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二十三章 那位老人家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龙昊用手指敲着桌面,对着叶开狡黠地笑着,得意洋洋地像只老谋深算地狐狸。阿甘小说网

    叶开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摊开手坦然地说道:“对的,天杰天将的封号,原本是叶家的,我的先祖,被章家夺走了天杰堂,我叶开这一辈子最大的目标,就是恢复叶家当年的荣耀!”

    “好,够坦白!”

    龙昊笑呵呵地说道,他没想到叶开直接这样说出来了心底的愿望,以自己和他的关系,应该不值得他这样的坦白,毕竟只是盟友而非真正的兄弟,就算是真正的兄弟,也不一定能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但是叶开就说了,这说明,他是真正的想要和龙昊合作了!

    “你觉得,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有十足的把握,把龙腾集团拿下来?”

    龙昊笑着问道,他眼神之中的那种笑意,让叶开和萧天扬都感觉到了一种热血沸腾。

    叶开沉思了一会儿,认真地说道:“你想要什么?”

    龙昊笑着说道:“我想要你们所有人的股权!”

    “股权?”

    叶开稍微有些意外,然后他缓缓的说道:“这还不够,叶家,萧家,唐家,温家,潘家,这五家的股权加起来,也不过才百分之二十五,你要知道,章家一家的股权,就是百分之五十。”

    “如果我们把其他所有家族的股权都弄到手呢?”

    龙昊笑呵呵地说道:“那样我们就占了一半一半,到时候,你认为我们还没有把握吗?”

    叶开对着龙昊苦笑着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那些家族的股权,怎么可能给我们?再说了,就算你能一家一家的征服他们,章家一定知道,我们的胜算,根本不足两成三成!”

    龙昊古怪的一笑,淡然说道:“稀释股权,然后投入巨额资金进入龙腾集团,伪造出来一个个儿的虚拟股东,到时候,哼哼哼!”

    叶开和萧天扬陡然就怔在了原地。

    两人的眼中,全是惊骇之色。

    龙昊这个主意,怎么他们就没有想到呢?

    不对,不是他们想不到,而是他们,根本做不到。

    因为他们手上,怎么可能有巨额资金?

    而且稀释股权,伪造股东,这简直需要多么缜密和繁复的程序,也根本不是叶开和萧天扬有办法做得到的。

    好半天之后,叶开才冷汗涔涔的说道:“你这个家伙,真是……太吓人了,你准备从哪里入手?”

    龙昊古怪的一笑:“就从这一次的汇丰入手,从那个韩在天下手!”

    叶开和萧天扬等人走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们对龙昊,已经有了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

    什么叫做深藏不露,这就是了。

    无论是和叶开还是萧天扬,这是第一次真正的了解到了龙昊,他们惊叹之余又在佩服,佩服的同时还在想自己,如果说他们妄自菲薄的话,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所谓的天才了,但是,和龙昊比较起来,龙昊天马行空一般的想象力,却让他们感觉到一种深深地无力感。

    章泽辰有这样的对手,真是一种悲哀。

    李少廷有这样的对手,真是一种悲哀。

    叶开和萧天扬回去之后,下一步的计划就是逐步真正的和老人商议,如何把股权的问题解决掉,这是一项浩大而艰巨的任务,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完成。

    但是,只要能成功,那就是胜利在望了。

    晚上龙昊也在计划,他决定明天要去见一个人,思考到半夜,他居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想了半天才想明白愿意,原来自己已经处男很多天了。

    龙昊心头顿时一阵的猫爪子直挠,他想着是不是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爬刘婧茹或者唐瑄的窗户,但是显然这样做不行,要不出去发泄一下?但是又想到最近网络上现实之中都在扫黄打非,万一被人抓了一个现行,那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算了!憋着,活死人墓三年都憋住了,何况这一晚上。

    胡思乱想一通之后,他又回到了正事上,龙城对他的背叛,让他在不经意之间,似乎想到了某些可能,这种想法,让他似乎在不经意之间,打开了一扇大门,这一扇大门的背后,似乎就是一切的关键。

    从小失去双亲变成孤儿,被人带到燕京,成为特种兵,然后再到现在,龙城是怎么可能被判自己?

    他无亲无故,谁能威胁他?

