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五十七章 当年事(四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章泽天走了。阿甘小说网

    曾经那样高傲的他,却用一种悄悄离开的方式,消失在了燕京。

    龙昊看着章泽天自己开车离开,良久良久,他才叹息了一声,然后看了看自己和章泽天握手的右手,掌心还有刚才章泽天留下的温度。

    那个握手,是一个宣言。

    对龙昊,也是对章泽天自己的。

    看着消失的章泽天,龙昊的眼神有些复杂,有些深沉,直到他身后多了一个人之后好半天,他忽然开口问刘婧茹:“你觉得,这个家伙,他一个什么人的人?”

    刘婧茹的心态这几天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她知道了该知道的一切,也直到今天马上就要见到父亲,那个伪装成酒鬼,为了保护她们母女,不惜让自己讨厌了二十年的人。

    听到龙昊的问题,刘婧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们都是一样的人,受人控制很可怜!”

    龙昊低头想了想,忽然抬起头来笑了。

    他笑得很苦涩,更多的,却是认同。

    “是啊,都是可怜虫!但是,我有自己的底线,他没有!所以我是好人,他是坏人!”

    牵着刘婧茹的手,龙昊没有避嫌,虽然对外唐瑄才是他的对象,但是,似乎他现在的身份,身边就算有再多的女人,任何人也不会说点什么了。

    当然,龙腾集团门口现在不缺记者,或许这一幕,会登上娱乐版面。

    龙昊开着汽车,来到了刘婧茹之前的老家,东方三光自然不可能还在这里,龙昊把车停在门口超市的路口,他走下车之后,回头看着车里的刘婧茹,犹豫了一下,温和的问道:“老婆,你真的要等一会儿才上去吗?”

    刘婧茹有些忐忑的点点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龙昊摇头:“不行,这里不安全。”

    刘婧茹温柔的一笑:“没事,现在没有人绑架我了。”

    龙昊心头一动,他微不可查的扭头看了一眼远处,刘婧茹自然不会发现有人在那边,但是龙昊却分明能感受得到,那个人的眼中,那种眼神里面,饱含着一种近乎虔诚的忠诚。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是天门右使。

    龙昊不由得呆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转身上了楼。

    刘婧茹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角,浑身更是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龙昊上了楼,敲门,开门的是刘婧茹的母亲,原名叫做东方衡的刘母,而化名刘国富的北宫具柳,正坐在沙发上,面色平淡,似乎他的面容,也发生了某些奇怪的变化,现在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息,温和而高贵,还透着一种淡淡的威严。

    刘母见到他进来,温柔的一笑:“进来吧,我下去和婧茹聊一聊!”

    龙昊连忙侧身让刘母出了门,然后这才关上门,缓缓的走了过去,他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两声准备说点道歉的话,但是北宫具柳却看着龙昊,一脸从容地笑意:“来了?”

    “嗯,叔叔,我……来了。

    龙昊看着北宫具柳有些尴尬的一笑,北宫具柳却哈哈一笑:“还在想着以前的事儿呢?那不过就是试探而已,坐下吧,婧茹的外公找到我,说你不准备和我合作?”

    龙昊连忙摆手:“不不不,合作,我们合作!”

    北宫具柳示意龙昊坐在自己的身边,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悠悠笑道:“最近不错,至少章泽天,都被你赶出燕京了。”

    龙昊汗颜的说道:“叔叔,这分明就是您的功劳,我真没想到,您和叶开居然……!”

    “呵呵,当然,我北宫世家,其实早在之前就是叶家的附庸家族,中间叶家被人算计,衰败下去,我北宫世家和叶家联手,好不容易又夺回了天主之位,却又没想到……。”

    说道这里,北宫具柳摆了摆手:“这些和叶家的陈年旧事,一句话半句话也说不明白,你想知道,我总归是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的!”

    说到这里,北宫具柳叹息了一声:“你想知道什么?”

    龙昊眼珠转了转,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北宫具柳一眼,压低了声音小声试探着问道:“您能……和我说一说我父亲和您……还有绾羽的父亲吗?”

    北宫具柳眼睛望着龙昊,轻轻说了一句:“你……曾祖父对你说了多少?”

    “您是说……!”

    龙昊有些迟疑。

    “他老人家如果没说,我在考虑,如果我说了,他会不会责备我。”

    北宫具柳微微一笑,神色之间却没有丝毫为难的意思:“对了,老人家身体还好吗?”

