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五章 误会 条件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面对王舒城,陈玉婷也只能按照规章制度行事,她先是礼貌的行礼,然后简要的讲述了一下刚才刘婧茹的话,最后说道:“王副部长,这件事当事受害人既然说是强暴,那么,按照规定,我们就应该侧重于受害人的意见!”

    王舒城面色一沉:“胡闹,现在谁是受害人谁是行凶者一目了然,并且就算是有隐情,也必须双方都带回去认真审查,玉婷啊,你也是老警察了,怎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呢?你这是有包庇的嫌疑啊!”

    陈玉婷心头大怒,却又不禁心生鄙夷。阿甘小说网

    包庇,到底是谁包庇谁呢?她绝对相信,这件事,刘婧茹说的完全就是实情,这明显就是针对龙昊的一个局,既然她和龙昊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当然不可能站到杜可风那一边。

    于情于理,她都不可能。

    太子党是什么德行,她比谁都清楚。

    这个时候,萧天扬慢慢的往前走了两步,对着王舒城微微一笑:“王部长,好久不见?”

    陈玉婷称呼王舒城的时候,就必须称呼王副部长,因为这是警察内部的规定,副的就是副的,绝对不能随便称呼为部长。

    但是萧天扬不是警察,也不是体制之中的人,所以他可以称呼对方王部长。

    王舒城就算是有心当做没看到萧天扬都不行了。

    “呵呵,萧公子,你也在这里啊,好久不见了,老爷子可好?”

    王舒城原本笔直的腰,微微的有一丁点弯曲的样子,这个动作不是很明显,一般人都看不出来,但是有心人还是能看得出来。

    这不是王舒城因为畏惧而鞠躬弯腰,而是王舒城的一个态度。

    他这个态度就是告诉杜可风的。

    杜公子,你可要想好了,今天的事情如果你要坚持,千万记得,你的对手都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副部长,就算是拼死了帮你,但是,抗不扛得住对方,可完全不知道啊。

    萧天扬见到王舒城的动作,心头微微一笑,然后说道:“龙昊是我好朋友,他出了事,我当然得过来了,一会儿,叶少也会过来,王部长大概也知道了,唐家大小姐,和我这个朋友的关系吧?”

    王舒城心头不由得暗暗叫苦。

    唐立德夫妻的自杀,警察当然没有资格去插手,但是还是引起了上面的高度重视,所以对于龙昊和唐瑄的关系,王舒城绝对很清楚。

    而萧天扬的话说得很明显,一会儿,叶开和唐瑄都要来。

    这就说明了,燕京几个和太子党分庭抗礼的几大家族之中,至少有三家,站完全站在了龙昊这边。

    一个杜家,根本就扛不住的。

    一咬牙,王舒城扭头看着杜可风,试探着问道:“杜少,您看现在,具体情况我们还需要了解,不如,咱们先摆开了说一说?要是对方有错,我一定秉公执法!”

    杜可风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王叔叔,你什么意思?”

    王舒城背对着萧天扬等人,对着杜可风做了一个谁都明白的眼神,杜可风也只能咬牙切齿,无话可说了。

    今天好不容易让龙昊进入他们布置的局,没想到,这个混蛋一个电话,居然摆出来这么大的阵势。

    按照计划,龙昊动手打人,只需要把他抓紧去,断绝了他和外面的关系,到时候,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管你是不是老虎狮子,进了笼子,你就得任由人摆布。

    当然,大家都知道,想要弄死他,基本上难度很大,但是运作得当,弄死他又如何?

    张家那位老人,说了实事求是,咱们就一查到底,这一查起来,时间可不是一两个月的事,查个一年两年,先关他两年,这两年之中,完全可以找到机会,把他弄死。

    这个计划,甚至都不是杜家想出来的,而是林予飞,李少廷在中间插了手,出面的人,只能是杜家。

    至于说华家这个时候出手不合适,因为华家刚死了华聪,他们出手,谁都知道这是个局。

    作局也至少要做得真一点,要给很多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也要给很多人留面子。

    但是事情变化太快了。

    这家伙入了局,却牵扯出来了其他人。

    杜可风事先也得到了林予飞的面授机宜,他知道事情底线在哪儿,越过了这条底线,闹大了之后,可没有人出面帮助他的。

    见到杜可风不吱声,王舒城趁热打铁,扭头对着萧天扬说道:“萧公子,您看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其中,大家都是身份高贵的人,何必为了一点误会闹得这么不愉快,惊动了不该惊动的人,多不好,您说呢?”

