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五章 秘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个老东西出来,难道你们还想不明白?”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身上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唐装,头上花白的头发向后面梳理着,一根根的极为整齐平顺,老人年纪大概在八十岁左右,但是坐在硬木黄花梨高背椅上,腰杆却挺得笔直。..

    他的左手还捏着一对康乐球,这两个康乐球可不是那种空心的,而是实心的钢弹,重量至少都在五斤。

    他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另外几位老人,说道:“凭他的一个动作,我们就应该知道关系到我们家族的安危,我想,是我们决定的时候了。”

    其中一位老人咳嗽了一声,淡淡的说道:“老李啊,他一个老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气了,我们对他,也不过就是表面上的尊敬,难道他真的能压我们一辈子?而且一个龙昊,这的那么重要?”

    唐装老人低首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来喝了一口,这才缓声说道:“断气?当年,你我的父亲也曾经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是,现在我们都要断气了,至于说龙昊,一个年轻人,嚣张一点,跋扈一点,其实也没有什么,他这样的小家伙,根本不需要我们去担心,但是,我们要防备,他是某些人手上的一把刀!”

    另外一个老人咳嗽了两声,脸上的皱纹渐渐堆积在了一起,就像是枯树枝,他缓缓的说道:“龙昊和他的关系,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最近这几件事,也给我们提了醒,少廷他们和他交过很多次手,结果如何,想必大家也都知道,这次的大赛,老东西却给安了一个嘉宾的身份,我们倒是有些不好出手了。”

    “老林这你就想错了。”

    唐装老人老脸上的皱纹渐渐地舒展了起来,就像是一张皱巴巴的纸突然铺平,他微微嘲讽的说道:“不管是什么身份,这一次,都将是他们年轻人出头的机会,我们之所以容忍那个叫做龙昊的小家伙嚣张那么多年,不外乎就是用他来磨刀,用来激励我们的后辈,现在看起来,这块磨刀石,已经没有作用了。而且,磨刀石居然变成了一把刀,还是一把快刀,无论如何,这一次,要让这把刀折断才行!”

    “老东西不会出手?”

    唐装老人淡淡的说道:“如果他会出手,他就不会给他一个嘉宾的身份!”

    “那我们该怎么做?”

    “不用更改规则,最后来一场嘉宾表演赛。”

    “一场够吗?”

    “足够。”

    …………

    …………

    不管这些老人到底商量什么,龙昊要见张老,这件事虽然能隐瞒得住整个燕京,但是,绝对瞒不住某些人,所以这才让这些老人变得有些紧张,其实谁都知道,他们嘴巴上说不在意,但是心底,却十分的在意。

    那是张老,他存在的意义,从某些层面来说,他就宛如神祗。

    有些东西,不在乎他自身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很多时候,到了这些老人的这个层面,约定俗成的东西,绝对比起什么法律更加有效果,各大家族之间的相互牵扯,掣肘,才是真正的意义。

    龙昊哪里管这一切,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按照他的计划去做,送刘婧茹和唐瑄上班之后,他就消失在了龙腾集团,他想要隐身,完全可以做到,加上还有兰斯洛帮忙,只怕是整个燕京,他想去任何的地方,都没有多大的难题。

    所以那个号称是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和防御措施的特种兵基地,龙昊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不提,光是凭借他现在,就能潜入进去。

    没有人知道龙昊是怎么进来的,反正他就进来了。

    空无一人的司令部会客室内,张老看着面前出现的这个家伙,眼中的表情有些复杂。

    而龙昊脸上的表情,也很复杂。

    然后老人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就让他蒙了。

    “你不是孤儿,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

    一句话龙昊就傻了。他梦中曾经无数次的做过这方面的梦,醒来之后,也无数次的想过这个问题,原本他以为,他不在意这些,已经是毫不在意了,但是,他依旧被张老被这句话,震惊的面色一阵的发白,嘴唇哆嗦了半天,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那种无比强烈的冲击,让龙昊都感觉到有些精神恍惚了。

    心中似乎有一股气,那股气一直往上冒,让他的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是谁?”

    “是我!”

