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东方家族(二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刘母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生活着,自从和丈夫刘国富离婚之后,生活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阿甘小说网

    未来女婿给买了新房,女儿工作稳定,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她原本以为,就这样平淡的过一辈子,也算是老天对于亏欠了她半辈子的补偿吧。

    但是没想到,该来的,依旧会来,该揭开的东西,不管她如何的隐瞒,如果的逃避,依然会被人揭开。

    她喜欢老房子,新房子只是每周过去看看去而极少住在那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就是喜欢在这边这个破旧的老房子生活。

    和往常一样,刘母下午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一些便宜的蔬菜,又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一些便宜的水果,和楼下超市的老板拉了几句家常,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半,这才上了楼。

    打开门,走进这个她住了二十多年的家,刘母手上口袋刚放在地上,都来来不及拖鞋,她猛然间脸色大变,然后霍然抬起了头,看着她面前出现的一个人,就像是雕塑一般,一动不动了。

    “我只是路过,所以就过来看看。”

    一个温和,故作平静,苍老的声音从客厅传了过来,刘母猛然转身,她身上的气息,瞬间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她想转身逃离,但是却又似乎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绑在了门口,她的手刚摸到门把手,却颓然的放了下来。

    该来的,总归是会来的。

    刘母轻声叹息了一声,然后从门口缓步走进了客厅,破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一个苍老的老者,头上的头发雪白,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理着,身上也是一身的雪白,雪白的唐装,雪白的灯笼裤,脚上是一双漆黑的布鞋。

    清癯苍老的面容上,一丝丝的皱纹都清晰可见,这个老者从面容上看起来,他的年纪至少在八十岁,但是他的一双手,却宛如少女的手一般细嫩。

    刘母看着老者,老者的脸上表情很古怪,但是刘母这个时候脸上却连一丝的表情都没有,显得很冷漠。

    “孩子,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老者是东方三光,鬼手东方三光。

    刘母听到孩子两个字,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她微微张了长嘴巴,却到底没有说话。

    东方三光看着刘母饱经沧桑脸庞,心疼的点了点头:“你受苦啦,我今天只是路过而已,顺便帮了外孙女婿一个小小的忙!”

    “你……怎么会……!”

    “哈哈,我当然认识那小家伙了,我认识他比婧茹认识他还早呢,只是没想到的事,这小家伙居然和婧茹好上了!”

    老者看着刘母笑着说道。

    如果章泽天听到东方三光这句话,只怕会当场吐血。

    鬼手东方三光的东方家族一直在天门之中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东方家族是天门的核心家族,却又偏偏游离于天门权力中心之外,甚至连天主都对东方家族没有管辖的管理,这就好比是演义小说当中的所谓听调不听宣,但是东方家族,又的的确确是天门的人,而这个家族源远流长,据说年头古老得谁都说不清楚。

    东方家族精研的不是武学,而是其他的一些歪门邪道,什么奇门遁甲,什么算命风水,什么赌术之类,每一代家族也就三五人,而家族在天门之中是出了名的中立派,任何斗争都也牵扯进去,但是家族近乎于每一代的女儿,不是天主夫人就是龙主夫人。

    “你快走吧,我就当你没有来过。”

    东方三光苍老的脸上满是抱歉的神情:“孩子,你还恨我?”

    “我不恨你,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恨不恨的,但是我也不想见到你。”

    “那你就不想知道,婧茹现在很危险!”

    刘母一愣,有些诧异的说道:“危险?有龙昊保护她,她有什么危险?”

    “龙昊那小子啊?”

    老人话里有了一丝赞许,他看着刘母,眼神很深邃:“说起来真是缘分,他算是我的徒孙。当年在活死人墓当中,这小子没事就和我赌,只不过,玩赖的时候居多。”

    龙昊的确不知道东方三光到底是什么人,当时他第一眼见到东方三光的时候,心头也很震惊。

    教他赌术的人,的确是司徒绾羽,但是司徒绾羽的赌术,却是跟着东方三光学习的。

    当年龙昊在活死人墓当中,曾经和东方三光对赌了一年,一老一少当年简直就是无所不赌,为了一杯水,为了一块面包,甚至赌地上两只蚂蚁谁爬的更快,窗户上的水滴什么时候滴落,到最后甚至各自把身上的虱子抓一只出来,在虱子腿上绑上铁丝,看谁的虱子蹦得更远。

    当然,这些奇葩赌局,可不是闹着玩,对于龙昊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司徒绾羽为了锻炼龙昊的心境,特意为他准备的。

    “你说龙昊有危险,是什么意思?”