    王舒城的意思,就是他在其中穿针引线,帮助双方把这件事平息下去,这样谁也不得罪,然后还能让杜家看到他的智慧,当然,不动声色之间,必须要把杜可风维护好。

    其实他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局面,杜家人事后查起来,他绝对不能算是消极怠工。

    不是一般人,能有能力把这件事给抹平的。

    来了这么久,王舒城也明白了一点,这是杜家准备报复龙昊了,这个事件就是一个切入口,但是,事情被杜可风闹大了,反倒是收不了场,他已经考虑好了,这件事现在只怕是已经传递到某些人耳朵之中了,他的表现,别人都看得到的。

    杜可风报警的意思,多半还是想借机把事情传出去,他真的想把龙昊怎么的,就该直接在包房内埋伏杀手。

    当然了。杀不杀得了另说。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误会而已。”

    萧天扬一脸平淡地说道:“王部长说的很对,误会嘛,说开了就好了,没必要闹得那么大。”

    听到萧天扬的话,王舒城心头顿时一松,只要有一方这么说,他再在其中调和一下,基本上差不多了。

    于是他扭头在看着杜可风:“杜少,您的意思呢?”

    杜可风心头那个憋屈啊,简直没得说了,既然是这样,也绝对不能轻易的放过了他。

    他阴沉着脸说道:“这根本就不是误会!”

    王舒城心头咯噔一下子,更是一阵的暗自恼怒,对于这些太子党,他真是又爱又怕又恨。

    “这就是对方故意的,刘婧茹是我的未婚妻,我和未婚妻聚会,他一个外人,冲进来打人,算什么?就算是刘婧茹本人没有同意这一门婚事,就算他是刘婧茹的男朋友,但是,他不应该打人不是吗?如果要我不追究也行,他怎么打的我,我怎么还回去,然后……他必须把这里所有的酒喝完,再给我赔礼道歉!”

    萧天扬的看着杜可风,看得杜可风心头一阵的发毛。

    这条件,他知道根本不可能,但是他却提出来了,这分明就是强人所难。

    杜可风心在想着,是不是应该给林予飞林公子去个电话,这件事如果他出面,那就好办得多了,毕竟,他杜家真的扛不起萧天扬这边几大家,如果林予飞出来,那么,双方也算是势均力敌了。

    但是林予飞一定知道事情发生了,他没有出现,这难道说是放弃了这个计划?

    杜可风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

    王舒城眼珠子一转,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萧天扬:“萧公子,您看,杜少提出了条件,您和您朋友,有什么什么要说的?大家可以商量,可以谈嘛!”

    摆明了,王舒城今天就要当这个和事佬,只不过,最后能走到哪一步,就不是他知道的了。

    萧天扬看着龙昊,龙昊心头叹息一声,想了想说道:“道歉是不可能的,刘婧茹是我的女人,我女人被欺负,我还要对别人道歉,我丢不起那个人,至于说我打了他他要打回来,这更不可能,我打他,是因为他欺负我的女人,他凭什么打我?要说喝完这里的酒,我倒是接受,反正不花钱,还能喝这么多高档的美酒,何乐不为呢?”

    杜可风肚子都差点气炸了。

    他妈的,老子给你台阶你不下,你还说风凉话,没得商量,今天和你玩到底。

    刘婧茹的父亲,那个中年男人在杜可风的身边愤怒地说道:“放屁,老子的女儿,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他是我的女儿,我想让她嫁给谁就嫁给谁……!”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响起,中年男人惊愕的捂着脸看着杜可风,眼中满是不解和惊惧。

    刘婧茹在杜可风出手的时候浑身猛然间一颤,她脚下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似乎要冲上去,却被龙昊一把就给拉了回来。

    刘婧茹浑身一阵的发抖,心头的委屈和心酸同时涌了出来,眼泪顿时就掉了下来。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杜可风一巴掌将中年男人给煽得后退了好几步,他冷酷地说道:“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

    然后他转头看着龙昊,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我收回刚才的条件,这件事,我必须要讨一个公道,王部长,你看着办吧,我报的警,必须要把这个动手打人的凶手,抓起来!”

    (今天五更,这是第一更,书名换了一个字,大家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