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九十六章 他什么都说了(五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见到真美羽脸上的表情,龙昊忍不住想要拍拍她的肩膀,但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他的手又垂了下去,然后说道:“你准备从他嘴里知道你那十三个同伴的下落?”

    真美羽淡淡的说道:“这是一方面,我可以让他把一切都告诉你,然后,你就能得到神道教的宝藏,怎么样?龟田,作为交换条件,你救出我的族人,这个条件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龙昊不由得莞尔一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我有一个问题,这个家伙,既然是狱卒,又怎么可能出来?还能被你认出来?而且,你又怎么知道,别人不知道这些?”

    真美羽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这些,他们这样的家伙,当然只能永远呆在地下,但是事有凑巧,就在几年之前,章泽天背后的人和神道教达成了合作,而另外的某一个家族,为了掣肘,所以秘密的在燕京开始布置一些据点,用意就是为了收集情报,为了保密,他能动用的人,一定不能被任何人认出来,所以,就精挑细选了一批从地狱牢笼之中选拔出来的狱卒,我也是在两年之前,无意之中的一次碰头,才认出这个家伙的家伙,当时,我就对他用上了全部的心思,而他,也知道我似乎是当年从地狱牢笼之中逃出去的人,但是他出来之后,舍不得现在能过上阳光下的生活,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地狱牢笼之中,那种生活,就连他这样的人都不愿意忍受,可见,我的族人,他们是如何忍受的。阿甘小说网”

    “他不愿意回去,也不敢举报我,因为我就是他送出来的,而我和他又分属不同的家族,他也知道,我拿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所以,一直就这样,维持了两年,我曾经答应过他,只要说出我当年那十多个同伴送去的地方,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这家伙却始终不说。”

    龙昊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那你准备怎么从他嘴里掏出这些情报?这样的家伙,都是心理变态的混蛋,而且,你都说了,他们对神道教的忠诚,可不是那么容易撬开他嘴巴的。”

    真美羽冷笑一声:“那是以前,现在,他早已经被这个花花世界腐蚀得差不多了,一些很简单的手段,就可以让他开口,不信,你可以看着我动手!你只需要给我一把锋利的小刀就行了!”

    龙昊被真美羽这一声冷笑弄得浑身一阵的毛骨悚然,他自己也精通严刑拷打的各种手段,但是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冷冰冰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他觉得心头很不舒服。

    真美羽要的小刀很快就送了进来,克劳德和龙昊原本还想站在一边旁观,但是却被真美羽赶了出来。

    龙昊不由得暗暗点头,大家都是问询高手,当然知道,身边人越少,越是容易问出来,因为你这边站的人太多,就会对受刑的人造成一种心理上的缓解和骄傲,当着所有人的面,那种骄傲可以让他死不开口,因为那样会显得他视死如归。

    龙昊和克劳德有些狼狈的退了出去,身后的房门关上之后才一三秒钟,就传出来了一声惨叫。

    房间是全金属的,隔音效果十分的好,但是龙昊依旧能从门缝之中提到这一声惨叫是多么的撕心裂肺。

    十分钟之后,真美羽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她的手上,没有任何的血迹,整个人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的不同,她只是淡淡的对着龙昊说道:“他什么都说了!”

    克劳德乘着空隙扭头看了一眼房间之内,顿时看着真美羽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龙昊也忍不住好奇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情形,吓了他一大跳。

    地上,是整齐的十根手指齐根切下,就那样摆在地上,鲜血流满了一地,而那个叫做龟田的家伙,脖子上也被划了一刀,这个时候还没有断气,但是嘴里是进气少出气多,眼见得是活不了了。

    “看你的手段,很一般啊!”

    龙昊似乎漫不经心一般缓缓说道:“都说了什么?”

    真美羽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我说过,花花世界早就腐蚀得他只剩下享乐了,我这里,还有让你意想不到的东西,你想知道吗?”

    龙昊不由得一愣:“什么东西?”

    “神道教在燕京,布置下的所有的那些见不得光的秘密据点!当然,这些据点,和你扫荡的那些不同!”

    龙昊不由得耸然:“真的假的?”

    真美羽嘴角扯出了一个弧度,笑得很含蓄,眼光有些狡猾的味道:“当然是真的了,你知道,如何把这些秘密,最大利益化吗?”

