本要放在表面轰轰烈烈的事情,立刻专为了暗地进行。

    燕京,只要是嗅觉稍微灵敏一点的人,都能感觉到空气之中似乎都带着硝烟味道了。

    暗流涌动之中,谁也不敢先动手,谁也不会乱动手,大家都在等待一个时机。

    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就是,大家等待观望的同时,另外一件大事,又给燕京某些层面,注入了一击强心剂。

    华聪死之后的第三天,唐家那位变成植物人的老爷子,醒了。

    这无疑在很多人心中掀起了无数的轩然大波。

    唐家老人,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他的生死,关系了某些人的某些事情的进展,甚至比起华聪的生死,重要得多。

    华聪一个人死了,也不过就是一个三流的红色家族断了传承,甚至他还有兄弟,所以只能算是家族威严脸面被打击掉了而已。

    但是唐家老人,却关系到了多少个家族的生死存亡?关系到多少人的生死?

    唐老死,唐家灭亡,连带温家潘家,也会随之灭亡,而叶家和萧家,也会陷入被动之中,整个龙腾集团,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是他不但没死,还活了过来,不但活了过来,还决定在后天,举办一次的庆祝宴会,庆祝他死而复生。

    唐老邀请的最重要的嘉宾,不是别人,就是龙昊。

    华聪的死,唐老的宴会,两件事的主角都是龙昊,这诡异的场面,顿时就如同烈火烹油,燕京越发的热闹起来了。

    燕京地坛医院一间豪华病房之内,一群人年轻人面色阴沉,病床上,脸上裹着白色纱布的一个年轻人正在嘶吼,病床地面,砸碎了很多的东西,水果鲜花,更是滚落满地。

    “滚!你们都滚!老子一个人挨揍,你们却屁事没有,谁相信?”

    “华家的人都死绝了吗?居然还能忍?”

    “杜家的人呢?我他妈的被人打成这样,居然没有人出面?滚!”

    一个年轻人乘着发飙的杜可冰喘息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插话说道:“可冰,我们无能为力啊,你现在根本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那个家伙,我们现在根本不敢动,连李少廷都不吱声了,华家现在想动,但是根本不是时候啊!”

    “是啊,现在太敏感了,我们已经被家族严格警告,以后都要被禁足,也不能来看你了!”

    “我们得走了!你好好休养啊!”

    病床上的年轻人杜可冰,正是那天晚上一巴掌被龙昊煽掉了半天牙齿的家伙,龙昊那一巴掌力量太大,居然把他头骨都煽出了裂缝,所以不得不住院治疗。

    原本杜可冰还想着报复,而华聪的死,给了他太大的刺激,但是没想到,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杜可冰心头的憋屈,可想而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人面色漠然的出现在了病房门口,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几个年轻人见到这个中年男人,都是一阵的神色慌张,没有再敢多说什么,连忙转身逃一般的走出了病房。

    “可冰,让你好好休养,你激动什么?”

    中年男人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地面,然后走到病床面前,看着杜可冰说道:“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休养身体,你是杜家的继承人,这么沉不住气?”

    杜可冰这个中年男人,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他一把抓住中年男人的手,激动的说道:“爸爸,爷爷他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把那个混蛋抓起来?他杀了华聪,还打伤了那么多的军人,还有我,他凭什么就能逍遥法外?”

    中年男人叹息一声,深沉的说道:“你说你们,惹谁不好,偏偏惹那个混蛋,李少廷他们明显在作局让你们跳,你们还偏偏跳进去了,你让我说你什么?现在你爷爷也是有气撒不出来,你还来气?你好好在医院呆着吧,要不是你受伤,这一次,你爷爷一定给你好看。”

    杜可冰脸色有些扭曲:“爸爸,我可是家族继承人啊,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那个混蛋背后再也没有了靠山,为什么不能抓起来?”

    中年男人苦笑一声:“可冰,你知道什么?现在那个人又传出话来了,实事求是,你懂不懂?这一句话,就让我们根本无法去报复他,甚至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狗屁的实事求是,我只知道,我被那个混蛋羞辱了,我要报复,以前有人罩着他,但是现在,他也不是军队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有人出面?”