    他……还好。”龙昊点头,顿了一下,反问北宫具柳:“我听说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您救了我和绾羽,我们都已经死了,曾祖父应该和您关系很好啊,为什么这么多年在一个城市,却从来不见面?”

    “我不能给她们母女带来危险。”

    北宫具柳轻轻一笑,缓缓的说道:“他老人家也知道,不能来见我,所以一直没有联系,我当年元气大伤,实力只剩下了当年一半,而他老人家也是一个人,对方虽然高手众多也怕我们联手,如果不是因为藏宝图有一半在你曾祖的手上,我们只怕是……早就被人赶尽杀绝了!”

    北宫具柳说到这里,似乎皱了皱眉,但随后笑着说道:“但是你们还是成长起来了,而且,我很看好你!”

    龙昊望着北宫具柳:“您能不能从头到尾把事情都对我说一遍?”

    “你真的想知道?”

    龙昊坚定的看着北宫具柳,无比认真的说道:“我想知道!”

    “什么都想知道?”

    龙昊毫不退缩的看着北宫具柳:“您知道的一切!”

    北宫具柳笑了笑,对龙昊点头说道:“也好,那我就从头给你说起,对了,你曾祖父,今年应该是一百二十五岁了!他有两个兄长,一个大哥叫做章天尊,二哥叫做章天龙,而你曾祖父,叫做章凉雪!”

    北宫具柳抬头看着龙昊,缓缓开口,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凝重:“我记得很清楚,当初我和你的父亲,还有东方玉三个人认识的时候,才五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被称作为天门三公子,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我们的长辈之间,门派之间,早已经爆发过无数次的血拼,而等到我们知道的时候,却有了各自的使命!”

    说起当年的时候,北宫具柳的眼睛里仿佛都在放着光,但随即,那一丝神采渐渐褪去。

    “东方玉,要继承龙门,而我则要继承天门,那之前很早很早的时候,你爷爷他们三兄弟,就已经决裂成为了三方,龙门更是被天门差点赶尽杀绝,当然,天门最后也分裂成为了好几方势力。彼此之间仇深似海。”

    北宫具柳的声音很低沉,说道这里,他缓缓的看了龙昊一眼,苦笑着说道:“我们三个人原本应该就是仇人,之所以能从小一起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兄弟,那只不过就是一个笑话,一个骗局,两边为的都是期望我们长大之后,能从对方的身上,把属于他们的那半张藏宝图给弄到手!我们是兄弟啊!”

    北宫具柳说道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话语之中饱含着的是龙昊无法体会的酸楚和沧桑。

    龙昊默默的看着北宫具柳的脸,忽然低声问道:“您……们最后……?”

    “当然家族责任才是最重要的!”

    北宫具柳点头说道:“我们兄弟绝交,但是……!”

    随后他仿佛笑了笑:“我们却谁也没有出卖过谁,只不过,几方到底还是爆发了大战,最后的关头,我反叛了天门,其实也不算反叛吧,只不过就是带着真正忠诚于天门的几个家族,脱离了这一场混战!”

    这一刻,北宫具柳的声音很涩,很苦:“当然,东方玉被灭族,你父亲和他是同甘共苦,所以也死于那场血战,而就在几个老家伙要杀了你和东方的血脉的时候,我出手了!被他们联手围攻,好在你曾祖父到底赶来了,一番血战,最后不得已,签署了一份协议,二十年后,各自培养一个代言人,再来争夺。”

    龙昊听得浑身都冷汗淋漓起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苦涩的说道:“为了那些身外之物,值得吗?天门和龙门的钱财,足够你们十辈子都花不完了吧?这又是为了什么?”

    北宫具柳看着龙昊忽然笑了笑:“我当年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后来才知道,他们争夺的,并不仅仅是宝藏,那些钱财固然让人无法拒绝,而当年天门两位祖父的手抄本推背图,那才是关键,上面记载着两位老祖一辈子武学的精华,甚至据说能突破武道巅峰,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就是所谓的金刚不坏,至少能多活一两百年甚至还有更长的寿命!”

    龙昊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老而不死是为贼!”

    北宫具柳苦笑一声:“你这样说你曾祖,可是大不敬啊!当年我们三兄弟这件事当中,罪魁祸首就是章天杰。”

    (德国开场十八分钟之内进了五个球,最后七比一大胜巴西,尼玛啊,这什么什么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