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兵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百一十六章 龙昊被抓了(一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香港。..

    维多利亚海湾正对着的半山豪宅,是整个香港富豪的标志性聚散地,而在半山最好地段的一幢巨大的庄园内,章泽天已经把这里改造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戒备最为森严的一处堡垒。

    香港的位置,对于章泽天有巨大的作用,这里可以辐射全世界,又可以轻易掌控东南亚,还能和日本互为犄角,这个地方,才是他苦心经营的大本营。

    不得不说,他很厉害,因为他算准了龙昊的未来,是绕不开香港的。

    所以他就让出了燕京,在这里等着他。

    和束手束足的燕京比较起来,这里才是他的乐土,他才是这里至高无上的皇帝。

    香港的黑道,完全是他手上的玩物,香港的富豪,全都被他狠狠地踩在脚下,卑微的臣服着,而香港的特区政府,更是对中央政府阴奉阳违,这几年爆发了多少次香港人所谓的回归英国统治的闹剧,这后面的后面,章泽天的影子若隐若现。

    他是天之骄子。

    无可比拟的天才。

    所以他骄傲,所以他觉得,自己受到的严厉斥责,是不公平的。

    身边唯一的一个天影杀手,被暴怒的章天尊直接带走,这更是让章泽天,有些恼羞成怒了。

    他觉得他足够强了,甚至强大到可以和章天尊分庭抗礼,但是,他一直缺少一股子勇气,也缺少一个借口。

    现在,他有了这个借口。

    躺在露台之上,回想起几天之前,章天尊在这里毫不留情的斥责自己,甚至毫不隐瞒的说出了对自己的失望,章泽天知道,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轻轻的转动着手上的一杯红酒,看着夜色下的维多利亚港湾,章泽天略显阴沉的脸颊忽然抽动了一下,他似乎在对着空气说话:“他们都老了,而且老糊涂了,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我能看到,他们不敢做的事情,我敢做,为什么,就非要被一纸莫名其妙的规则给死死钉在原地呢?”

    如果让章天尊听到他的这一番话,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章泽天的野心章天尊知道,但是他绝对错误的估计了章泽天的野心,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

    这绝对是大逆不道的一番话,但是章泽天说了出来,却就像是喝下了一杯水一样的平静。

    “我可以忍受一切,但是不能忍受你们对我的否定,现在能否定我,那么,未来是不是就能找人取代我呢?只是,你们的手上,还有什么可用的人吗?”

    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泛起一丝冷笑:“三个人,谁能是最后的赢家?只能是我!”

    隐藏在他身后阴暗处的那个中年人一直没有说话,就像是一道从来不存在的影子,之前章泽天说那些话的时候,他都没有动弹一下,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抬起头来看着章泽天,缓缓的说道:“但是少爷,那个龙昊,的确是让你心乱了!因为他,你最近的表现,的确是不如人意!”

    中年人是章泽天身边最信任的那个人,之前是章天尊派过来保护他的,但是因为章泽天的原因,他已经在章天尊和章泽天之间,做出了一个自己的选择。

    所以他能任由章泽天随意的评价甚至讥讽嘲笑章天尊,但是章泽天对龙昊和东郭英的态度,在中年人看来,这是极其危险的。

    所以他看着章泽天说道:“您一直也知道,龙昊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但是您总是无意识的就忽略了他的重要性,轻视他,是就是您的错!”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你就想错了!”

    章泽天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丝嘲弄的神情,他神神秘秘的说道:“其实,我一直在等你说话,你知道,我对你非常的信任,但是我不敢确定,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站在了我的身边,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掌握的,远比你看到的更多!”

    中年人脸色不由得变了一下,他沉默了片刻,缓缓的说道:“这才是我熟悉的您,这段时间,难道您都在演戏吗?”

    “不,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轻视了龙昊,其实直到秦卿的失踪之后,我才真正的开始发动我的一切手段,来对付他。”

    章泽天微垂双眼,缓声说道:“你可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中年人不由得微微一愣,沉声说道:“他不在燕京吗?”

    “他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但是你错了,他不在燕京,他这个时候……!”

    章泽天带着一丝嘲弄和略微的得意之情,轻松的说道:“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日本!”

    中年人不由得大惊失色:“难道……!”

    这句话透露出来了太多的东西,因为这至少表明了一点,那就是,秦卿,并没有抵挡住龙昊的手段,在临死之前,说出了章泽天的秘密。

    但是,为什么龙昊却不发动呢?

