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门亲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龙昊的震惊,在这一刻,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顶点,他浑身都失控一般的颤抖了起来,就算是他心头早有再充分的准备,他的想象力再丰富一百倍,也绝对无法想象得到,他,龙腾集团,还有眼前这个老人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居然会是这样一种关系。阿甘小说网

    简简单单两句话,但是,包涵着多少的信息,这里面,到底又有着何等恐怖的故事。

    自己的身世,龙腾集团的内部,甚至包括司徒绾羽那个神秘的女人,这一切的一切,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像是拨开天上的云雾,露出了真实的面目,这种感觉,龙昊在震惊的同时,整个人的思维都有些恍惚了起来。

    他甚至有些彷徨。

    手心的冷汗,被他捏成了汗滴,无力垂放在身侧的两只手,就像是中风了之后一样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张老就那样静静地看着龙昊,龙昊大脑之中想了很多很多,最后他无比惊恐的发现,他什么都想不明白。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龙昊情不自禁的问了两个问题,张老却淡然的说道:“这个问题,说来话长,另外一件事,我擅自做主,给你定了一门亲!”

    龙昊再次被震惊到难以自已,他霍然抬起头来看着张老,瞠目结舌的说道:“您……您说……什么?我不同意!!”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龙昊直接脱口而出。

    听到龙昊这句话,张老苍老的容颜略微挂起了一个微笑,但是很快的,他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他看着龙昊淡淡的问道:“你就不想问我一下,我到底给你定了谁家的女子?”

    龙昊强忍心中的震撼,有些讥讽的说道:“我比较对我的身世感兴趣!”

    龙昊的确是要疯了,他曾经幻想过,但是眼前出现的事实,和他的幻想没有任何的关系。

    长老叹息一声,开始讲述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故事,整个会议室之中都是一片的安静,只有长老那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在缓缓的述说着。

    龙昊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木然的听着长老在说话,他越听越是心惊,越听越是难受,越听越是有一种想要马上起身从这间会议室逃之夭夭的冲动。

    但是长老平静的目光,却把他死死的钉在了椅子上,一动不能动。

    说道最后,张老才长长地叹息一声,看着他无比感慨地说道:“这么多年了,这个故事一直憋在我的心底,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就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原因,现在,这一切,总算是有了一个交代,孩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到张老最后那句话的时候,龙昊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眉头却不由自主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长老说这么多,为了什么?

    龙昊太明白了。

    但是他不敢回答,也不敢答应,会议室之中又陷入了安静之中,只不过这种安静,却让人无比的压抑。

    过了很久,龙昊这才看着张老,艰涩的说道:“您……真是我的曾祖父吗?”

    张老望着龙昊缓缓的点点头,问道:“你是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张老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龙昊却陡然觉得一股凛冽的寒气扑面而来,他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愕然的抬头看着张老,张了张嘴,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张老还是张老,那个行将就木,马上就要断气的风烛残年的老人,但是他的双眼,这个时候再也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平静,而是锋利得就像是两柄无坚不摧的利剑,依旧是平静,但是却直接刺入了的心底。

    龙昊以前经常对于小说之中形容一个什么武林高手的描写嗤之以鼻,什么形若实质,什么一个眼神就能杀人。

    龙昊自己就是一个高手,甚至是一个大高手,部队之中学习的格斗术就算了,他明白他之前之所以能那么厉害,最主要的还是眼前这个老人,因为他和龙城等十个兄弟,修炼的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军中特种格斗术,他修炼的武功,也是眼前这个老人,传授给他们的,虽然不是这个老人亲手教的。

    正因为有了那样的底子,龙昊才能这样的厉害,才能压制得李少廷抬不起头来。

    而活死人墓之中的三年,他更是领教到了什么是神奇,司徒绾羽的手段,更是让他瞠目结舌。

    但是就算是这样,龙昊也不认为,真的就有小说之中那种神奇的武功,所谓的内家真气是有,但是不是那种夸张的形容。

    但是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神奇的功夫,张老那一个眼神,甚至让龙昊清晰无比的感觉到了,他的心脏一阵剧烈的疼痛。

    那不是杀意,那就是实力的最好体现。

    一个眼神,竟然就让龙昊整个人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实力。

    甚至击溃了龙昊的心智和勇气。

    龙昊猛然间闭上了眼睛,他甚至都听到了他浑身骨头一阵嘎嘎嘎的作响,然后他无比倔犟,又无比不爽的哼道:“您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有准备认您,您就要强迫我了?”