    龙昊双膝一软,一屁股就跌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他真正的呆了。

    多少年之前,张老是那位建国大人物身边的护卫,跟随着那位东征西杀,多少次救了那位于绝杀之中,他在当时名声不显,但是他的地位,毫无疑问就算是在当时,那也绝对是无比重要的,甚至连那位,对他都必须无比的客气,甚至是尊敬。

    然后他成立了警卫连,警卫连变成了警卫营,警卫团,最后变成了警卫师,再变成庞大的警卫部队。

    从他手下走出去的军人,几十年之前,就遍布华夏,所以老人当之无愧的是军中第一人,而现在,的的学生的学生,早已经掌握了近乎于全华夏绝大多数军方最重要的位置,各大集团军的军长,各大军区司令,乃至于各个兵种,他的影响,都是无所不在。

    这样一个老人,就算是整个燕京,也必须对他尊敬,甚至整个华夏,都必须对他尊敬。

    龙昊对他,有着无比的尊敬,也有着一种近乎于虔诚的忠诚,但是在今天,这位老人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龙昊真的傻了,呆了,疯了。

    怎么可能?

    龙昊想了太多种可能,他想过,他说不定是某些家族因为某些原因失败没落之后留下的遗孤,他更多的却知道,他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家庭没人要的孤儿,当然,他甚至都想过,他的奇异经历,是否他和天门龙门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张老,会是他的亲人。

    龙昊慢慢的回神,很奇怪的他却没有了激动,虽然依旧是觉得眼前发生的事情不可置信,他看着对面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就像是自己从记事开始见到的一样,二十年,似乎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他头上原本不多的头发,又掉了一些,疏疏落落的几根白发,显示着老人的年纪。

    “你是不是有很多想要问的,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老人看着有些木然龙昊,缓缓地开口说道:“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原本司令部是全天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监控的,整个基地的监控系统都是联网的,但是今天,会议室的监控却全部被关闭,不要说在这里,就算是在传说之中,华夏最神秘的那个海里,老人去了,也绝对没有人敢监视。

    龙昊觉得嘴唇一阵阵的发干,千言万语他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好半天,他才沙哑着声音说道:“我……是您……什么人?”

    张老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淡淡说道:“你是我的重孙子!”

    龙昊有些紧张捏紧了拳头,哆嗦着说道:“那头儿是我的……!!!”

    长老淡然一笑:“他不是你父亲,他的身份,是另外一个故事,我唯一的亲人,就是你了,换言之,我也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喜欢的那几个小姑娘不错,喜欢的话,都娶了吧,也算是开枝散叶!”

    龙昊没想到严肃的老人,居然会说这么轻松的话题,而且他居然连自己喜欢几个女人都知道,一时半会儿之间,他心情放松的同时,反倒是有些羞恼起来:“我……我……您怎么知道,头儿又是什么人?”

    “他的祖辈,是我的过命兄弟,他的父亲,是我抚养长大的,他当然也是我的孙子!”

    张老的那双眼睛似乎能看穿一切,他看着龙昊缓缓的说道:“你怀疑龙城背叛了你吗?”

    龙城?

    龙昊心头顿时一抽搐,老人目光如电,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龙昊心头只觉得骤然一松,似乎一座压在心头很久的大山被突然挪开,他出气说话,都显得有些轻松了起来。

    龙城,那是他真正的,过命的兄弟,那种浓于血的情谊,一直让他心头背负着某种负担。

    但是现在没有了,老人一句话,说明了一切。

    这都是老人在后面的安排。

    “其实龙城不知道是我让他怎么做的!我这样做,不过就是让你在龙腾集团,更快的站住脚而已!”

    龙昊心头陡然又是一惊!

    他聪明绝顶,来之前就想过某些事情,他始终觉得,他是一条线,似乎在把一个个的节点,慢慢的穿了起来,但是这些节点到底是什么,该如何排序,他却不知道,但是现在,似乎,一切都将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他两只手的手心,已经湿了。

    张老沉默了很久,缓声说道:“其实,你不姓龙,我也不姓张!”

    “我们都应该姓章,按照备份算的话,那个章泽辰,应该算你的……远亲堂哥!”

    (今天不准备修改老书了,烦躁无比,按照书友的要求,定点更新!还有两更,在晚上九点和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