    吼道这里,杜可冰一阵的怒火攻心,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中年男人目光也有些深沉:“可冰,你现在消消气,我知道你不好受,但是这是老爷子发了话,我们不能乱动,只能等待着上面出什么对策,你又不是不知道,张家那位只要在一天,燕京所有人,就都必须尊重他!”

    杜可冰双目喷火,两只手死死的抓着床单,恨不得撕扯成碎布条,他阴沉着脸说道:“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我忍受不了这样的羞辱,三年前被他羞辱,现在还被他羞辱,我无法接受。”

    中年男人淡淡的说道:“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表面上,我们做不了什么,但是暗中,我们还有很多手段的,不着急,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养伤,懂吗?”

    杜可冰怨恨的点点头:“我知道,爸爸,我一定会给那个混蛋一点好看的。”

    从唐家老宅出来之后,龙昊坐着唐瑄开的车,后面跟着温黛黛和潘霜霜,赶到龙腾集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当他们从车上下来,走进总部大堂的时候,就看见大堂内围了一群人,全都是龙腾集团的员工,大家似乎嘴里还在低声的议论着什么。

    “这是怎么了?”

    龙昊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唐瑄,唐瑄显然还在为那一句妈你真美对龙昊心有怨气,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去看!”

    这个该死的家伙,和婧茹之间一定是发生了某些事情,该死的混蛋。

    唐瑄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喜欢上龙昊,她很确定不是喜欢,因为她对待感情的事情,还根本没有想过,但是偏偏的,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起这个家伙,她就会想到上次那个混蛋一把抓住自己胸脯揉啊揉的感觉。

    这就算了,尤其是今天,他冒充自己的男朋友,第一次上门,居然就喊妈,这简直就是可恨之极。

    你是假冒的好吗?甚至老娘我都没有主动介绍你!你脸皮未免太厚了吧?

    唐瑄绝对不会认为龙昊是失神了。

    还有在家里的时候,温黛黛和潘霜霜扑进那个混蛋的怀里,那家伙的表情,真是要多贱,就有多贱。

    气死人啦!!

    一路上唐瑄的心头都在翻腾着各种念头,心情当然不会太好了。

    龙昊见到唐瑄没好气的样子,嘴里嘟囔了一句,“干什么啊?小爷今天可没有得罪你!不就是喊了一声妈吗?”

    话刚一说出口,就看见唐瑄狠狠的瞪着自己。龙昊忙打嘿嘿一笑说道:“开玩笑啦,咱们别看热闹了,快上去。”

    唐瑄哼了一声,没有理她,提着手包跟着温黛黛潘霜霜走向了电梯,那是头龙腾集团总部员工才能使用的专用电梯。

    “哎哎,你们等等我!”

    唐瑄笑眯眯的说道:“你不能坐这部电梯,旁边!”

    电梯缓缓关上,龙昊目瞪口呆的看着唐瑄消失,好半天才撇了撇嘴,小声说道:“小妞儿,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冷不热,阴阳怪气的声音在龙昊背后响起:“这不是龙杂务吗?”

    龙杂务?

    我草!

    谁他妈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杂务和杂种听其他,那么的像!

    龙昊大怒,赶忙一回头,就看见宋子文阴沉着脸沉着脸站在自己背后。

    龙昊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原来是宋部长啊!呵呵,泥嚎!泥嚎!”

    宋子文心头一阵的发颤,脸色明显也很不好,但是他却强制镇定,装出一副脸不红心不跳,很冷静地说道:“走吧,我要检查一下你们部门,你跟我一起上去!”

    龙昊连忙按了一下电梯,笑嘻嘻的说道:“宋部长请!”

    宋子文哼了一声,冷着脸走进电梯,龙昊也屁颠颠的跟了进去,等到电梯上行之后,宋子文这才有些慌乱的小声说道:“龙少,您下手太快了吧!”

    龙昊一愣:“怎么回事?”

    宋子文却会错了意思,以为龙昊再责备自己说错了话,脸色顿时一白,好半天有才从白变红,他回身避开摄像头,有些可怜的说道:“对不起龙少,我说错了,洪康那个家伙,怎么会和龙少有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