    张老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前一刻龙昊还觉得自己身处在冰窖之中,但是这一刻,却又觉得是春暖花开。

    张老静静地看着龙昊,他一眼似乎就能把龙昊看穿,感觉到龙昊的迷惘和慌乱,却并没有那种彻底的排斥和反抗,但是依旧是在拼命的挣扎,张老的心头就是微微的叹息一声。

    “你会逃避这一切吗?我已经老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死去,难道你真的不想叫我一声祖爷爷?”

    龙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人都轻松了起来,甚至都没有了刚才的紧张和惶恐,他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突然甚至有些忍不住的,就真的笑了起来。

    原本对于张老,龙昊只有一种尊敬和敬畏,但是现在,他心头连敬畏都没有了。

    当然,尊敬是必须要尊敬的。

    老东西居然在玩悲情手段,他居然也会玩悲情手段。

    说什么明天就要死了,开什么玩笑?

    就凭你刚才那一眼,哪里像是要死的人,说不定等到不该死的都死了,你还活得好好的呢!

    龙昊笑嘻嘻的站了起来,也不管张老有些讶异的看着自己,自己端着张老面前的茶壶,直接对着茶壶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茶,这才抹着嘴说道:“老爷子,咱们先不说什么祖爷爷的问题,你得给我时间不是?咱们先来说一说龙腾集团的事情!对了,你给我找那个什么媳妇儿,到底又是谁?”

    “你这小子,真是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三年也没给你增加点教训!”

    张老叹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给你定的那门亲,你一定会满意的!”

    龙昊一屁股坐了回去,嘿嘿笑着说道:“不会是那个司徒绾羽吧?”

    张老眼中难得的闪过一丝狡黠,老人家居然有了一种得意的感觉,如果让刚才走了的那些大人物见到张老这副表情,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惊讶得下巴都掉了。

    “小子真是聪明,司徒家那丫头,要相貌有相貌,说聪明,这天底下,还真没有比她更聪明的人了,你有福气!”

    龙昊浑身一个哆嗦,有些悻悻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么好的福气?老爷子,这门亲事,我看还是退了比较好!天门和龙门,到底是什么关系?”

    张老叹息了一声,说道:“司徒家那丫头也可怜!这才多大?就被人追杀得只能躲进那个活死人墓之中,你别看她很强势,要领导龙门,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龙昊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张老,说道:“那我当初进去,是不是也是为了保护我?”

    “算是也不算,龙门和天门之间的纠葛,不是简单一句话就说的清楚的,总而言之,现在的天门独大,龙门式微,就算你不是我的灰孙子,这件事一旦成功,你的好处也是多多,再说,你答应了司徒丫头,你总不至于反悔吧!”

    “当然!”

    龙昊自然不会反悔,他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危险,越是风险越大,回报也是越高。

    “但是老爷子,你可要记好了!我要真是你的灰孙子,你这么坑我,就准备等着断子绝孙吧,我现在还在这站着呢!有什么该说的,都原原本本的说给我听,要不然,我可不保证,真的出点什么事情,到时候,你就没人送终了!”

    张老气得差点没有跳起来,他瞪着喝道:“你这个小兔崽子!居然这么没大没小,早知道,老子就该瞒着你,让你小兔崽子一直蒙在鼓里!”

    “哼!老爷子,要是那样,你可知道后果的!”

    张老哼了一声,端起面前已经冷了的杯子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这次特种兵大赛,你准备好了?”

    “好个屁,他们真要把我弄急眼了,我一定给他们表演一场好戏,到时候,老爷子,还需要你出来给我撑撑场子的。”

    张老看了一眼龙昊!眼里别有一股意味!

    龙昊撇了撇嘴,说道:“您这么多年没动了,现在既然对我说了这些,难道还准备天天窝在那个院子里种菜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