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不会伤害你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下班之后回到丽园居洗了一个澡,刘婧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出了门,晚上她要去看看母亲,最近母亲都是一个人独自居住,和那个酒鬼父亲离婚后,母亲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很多,但是,她过得并不快乐,甚至刘婧茹都能感觉到,她的犹豫。..

    因为龙昊太优秀了,优秀到她甚至都不敢请龙昊回家和她见面。

    这是一种自卑,这么多年,受到压迫之后养成的一种自卑。

    对于母亲的心思刘婧茹并不能完全体会,但是她也能看出来,每一次当她和母亲商量要和龙昊见面的时候,她总是在逃避。

    其实刘婧茹心头也很忐忑,因为现在地生活和以前比较起来,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以前的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家境,身份,除了容貌之外,其他的都极其的普通,而现在呢?

    虽然她已经在很努力地去适应了,但是她仍然感觉到有些迷茫。

    甚至和母亲一样,有些犹豫,还有害怕。

    唐瑄和龙昊之间的那种关系,还有龙昊的变化,他地变化是越来越大,原来刘婧茹只是以为他仅仅是一个身份简单的保安,但是现在呢?了解得越多,刘婧茹越是害怕。

    她的男朋友,居然曾经神秘强大到让整个燕京都颤抖过,现在呢?更是在龙腾集团当中,无比的风光。

    这让她很不适应。

    如果有可能,刘婧茹甚至希望回到以前,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多好?

    虽然没有钱,但是,却很充实。

    至少,他只是自己一个人的。

    当然,这不代表现在她就对龙昊和唐瑄的关系有什么吃醋心酸,她其实很满足,只是精神上有些空虚而已。

    回到母亲家里的时候,母亲还没有回家,刘婧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正想站起来去厨房做饭的时候,房间里突然有人一道轻轻地的声音响起:“刘婧茹是吗?”

    刘婧茹吓得差点没大声叫了起来,家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她惊慌失措的张望了一眼,发现就在门口,一个身材修长,脸色平淡的中年男人,眼神之中含着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表情,淡淡地看着她。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刘婧茹一开始还想这是不是母亲认识的朋友,要不然怎么可能进屋来?

    她还奇怪母亲怎么这么快就认识了别的男人,当然,奇怪归奇怪,她心头反倒是有些高兴。至少表示了母亲愿意开始新的生活。

    “你……您是妈妈的朋友吧?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快请坐!”

    “呵呵,我不是你妈妈的朋友,我……是来带你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的!”

    刘婧茹顿时一慌,但是她强制镇定的看着中年男人,好奇地问道:“你想带我去见什么人?你到底是谁?”

    “你去了就知道了,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刘婧茹渐渐的明白了过来,她反倒是彻底的平静了下来,看着那个中年男人问道:“你想绑架我?是不是因为我男朋友?”

    “是的。我是来绑架的你,只要你不反抗,我不会伤害你,你身边有一个很厉害的保镖,为了发生不必要的麻烦,请你配合我好吗?”

    “难道你不怕我男朋友报复吗?你既然你要用绑架的手段,想必你知道他很厉害的。”

    “是的。他很厉害,但是还不够厉害,我只是不想惊动其他人而已,要不然,你母亲,会很危险的!”

    “你敢威胁我母亲?”

    刘婧茹顿时愤怒了,但是这个人地话说得如此的直白,却又不得不让她忌惮。

    “不。不会动她的!”

    中年男人轻轻地摇了摇头:“现在,你跟我走吧。我不想惊动你家楼下那个大块头。”

    …………

    …………

    对于克劳德来说,保护刘婧茹的安全,这件事简直太太简单,但是他却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如果真要说所谓的杀手之王,他克劳德,绝对算是得上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杀手之王。

    克劳德之所谓被称之为非洲之王,得到几千个非洲部落的尊崇,那正是因为,他杀了太多的人。

    他杀的人,都是非洲的那些军阀,那些残暴的统治者,而这样的人身边的护卫,说得不好听一点,比起美国总统,也弱不到哪里去了。

    这些军阀时时刻刻身边都是几十人甚至几百人的护卫,严密得连一只蚊子都无法接近,但是克劳德却能屡屡得手,这说明了什么?

