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七十九章 长老的安排(一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到叶开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电话那头的北宫具柳都不由得默然不语。..

    挂了叶开的电话,北宫具柳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恭恭敬敬用很认真的语气对着他面前的老人说道:“老祖,您看这样做,没有问题吗?”

    老祖不是别人,正是张老,北宫具柳以前因为某些威胁和想法,不能和张老会面,现在既然和龙昊达成了合作,自然就放下了心头的想法。

    当然,虽然两边关系极好,但是,张老代表的是龙门,而北宫具柳,依然代表的天门。

    他们不会因为龙昊的关系或者是之前的关系,而混淆了各自的利益。

    就算真的有一天会合二为一,那也不是现在。

    “章泽天和日本人有关系,是你说给他知道的吧?”

    北宫具柳苦笑了一声,点头说道:“是!”

    “你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为了你家那女娃娃,你真是恨不得连你这天门之主都交出去吧?”

    北宫具柳不由得张大了嘴,表情有些怪异,似乎想笑,然而当着张老的面却又不敢笑出来。

    “不是时候,果然这小子要捅破天,他这样直接点出了那个女子的身份,这岂不是在明着告诉对方,让对方动手?”

    北宫具柳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请教说道:“那老祖您有什么想法?”

    “想法?不需要什么想法,既然他知道,那就让他去争,去斗,去拼,我们就在一边给他压阵,只要对方没出什么高手,咱们也不动,哼,破局破局,要的就是这种突然冒出来的愣头青,老祖我这一辈子,还真没做过什么破格的事情,但是老祖我培养的接班人,哼哼,老祖我相信,哪怕就算是在再强大的压力下,依然能够凭借他的手上,打下一片大大的天地!真以为,那小子是一个愣头青的话,那他才是愣头青。”

    北宫具柳不由得脑门上都有些发冷了:“您的意思,我怎么不是很明白啊?”

    “这家伙这是在将我们的军呢,他故意这样揭开这个东西,你说我们动不动?他还想着浑水摸鱼呢,比如过那个杜家,既然成为了死敌,你说怎么办?哼,他这是在看出不出手呢。”

    北宫具柳的心情顿时有些莫名,他不由得感到很有趣,第一次从张老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评价,看样子龙昊,以后还能给自己带来不少的惊喜啊。

    “杜家的问题,我会帮他解决,杜家既然成为章泽天的一条狗,那当然是不能存在了。虽然我从军队脱离,但是,瞒不过这个小家伙,他狡猾得很,我太了解他了,从小到大,只要是能不自己解决的问题,他绝不多出一点力,他习惯惹祸,习惯捅破天,但是,他更习惯让别人给他擦屁股,解决问题的方式,看起来简单粗暴,但是,他做的每一件事,最后的结果,都是好的,你说乖不乖?”

    北宫具柳都不由得微微有些发笑:“那还不是您在背后给他撑腰?”

    “这话你可说错了!”

    张老缓缓摇头:“他是我的亲曾孙,我给他撑腰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很多时候,他可是自己在化解,而且不动声色之间就会做得很好,虽然是亲孙子,但是我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确有资格成为枭雄。”

    “枭雄?不是英雄吗?”

    “他只能成为枭雄,因为这小子很不要脸!”

    张老说道这里,似乎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再继续下去,而是话锋一转,平静的说道:“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暗中保证他的安全,如果对方没有高手出面,你知道怎么做,杜家的问题,我会去给他解决,至于说其他,我们就不要动了,燕京乱不起来,但是,这几天也不会很好过,该打的招呼,还是要打一下,免得到时候,一团混乱就不好了。”

    北宫具柳从唐家老宅离开之后,张老在黑暗之中静坐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推开窗户,直接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他整个人就如同是一片柳叶,轻飘飘的飘上了窗户,然后又飘了下去。

    窗户下面就是一个后花园的小湖泊,长老落在水面之上,就如同蜻蜓点水,只在水面上荡漾起来了一个极为微小的波纹,他居然就如同在平地上走路一样,在水面上缓慢的走动了几步,根本就沉不下去。

    然后他更是站在了水面上,抬眼看了一眼头上的月亮,似乎在算计方位,然后,他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大鸟,直接从水面上飞了起来,凌空横跨将近二十米,脚尖这才在湖边的一棵树上轻轻一点,身体又飘出去了二十多米。

    张老似乎根本不走弯路,也不躲避任何人,就那样笔直向前,遇到街道就横穿,遇到楼房就直接飞上去,简直就是惊世骇俗,不知道吓坏了多少的路人。

    换做是龙昊,如果有这样的实力,是绝对不会在普通人面前展露的,哪怕是北宫具柳或者是龙山,都知道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是,张老却是无所顾忌,他早已经到了外物不扰其神的地步,一切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其实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他可以随心所欲,天下任我行,谁能阻止他?

