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章 比他更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林予飞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他手边放着一瓶开启了的红酒,这时候他手上端着酒杯全神贯注的慢慢摇晃着,看着红酒在酒杯之中转着圈,代表了他的大脑也在急速的转动。阿甘小说网

    和李少廷等人不同,李少廷毕竟是特种兵,身材充满了力量,而林予飞则是一个智囊型的人物,所以他英俊而不英武,尤其是一双手,保养得极好,甚至比起很多女人的手都要细滑。

    修长的手指,宽大的骨节,白嫩的皮肤,指甲红润光泽,显示他的身体状况极好。

    杜可风这个时候有些拘谨的坐在他的对面,手上也握着一杯酒,但是他却不敢像林予飞这样懒洋洋的靠着沙发,而是危襟正坐。

    “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件事,你受委屈了!”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林予飞抬头看着看对方微笑着说道:“这个计划是我和李少一起制定的,也是上面那些老头子默许了的,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钟哲明最后的忍不住跳了出去,你再受一点委屈,我们就能成功,我想不到,为什么钟哲明会出头!”

    杜可风有些冒汗,林予飞他们这个层面之间有什么事情,完全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也不是他应该知道的。

    杜家在燕京算得上是二流世家之中的中流砥柱,但是,毕竟和一流世家还有差距,更何况,他的哥哥杜可冰才是家族继承人,他可不是继承人。

    现在杜可冰因为被煽脸没有脸面出来见人,所以他就出来了。没想到的,他丝毫没有努什么力就直接走上了哥哥的老路。

    “那最后李少也去了,这又是为了什么?”

    面对杜可风有些试探的问题,林予飞淡淡一笑,将手上的酒杯放下,两只手在一起轻轻地摩挲了一下,这才看着杜可风,用有点阴柔的声音缓缓说道:“可风,我是想把你当做我的心腹来培养,你来说说,李少最后出场是为了什么?”

    杜可风低头想了半天,才鼓足勇气说道:“林少,这是不是……李少还不……那个……!”

    “对!他还不相信我的计划,李少这个人,太自信,这么多年,任何一个针对龙昊的计划都是我在做,但是只要是我的计划,最后都被他改的面目全非,他太自信了,自信不是毛病,但是太自信了,这就有可能在关键的时候……!呵呵,你明白吗?”

    杜可风浑身冷汗都出来了。

    林少这是什么意思?

    林少和李少,在燕京工人的双子星啊,他们一向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他们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隔阂?

    就算是有了隔阂,又怎么可能说给自己听?

    这些东西,听到了都是一种折磨。

    “不过钟哲明倒是没有让我失望,他最后轻松的扳回了一局,只不过,我已经在这件事上面做了安排,他这样出来搅局,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我用你来牵着那个女人的父亲,这样温水煮青蛙,一点点的让龙昊方寸大乱,我们才可能趁虚而入,但是现在,钟哲明一番话给了他提醒,那个女人的奇兵作用就小了很多了。”

    林予飞微笑着看着杜可风继续说道:“钟哲明受到这个屈辱,如果不报复,他在我们这圈子内丢脸就丢大了,但是他要报复的话,呵呵,钟哲明几个人和我们关系一般,但是龙昊能把他们推到我们这边来,好好利用一下,也不是一件坏事。”

    林予飞面色一正,看着杜可风说道:“那个刘婧茹,你感觉她对她父亲还有没有什么感情?”

    杜可风斟酌了一下,看着林予飞说道:“我能感觉到她很讨厌那个老东西,但是最后在我煽那老东西耳光的时候,她还是很难受,甚至想上来阻拦,我认为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是父女关系。”

    林予飞微笑着点点头:“很好,既然是这样,那你继续按照我们的计划去做,让他这段时间改变一下,至少,要让刘婧茹觉得她的父亲有改变的可能,到时候,她有大用。”

    “但是林少,我觉得……!”

    杜可风低头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我觉得龙昊身边那几个女人,似乎和他的关系都不简单,那个唐瑄不用说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准备一点预备的手段?”