    “其实,我并不认为,秦卿还能活下来,但是,我又不能确定她死了,因为那个家伙,能解了唐瑄的毒,那么,司徒绾羽那个女人,显然在他身上下了血本,原本是必死的秦卿,说不定就死不了,说不定就说出了我的秘密,说不定,还成为了龙昊的人,我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这个秦卿,这个真美羽,她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么!”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盯着中年人的双眼,寒声说道:“因为我都看不透她!”

    “您说,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中年人看着章泽天,沉声说道:“她不是那个圣女的亲信吗?”

    “圣女的亲信?”

    章泽天的眼瞳微微散开,带着一丝讥讽的嘲笑:“不管是神道教那些老不死的,还是我背后的那些老不死的,所有人都以为,我会和那个日本女人联姻,所以我才会对那个秦卿这么信任,但是,哼哼!这可能吗?我不过就是利用他们而已!迟早,他们都将臣服在我的脚下!”

    说到这里,他手上的表微微震动了一下。

    低头一看,章泽天的嘴角泛起一丝怪异的笑意:“龙昊被神道教抓了”

    …………

    …………

    龙昊的确被抓住了。

    这是他更改的计划。

    那天在北条家族遇到由纪子之后,就没有人知道由纪子提出来的条件是什么,龙昊也并没有按照由纪子和神宫直树的那个计划,慢慢的做点什么而渗透进入那个神秘的监狱,龙昊直接就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

    他的身份伪造得很好,日本各种剑道流派多不胜数,就算是神道教,也不可能知道全部,所以由纪子给他提供了一个三百年前真实存在,但是最后又不知道如何湮灭的流派,龙昊就成为了这个流派唯一的继承人。

    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查的,至于说龙昊这几十年生活在哪里,有什么过去,这就是秘密了。

    龙昊的方式就是,他是无意之中被神宫直树发觉并且培养出来的一枚棋子,在最关键的时候,把神宫直树从富士山救走了。

    而神宫直树的家族,在他秘密的安排之下,精英族人和资源,都神不知鬼不觉的被转移到了不为人知的地方。

    而龙昊,却因为这件事,被神道教顺藤摸瓜抓住了蛛丝马迹,在护送神宫直树离开的时候,失手被抓了。

    至于说龙昊如何和北条倔西有关系的,这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因为龙昊,甚至都隐瞒住了圣女殿下,所以,这些都和所有人没有关系,一切的一切,都被算在了神宫直树的身上。

    而当神道教的高手震怒之下全力出手,故意留下线索,化名为原野的龙昊,直接就被抓了一个现行。

    这其中唯一出现变故的地方就是妖刀村正,差一点就成为了审讯龙昊的大神官,但是由纪子出面,妖刀村正这个唯一见过龙昊的人,屁颠颠的跟着由纪子去做别的事情了,所以一切都是有惊无险。

    龙昊没有性命之忧,毕竟,涉及到的利益,足够让很多人都疯狂了,神宫直树那是大神官家族,资源相当的丰厚,谁都想分一本羹,如果把龙昊干掉了,那这唯一的线索就断了。

    所以神道教并没有对龙昊下死手,但是什么酷刑拷打,那是绝对避免不了的。

    当然,换做是神道教的手段,直接就会把龙昊筋脉废掉,让他成为一个没有威胁的废人,好在由纪子在其中充当了无比重要的作用,她是圣女,当然也资格说话,所以龙昊也没有被废掉武功。

    这一切说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上,每一件事,每一步都是无比的惊险,如果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任何一点的错误,龙昊的下场,那真是可想而知了。

    对于龙昊来说,他也有他最终极的手段,真的背后被戳穿来说身份,他也有办法逃走,绝对不会坐视自己被人当做待宰羔羊等死的。

    富士山。

    神道教总部最森严的审讯室中,一个身穿大红袍的神官,一脚把龙昊踢出去老远,他死死的盯着龙昊,阴森的咆哮了起来:“该死的,你如果开口,我保证,能让你一辈子都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你不开口,你就死定了!”

    脸已经肿成馒头的龙昊大咧咧的吐了一口血水出来,然后慢慢的爬起来,靠在墙壁上,喘了半天气,这才轻蔑的一笑:“你杀了我吧,老东西!”

    (求花花,求票票,以写爽了的名义!)