    刘母的心里有些复杂,紧张、有些怨恨,害怕。

    东方三光轻轻地说道:“你应该知道,他现在已经参与进来了,其实绾羽和他……有婚约在身!”

    “什么?”

    刘母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她怒气冲冲的冲到老者面前,大声说道:“父亲,你说什么?他和谁?公孙家的那个女儿?”

    “是,他们从小就是娃娃亲,只不过这家伙不知道而已。”

    “他真的和公孙家族的人有婚约?”

    刘母再次肯定的问道。

    “你还为了那件事耿耿于怀?当年公孙玉有喜欢的人,也结婚了,我怎么可能把你嫁给他当妾?你是我东方家族的长女,你要继承东方家族,为了家族,你也必须嫁给刘国富!”

    “那你从来不在乎我的感受?”

    刘母厉声对着老者质问:“为了家族,你宁愿牺牲我一辈子的幸福?”

    “事实上,我是对的,至少,我们现在都活着,不是吗?如果你跟了东方玉,你现在早已经死了!”

    刘母顿时无言,但是有些粗糙的脸庞上,大颗大颗的眼泪,却落了下来。

    “你走吧,既然他和公孙家有婚约,我的女儿,不可能嫁给他!好了你走吧,永远不要再出现。”

    东方三光叹息一声:“难道你愿意看着你唯一的女儿,和你当年一样吗?我当年拆散了你们,你却要拆散婧茹?”

    刘母顿时有些愤怒:“她是我的女儿,我和你不一样!”

    但是刘母很快就无话可说了。

    “我也是你的父亲,衡儿,这么多年,父亲我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为了家族,纵然心狠,但是结果是什么,你难道看不到吗?天门乱成了什么样子?败落成了什么样子?天天刀光血影,我们根本不能参与,不管你恨不恨我,原不原谅我,我都是这个态度。”

    东方三光一针见血地说道:“其实你不是在恨我,你是在恨东方玉!他已经死了,东方家族已经烟消云散,只留下了一根独苗,何必呢,国富这么多年,也是很不容易的,他装得很辛苦,如果不这样,你和婧茹,甚至都活不到今天,他为了你母女,失去了太多,至少,他放弃了天门!”

    “别说了,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只想这样平淡的生活,只要你和他不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

    “但是龙昊是章家的后代,长子长孙,你要知道,我东方家族,之所哟在天门之中地位特殊,全是因为当年龙门章家,现在,所有的人和事都牵扯了进来,谁都无法脱身。”

    刘母顿时呆了,她再也顾不得心头的怨恨,急促的问道:“那我是不是要告诉婧茹这一切?她是……!”

    “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候。”

    东方三光阻止说道:“这些东西,最好是顺其自然,现在还不到时候,我来和你说这些,一方面这么多年不来见你,也是为了保护你,国富这么多年,也是为了保护你,但是现在,我需要找到他,因为他手上还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虽然比不过其他人,但是,让他帮一帮他未来的女婿,他想必不会拒绝吧!”

    “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母不解的问道:“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虎无伤人心,人有伤虎意,这就是命。”

    东方三光沉吟了一下,淡淡的说道:“你的命,我的命,天门的命,龙门的命!”

    “你让……他去做什么事?龙昊又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东方三光摇头说道:“他们做什么,我依然不会插手,因为这是家族的族规,但是龙昊是我的孙女婿,绾羽又是我的徒弟,东方家族又欠章家的情,国富又是我的女婿,所以,我希望他们能联手在一起,这是一个局,一个大大的局,在没分出胜负之前,谁都退不出来!”

    刘母顿时又呆了。

    东方三光随即又想到了什么,随口就问道:“衡儿,当年你走的时候,你母亲送给你的陪嫁首饰箱,你可千万要放好了,那是你……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留给你的念想了!我不能呆太久,你给婧茹去了一个电话,就说晚上,让龙昊和她回来吃饭,我要见他一面。”

    (还有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