    他就这样直接笔直的闯进了红墙之内,华夏权力的中心。

    这个时候,红墙之内早已经是变得特别的安静,这是整个华夏最高安全等级的所在。在这个地方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无数的监控,哪怕是深夜,依旧有很多穿着黑色西服,行色匆匆的特请人员在执勤。

    他们是中央警卫局的工作人员,担负着华夏最光荣的使命。

    忽然之间,一声尖锐的警报,开始在所有特勤人员的耳麦之中响起。

    警报并没有在夜空响起,而是响彻了整个警卫局执勤的那些穿着黑色西装的特勤人员的耳中,这也是为了方便麻痹入侵者。

    负责监控整个红墙之内安全的监控部门的那些监视屏幕上,却根本没有任何异样的变化,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注视各个方向的显示屏,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无死角监控,没有人入侵,难道是警报器出了错误?

    但是这绝对不可能。

    红墙之内警卫最森严的一幢老式宫殿建筑之中,已经醒过来的那位喜欢钓鱼的老人,微微有些皱眉,警报声并没让这位老人的面容有丝毫的变化,他冷漠地看了一眼门口,唇角微微翘了一下。

    但是立刻,他的眼瞳迅即缩小,似乎想到了什么,二话不说,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漆黑的房间之中,响起了一个淡淡的声音:“杜家勾结日本人,这件事需要你处理。”

    如果被警卫局的人知道,有人无声无息就进入了这个老人的房间,只怕整个警卫局的人都会抹脖子自杀。

    但是被惊醒的这个老人,却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有些恭敬的说道:“但是没证据我不好出手啊!”

    “需要什么证据,随随便便找个借口先控制起来,证据,慢慢再找!”

    老人不由得愣了愣,他如今的身份,那是华夏第一人,但是在这个说话的苍老声音面前,他是没有任何资格反驳的。

    因为这个老人,才是资格,才是真正的至高无上的存在。

    至少在他的眼中是如此。

    他思考了三秒钟,平静地回答道:“是,我明白了。”

    “最近这一段,燕京会有些波动,不要管,这件事过去之后,你需要的证据,自然有人给你送过来。”

    “是!”

    老人恭敬地回答着,似乎还在等待那个苍老的声音的吩咐,但是足足过去了三分钟,房间里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老人这才摸索着把手边的台灯打开,然后看着房间角落的那一张椅子,心里忽然涌起一丝疑虑和不安。

    那位不管做什么,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因为可以说如果没有那位,这个国家,这个政府,是怎么回事都不一定,这么多年,他从未吩咐自己做任何的事情,他一直淡薄一切,但是今天,为什么却偏偏这样?

    难道,真的是为了他的那个曾孙?

    杜家,这个杜家真的很有意思啊。

    杜家知道龙昊是那位的曾孙,居然还会出手,只能说明杜家一定是有问题的。

    外面的警报还没有解除,老人有些不高兴的按下了手边的通讯器,对着那头淡淡的说道:“大半夜的,瞎胡闹什么,都该干什么干什么,一只老鼠也值得你们大惊小怪的?”

    接到电话的警卫局长无比惊愕的放下手上的电话,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老人会知道促发警报的是一只老鼠。

    老鼠是根本不可能促发警报的。

    就在张老离开红墙的时候,远在燕京城北某一个地方,一架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就绪,螺旋桨开始旋转,漆黑的天台之上,秦卿浑身裹着一件风衣,走了出来。

    他的身后,妖刀村正,怀里抱着那柄黑色的长剑,一亦步亦趋的跟着。

    而远在两公里之外的一幢高楼顶端,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目标出现,射击!”

    (十更!没二话,但是今夜是世界杯决赛啊,我特么的是不是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