    作为一个顶级杀手,克劳德深刻的知道,细节决定成败,一个最顶尖的杀手,甚至连最细微的东西都要考虑进去,因为那个细节,往往就是你逃脱活命的救星。

    克劳德是一个极其自负的人,这种自负来自于他强大的实力,当然,遇到龙昊不算。

    所以当他看到刘婧茹和一个男人从电梯口下来的时候,他陡然就发现了对方的破绽。

    在这种情况下,克劳德并没有直接发动攻击,而是若无其事的坐在车里动都没有动。

    看着中年男人带着刘婧茹上了一辆车,克劳德也发动汽车,不疾不徐的跟了上去。

    这是个高手。

    克劳德仅仅是凭借看了一眼,就断定了对方的强大。

    中年男人脸上明显的易容了,他的伪装极其的高明,至少刘婧茹距离这么近都没有看出来,他也极其的自信,上车之后,甚至都没有约束刘婧茹的行动,而他还自己开车,明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他也毫不在意。

    似乎他下楼之后,是故意让克劳德跟着的。

    这种自信,当然是源自于他强大的实力。

    他想看看,这个非洲之王,到底是不是虚有其名。

    如果这个大狗熊是个废材的话,他就豪不客气杀了他,如果这家伙实力不错,那就留着,日后还很有点用处的,至少,龙昊将为他效命,克劳德,岂不是也间接的是他的人?

    两辆车一前一后慢慢的接近,然后停在了一个偏僻的胡同里。

    克劳德下车,看着对方慢慢的下来,然后眼神很玩味的对着自己勾了勾手指头,顿时他就被激怒了。

    这和心机无关,对方明显从一开始就是在故意玩弄自己。

    克劳德没有什么犹豫,小山一般的悍然扑了上去,他地眼睛瞬间变得血红,脸上的表情更是异常狰狞。

    面对克劳德疯狂的攻击,中年男人却轻描淡写的不和他硬碰硬,而是一边闪躲,一边挂着微笑看着对方,钢浇铁铸的胳膊,似乎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一点的伤害。

    “法克!!”

    克劳德暴戾地狂吼一声,再也没有任何的保留。

    他的直拳,甚至能在钢板上留下拳印,但是却根本对这个家伙没有一点的威胁。

    华夏功夫,难道都这么的厉害吗?

    克劳德已经在考虑,如何发动警报了。

    不可力敌。

    对方有在强大的实力,对于克劳德来说,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老板的女人,这个时候被绑架了,作为一个保镖,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更可怕的?

    克劳德如果只知道这样搏斗,那也根本不可能成为非洲之王,大块头有大智慧,他的智商,同样可怕。

    但是对方却不给他机会,突然发动,一脚诡异之极的在空中连续拐了三道弯,避开了克劳德的阻挡,结结实实的踢在了他的胸口上。

    蓬!!!

    这一脚踢的结结实实,克劳德只觉得一股绵软的力量,就像是海浪一般,根本无法抵挡,他脚下蹬蹬蹬连退五步,这才站住。

    “实力不错,比我想象中还要高一点点,结束吧!”

    克劳德气得一声大吼,向对方狂奔过去,脚下地特制军靴踩在地上发出咚咚地震动,然后他重达至少两百多公斤的巨大身体高高地跃起,一脚对着对方的喉咙踢了过去,然后另外一只脚,更是紧跟而上,这是他的必杀技连环踢。

    但是那中年男人却无比诡异的一扭身,克劳德庞大地身躯,居然再次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去五米远,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等到克劳德爬起来,对方的车已经消失了。

    大狗熊怒极攻心之下,内脏又是一阵剧痛,他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来几米远。

    自从败在龙昊的手下之后,克劳德还从来没有败过,而且让克劳德惊骇的就是,这个家伙,比自己的老板,甚至都要厉害太多。

    这简直就是让人绝望。

    事情已经这样了,克劳德能做的,只能是通知老板。

    但是在通知老板之前,他很缜密的把这件事前前后后都回忆了一遍,确定其中没有任何纰漏之后,这才拨通了兰斯洛的保密电话:“老家伙,刘小姐被人绑架了,我不是对手!对方太厉害。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兰斯洛却没有任何的惊骇,而是淡淡的问道:“对方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吗?”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