    林予飞摇了摇头,淡然说道:“这个计划,只针对刘婧茹有效,其他人不行,你千万记住,龙昊这个人,他看起来和内在完全不一样,他每一步都是有用意的,这样的人,你以为他在横冲直撞不管不顾,其实不是,这么多年了,你看到没有,哪一个和他作对的人,最后赢过他?当然,这和他和张家的神秘关系也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他依然活得很潇洒,这就是本事,懂吗?这家伙是一个值得我们尊敬的对手,我们不要像李少那样太过于自信了。”

    “是,林少,那我不打搅您休息了,我回去之后再安排一下,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你去吧,今天的事情我会记在心上,杜家,我一直就看好你,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懂吗?”

    杜可风目光有些闪烁的点点头,有些激动。

    林予飞微笑着点点头:“去吧,一会儿李少带着钟少过来,见到你,有些不方便!我们的关系,我不希望还有第三个知道,哪怕李少是我的兄弟。”

    “是,林少!”

    杜可风连忙站起来,转身走到门口,林予飞突然开口说道:“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要记在心上!”

    杜可风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林予飞的话,连忙回神问道:“林少请说!”

    “大家都觉得钟哲明是个疯子,他对于任何仇人都是睚眦必报,其实我想说,我有时候,比他更狠,尤其是对于……背叛我的人!”

    林予飞将酒杯细心地端了起来,近乎于痴迷的看着红酒,然后这才抬头看着震惊的杜可风:“你明白吗?”

    杜可风瞬息之间就觉得背上一股冷汗流了下来,他强制打起精控制自己保持平静:“我懂,林少!”

    “去吧!”

    杜可风刚走不太久,李少廷面色阴沉的和钟哲明就走了进来。

    按理说面色不好的应该是钟哲明才对,刚才在龙昊面前,李少廷简直就是如沐春风,侃侃而谈,这个时候,却杀机涌现。

    钟哲明的表笑也让林予飞有些意外,他脸上的表情是真的很平静,就像是刚才被龙昊剃光头的羞辱,根本就不是发生在他的身上一样。

    林予飞看着钟哲明,心想如果是自己被龙昊这样羞辱,会不会像他这样一样的平静呢?

    或许,自己都做不到吧!

    “哲明,今天你为我们的计划立下了大功一件,而你受到的羞辱,我们一定会找回来的,我准备好了美酒,给你压惊!”

    林予飞说话的口气略微显得有些沉重,倒是钟哲明却淡然一笑,居然还伸手摸了一下脑袋,头皮发青,十分的光滑。

    “予飞,酒就不喝了,这件事不管如何,我丢了钟家的面子,身为钟家的继承人,被人剃成光头和尚,事后再怎么找回场面,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们是合作没错,但是我想说的是,那个女人,你不要管了!”

    李少廷自己倒了一杯酒,而林予飞却是微笑着看着钟哲明说道:“那你想怎么做?”

    钟哲明平静的说道:“我说话不算话,以后在燕京还怎么混?”

    “但是你千万不要大意,你觉得让他发怒出手,我们能不能挡得住?”

    钟哲明冷笑一声:“只要张家那老东西不开口,我觉得我一个人都能行!怎么?你们怕了?或者说,看到我出丑,你们心头很高兴?”

    李少廷脸色阴沉的说道:“哲明,这件事不能这么说,怪我,如果我们不出面的话,说不定事情反倒是好办了,予飞的计划很完美,我今天才想明白了,有些时候,是我多事了,欲速不达,但是我又忍不住想要看到那个混蛋吃瘪的样子,我不方便去唱黑脸,只好请你出面,但是没想到,这混蛋依旧和以前一样,丝毫没有顾忌,我早点进去就好了!”

    李少廷递上来一杯酒,钟哲明平淡的接了过去。

    “我给你赔罪!”

    说着,李少廷一脸愧疚地将杯子里地酒一饮而尽。

    钟哲明也将杯子里的酒喝完,将杯子放在面前地茶几上,这才慢吞吞的说道:“女人是他的弱点!”

    林予飞和李少廷相互对视一眼,林予飞认真的看着钟哲明问道:“哲明你的意思是……!”

    钟哲明反倒是看了李少廷一眼,笑着反问道:“少廷,陈家那个妞儿,你是真喜欢吗?”

    “嗯?什么意思?”

    李少廷顿时眯着眼睛不说话了,他静静地看着钟哲明,等待他的下文。

    “你难道不知道?”

    钟哲明面平淡地说道:“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李少廷原本阴沉的脸陡然变得狰狞起来,他眼里压抑不住地狠毒之色一闪而过:“龙昊!!龙昊!!”

    (今天的更新不定时,兄弟们有花请投一下,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