    龙昊不由得看了克劳德一眼,大狗熊有些委屈的走进了房间之中,去打扫真美羽留下的烂摊子,而龙昊则是带着真美羽到了龙腾大厦的顶层,给她到了一杯咖啡,然后漫不经心问了一句:“那你说,我该如何把你这些秘密,利益最大化?”

    “龙少,您不要钻空子,我还没有说要把这些秘密告诉你。”

    龙昊假装不听出真美羽话语之中的意思,而是故意装傻:“为什么不说?你现在也是我的合作伙伴了!”

    真美羽端着咖啡,然后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看着外面的景致好半天,才转头看着龙昊,一脸认真的说道:“龙少,我现在,可以算你的合作伙伴了吗?”

    “当然了!”

    龙昊眼珠子一转,立刻笑了起来:“你现在为了提供这么多的情报,你的家族又和我家老爷子有点关系,咱们当然不是敌人了,以后我一定会想法子把你的族人都救出来。”

    真美羽突然看着龙昊冷冷一笑,用玩味的语气说道:“但是我却从你的眼睛之中看不到诚意,我觉得,你仅仅是想利用我!”

    龙昊立刻很认真的说道:“绝对不是,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一定是说道做到!”

    “那么我是该相信你了?”

    真美羽看着龙昊微笑:“我的解药呢?”

    “现在?那你……得等一等!”

    龙昊不可能现在就拿着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一刀,然后把手腕递到对方的嘴上让她吸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我这个解药有些特殊,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真美羽对于龙昊所谓的特殊并不是很在意,她身上的剧毒的确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真美羽没有怀疑龙昊的诚意,但是这家伙,果然是一个厚脸皮,做什么事情,他就能把你绕过去,然后在让你不知不觉的掉到他的坑里面。

    当然,两人之间的一开始会面和几次交锋都是不愉快的,但是随着慢慢的了解和深入,真美羽从龙昊身上,见到了一种不管是章泽天,还是村正身上都没有的东西。

    那东西其实很可笑,尤其是砸现在的社会之中,如果一个人还有所谓的赤子之心,的确是很让人笑话的。

    说白了,那就是缺心眼或则死脑筋。

    但是在龙昊的身上,真美羽却实实在在的发现了这一点。

    这也是她能放开心头的种种顾虑,和龙昊合作的原因。

    她之所以对章泽天忠诚无比,其实说白了,她这一辈子活着,有且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解救自己的家族。

    章泽天,恰好就是她心头最佳的不二人选。

    但是这个不二人选,却让她感到失望,甚至是心寒。

    她作为种子,存在的原因就是拯救家族,不管是章泽天不相信她给给她下毒掌控她的生死,她都始终没有在心头对章泽天的做法表示任何的反感。

    因为,她知道,她这一辈子,是为了家族而活的。

    但是现在,她有了一个更好的选择。

    这个人是龙昊。

    这个家伙,真美羽对他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信任,事实上,龙昊长久以来的行为,都在她的面前摆放着,对于这个曾经她喊主人的那个男人的最重要的对手之一,真美羽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

    曾经她还为了龙昊的弱点是女人而不屑一顾,在她的理念之中,一个男人,如果太过于儿女情长,那么,必定会英雄气短。

    但是现在看起来,她理解错了。

    龙昊的弱点是女人,但是,这也代表了,龙昊的逆鳞,同样是女人。

    一个人的逆鳞,是最不能触碰的东西。

    真美羽突然觉得自己很庆幸,至少,一个把自己的女人看着比一切都要大的男人,不管从任何角度来想,都不会把对自己的承诺,当时儿戏吧?

    真美羽有关于神道教在燕京安插的那些据点的情报,震惊了整个燕京高层。

    当陈部长拿着这一份情报去参加了红墙之内那个各种级别最高的绝密会议之后,他的投头衔从原来的警察部长和代理市局局长,变成了三个。

    国家安全情报机动小组组长,隶属于军部第九局。

    军部第九局是一个极少有人知道的部门,甚至满打满算,整个华夏,也只有不超过二十个人知道。

    陈玉婷,直接扶摇直上,成为了华夏建国以来,最为年轻的燕京市局副局长。

    (还有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