    除非是他自愿的。

    那么,说又能让他自愿?

    如果有人,有且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所以龙昊决定,去见那个人。

    还有自己进入活死人墓,遇到司徒绾羽,成为龙门一枚棋子,这一切的一切,越是想得多,越是让龙昊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他不知道,龙门背后到底藏着多少的秘密,也不知道,那个人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的秘密,他只知道,这些东西,一定是惊世骇俗的东西。

    但是哪又如何?

    或许这一身都将被这些东西困扰,但是,不去追寻,绝对不是他的性格。

    燕京后海,一片海子的边上坐落着几幢极为别致的殿堂,殿堂后面则是一个个的院落,庭院深深,极为幽静。

    后花园一个湖心露台上,一位精神健硕的老人正在钓鱼,他身后笔直的站着一个中年人,一身灰色的中山装,衣服上的线条都无比的挺直,他整个人,更像是标枪一般的纹丝不动。

    老人缓缓的动了一下手上的鱼竿,嘴里淡然的问道:“这一次的特种兵大赛,准备得如何了?”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谨慎的说道:“各大军区的尖子都已经进京,各个军种选拔出来的小组也都准备完毕,只是……您知道的,那些家族似乎有意让……但是那边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所以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定下来!”

    听到中年人这句话,老人的脸上闪过极为复杂的神情,过了片刻之后,他轻声说道:“明天,我亲自去探视他老人家!我们一定要尊重他老人家的意见,国家的中流砥柱,擎天巨石,那几家,最近又有什么动静?”

    中年人正要说话,一位身穿军服,军衔是少将的中年将军神情凝重地快步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电话递到了中年人面前,这个电话,是这位钓鱼老人的私人电话,知道这个号码的,全华夏也不过只有二三十个人。

    “您的电话!”

    老人却没有接电话,而是拉起鱼竿,整理了一下鱼饵,再甩了出去,这才淡淡的说道:“如果是他们,就不用接了!”

    “不是他们。”

    中年人的声音略有些紧张,他跟在这位老人身边多少年了?什么大人物没有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但是似乎这个电话,却让有些不安,他压低声音快速的说道:“是那位老人家!”

    老人家,无非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词语,但是,加上了一个那位,那无论是这个在这里钓鱼的老人,还是整个燕京的那些老人,都必须要恭恭敬敬的表示出来足够的态度。

    因为,那位老人家,是一位绝对不一般的老人家。

    多年来了,那位老人家,始终就在自己的那个不起眼的小四合院中种菜,甚至一年连大门都出不了一次,身边只有一个人在陪伴着他,他唯一的儿子,甚至每年都只能见他两三次面而已。

    至少最近这二十年,那位老人家,从来不过问任何的事情,他似乎就是在那个小四合院里坐吃等死,又似乎在自囚,不要说普通人,就是分量不够的高官,都没有人知道,那位老人家,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只有京城那些红色家族的族长,知道,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风烛残年却始终不死的老人家,到底是如何的恐怖。

    当年他手下的那些小兵,小兵的小兵,现在,全都成为了整个华夏军方手握实权,手握重拳的一方诸侯,那位老人家就在那小四合院之中,眨一眨眼睛,挥一挥衣袖,整个军方,必定会掀起一阵的狂风暴雨。

    军队是国之柱石,他是军队之魂。

    这位钓鱼的老人,是整个华夏站立在最巅峰,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七点档黄金新闻之中的人物,但是,当他知道电话是哪位老人家打过来的时候,他也只能极快的放下手下的钓鱼竿,然后有些虔诚的接过中年人手上的电话,原本平静淡然的脸上,多了一种恭敬,似乎电话那头的那位老人家,能看得到他的表情一样。

    “您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大概通了两分钟,老人脸上一直都是那种恭敬的表情,说话的口气,更是小心翼翼到了极点,似乎他怕他说话的声调变化太大,都会惊吓到电话那头的那位老人家。

    老人挂了电话,脸色恢复到平淡,然后看着湖面发怔,这样足足过去了五分钟之久,甚至连他的鱼竿都在剧烈的抖动起来,他都像是没有看到。

    又过了几分钟,他才淡然对着身后的中年人说道:“给那个小家伙一个邀请的身份,当评委!”

    (累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